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世纪50年代全面推广普通话以来,北京话发生了很大的变换,总的趋势是在迅速向普通话靠拢。

        北京话在很短的历史时期内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

       第一个是解放后大量的外地人来到北京,并且很快在人口比例上超过了本地人。这些外地人说的是南腔北调的外地话或者是不太规范的普通话。北京人为了和周围众多的外地人进行交际,不得不尽可能放弃北京话里面的土腔土话,改说普通话。当然,这种普通话在语音、词汇方面还保留不少北京方言的特色;但是,应该说这种普通话比任何其他地区自然形成的普通话更接近标准普通话。这样,北京话就产生了两种不同的语体,一种是在家庭内部以及和北京人来往时使用的家常语体,也就是北京土话,或称老北京话;另一种是在机关、单位以及和外地人来往时使用的社交语体,也就是去掉了土腔土话的北京话,或者说是北京普通话,在一定程度上也就是新北京话。现在除了极少数的从来不工作的老年人以外,北京人都会说普通话,仅仅是规范程度不等而已,也就是夹杂的北京话的土腔土话多少而已。现在成年人的时间大部分是在机关、单位度过的,很多老北京人也只是回到家里才说老北京话,久而久之,连这些人的老北京话也发生了变化,至少是在语汇的选择方面。 

 

      不少老北京人不在使用老北京话的一些土话而改用普通话的语汇(如不再说“胰子”,改说”肥皂“);另外一些老北京人说,他们在家里说一些土话,一到机关、单位上班就改用普通话。由于大量的外地人的存在,北京人在很多场合不得不说普通话,这就使北京话逐步向普通话靠拢。

 

      第二个原因是年青一代的北京人从小在托儿所、小学、中学系统的学习普通话,学习书面语言,在社会上使用普通话,结果是,即使父母是地道的北京人,在家里说的是老北京话,很多比较”土“的话他们能懂,但是他们自己很少说,甚至从来不说,所以他们说的”老北京话“和他们父母的老北京话就有显著的差异。至于父母一方或双方都不是北京人的新北京人,特别是在机关大院里长大的新北京人,他们嘴里就很少土腔土话,不少人根本就听不懂。这些年轻的新北京人说的北京话,特别是在和外地成年人的交往过程中说的话基本上就是普通话。
北京话

文章部分摘抄于《北京话初探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move-closer-to-beijing-dialect-mandarin-quickly-for-two-reas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