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西北城新街口附近,有条曲曲折折的小胡同,总长度大约半华里,最窄处不过一米许,却是一个颇有些名气的地方,这就是八道湾。说来也巧,60年代那次街巷调整名称,重排门牌,胡同和门牌号码都没变的实在难找,而八道湾11号,蓝底旧门牌、红底新门牌号码都一样,也真“难能可贵”了。

  八道湾11号,20世纪住过两个兄弟名人。民国初年,那位在北京政府教育部做过“佥事”的周树人总共花了4000块银元买下了这个宅院。他和周作人在这里一起住了三四年,后来就搬走了。那位俄国盲诗人爱罗先珂北京合影照就是在这里拍摄的。以后周作人长居于此。

   笔者幼时也住在八道湾,知道11号大红门里住着个周作人,那是40年代初的事情。当时只知道周作人是“国立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还不懂那是个伪职。抗战胜利后周作人被捕,以汉奸罪解往南京。八道湾II号也成了逆产,变成了国民党军北平西区宪兵队驻地,大门对面的影壁上画了个直径一米多的国民党党徽,门口还安了岗。

   北 平解放后,这里换成了解放军,据说是纠察队。他们穿着粗布军装,是华北军区的。可是只驻了几个月,不到半年就开走了。也就是在这年初秋,笔者在胡同里又看 到了周作人,听说是从南方回来的。至于他还被管制,是以后才知道的。五六十年代的事情,笔者就不清楚了。后来听说.“文化大革命”伊始,周作人就遭到红卫 兵揪斗,不久他就离开了人世,在八道湾前后住了40多年。

   其实,八道湾11号还曾住过一位年轻的小人物,他叫江幼农。15岁瘫痪在床,坚持写作,文章常常由他的母亲寄到上海发表。60年代初,《中国青年报》撰文报道过他的事迹。他是位不向命运屈服的强者。50年代笔者有幸探望过他,那年他才27岁,已经小有名气了。江幼农虽已离开笔者几十年了,他短暂人生的拼搏精神至今仍然萦怀在笔者的心头,终生难忘。

 

[box style=”note”]扩展阅读

http://qdmv.i.sohu.com/blog/view/165563974.htm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ca9520d01018bwe.html

[/box]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作者:(李铁虎)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11th-eight-bay-anecdotes/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