从电影到流行歌儿,从领袖抒怀到小儿盟誓,一万年啊一万年,反反复复地出现——啊出现。

和很多北D上的朋友们一样,年底就要满40了,矫情的话,也算是土埋半截的人了,不敢说活明白了,但至少逐渐看清自己了。

一万年啊,在地球的年轮上,估计就是个一圈儿半圈儿的,科学地说,从草履虫到鱼,上岸长腿儿,挥胳膊变翅膀儿,个体努力的确重要,还得机缘巧合,凡亿万年矣。

历史悠悠啊,上下五千年,也就才一万,我知道的就是最新这四十年,前头几年也记不住了,就这三十来年吧,沧海一粟啊。

咱先把顶封了吧,人生几十年——历史一万年——世界亿万年,谁也别说改变世界了,各种宗教也别托大,都是成了后来人的工具而已。

咱再把底托了吧,人生几十年——历史一万年——世界亿万年,谁也别说遗臭万年,跪着的吊着的捆着的,无非是后人撒邪火的去处罢了。

上不摸天下不着地,谁都是在中间这段儿浮着,团尖儿的高点儿吹着凉风随便放屁,念嘬的低点儿左躲右闪忙乎着倒气儿,都是一口气,分别不大,水面儿上空气好但也有惊雷掠顶,水底下憋得慌但相对安全,也算是相互依存吧。三十河西三十河东,所谓沉浮,谁都有过年吃饺子的时候,谁也都有过日子拉不开栓的惦记。 

是谁在哪儿旁边是什么前头怎么样——这些决定了您该操什么样的心。 咱头顶不破天脚踏不喘地前进不到脚后跟后退不碰眼睫毛,也就不考虑那些三皇五帝不着四六儿的事儿了。那咱们该琢磨点儿什么呢。

自我检讨,本人有个很严重的毛病,就是太把自己当自己人了,老话说是奉献精神,小企业叫同舟共济,大公司叫以企为家,但这是真的吗?估计出力的时候是真的,真到分利的时候,那就内外有别了。 这些年的经历告诉我,最痛苦的事情不是这种两面派的处理方式,而是——摘了你的桃儿,撸成一稀烂干支梅,而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能为力。

后来明白了,打工就像给人奶孩子,孩子再健康再可爱再和你亲都没用,人亲爹妈不当回事儿,满完。 当时候你一奶妈哭都找不到由头儿——您谁呀?所以啊,工作就得是工作的态度,我在这儿坐了8个钟头,拿8个钟头的钱,别动感情,小心伤着自己。

排除法算下来,其实很简单,真正重要的就是自己和亲人:安全、健康、快乐——就是幸福了。 当我们可以获得这些的时候,也许我们就应该放弃一些曾经以为重要的东西——名利,因为名利的确和幸福无重大关联,只要不是过于窘迫。

如果我们可以让自己幸福,让家人幸福,我们自己的小集体就幸福了,很多小集体幸福了,大集体就幸福了,大集体幸福了,社会就幸福了,至于统治者怎么样,见怪不怪,其怪也就自败了,心远地自偏,总不能都没活路吧?当个西伯利亚的书记也没什么意思吧?

让那些宏阔巨大的梦想去吧,鱼饵里面不能没有钩子,让自己简单一些,随性一点儿,保持和欲望的距离,也许就能获得更踏实更平稳的生活。

从明天开始,锻炼身体减肥,读二十四史和王阳明,早睡早起,不喝酒少抽烟,去动物园看马,观摩楼下老黄养花儿,给儿子讲西游记,给爸妈做饭吃。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本文作者:BJDVD论坛:unoneless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老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10000-10000/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