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重叠”在这里指的是在口语中能随时根据需要活用的重叠格式,如“大”和“快”等形容词可以随时根据需要重叠城“大大的”、“大大儿的”、“快快儿”、“块块儿的”等。在北京话口语中不能随便重叠,但是在书面语和普通话中可以重叠,或者在成语、熟语一类的固定短语中出现重叠形式的,在这里都不认为是能重叠的,如“草草了事”、“好好商量”、“活活打死”等。有关的形容词在北京话口语中或者根本不能重叠,如“草”、“齐全”等,或者重叠后必须“儿化”,如“早”、“小”等。所以,只在书面语和普通话中出现的重叠形式,以及只在成语、熟语等固定短语中出现的重叠形式都不能据以确定有关的形容词是“能重叠”的。

一句话,一概以北京话口语中的活用的重叠形式为准。

1、能重叠的单音节形容词

a.AA的

扁、瘪、长、粗、大、呆、多、肥、高、鼓、黑、红、厚、灰、尖、空、绿、密、难、齐、软、死、素、甜、弯、稀、细、鲜、咸、斜、圆、真等

按:1北京话口语中没有AA这一重叠格式,如“高高挂起”、“慢慢吃”等是书面语和普通话的用法。不过,这种用法已经在中青年人中间逐步推广开来了。2由于个人习惯差异,哪些形容词能重叠,哪些形容词不能重叠,只能大致如此,不能绝对化,下文关于形容词嫩不能带情态词尾,能不能用作定语、状语等等也一样。3本项的形容词大多能儿化,即“AA儿的”,但“鲜”“绿”“紫”儿化形式不多见。

b.aā儿

好、快、慢、少、晚、早等。

按:只用作状语,并且多见于祈使句,如“赶明儿你早早儿来,晚晚儿走,咱们痛痛快快儿的聊上一天”。

C.aā儿的

矮、白、棒、薄、扁、糙、长、沉、冲、稠、臭、脆、大、淡、毒、短、多、乏、方、肥、粉、干、高、鼓、乖、光、贵、好、狠、横、厚、滑、黄、浑、活、尖、贱、娇、焦、紧、近、倔、俊、空、快、宽、阔、辣、蓝、懒、烂、凉、亮、乱、满、慢、美、密、难、嫩、蔫儿、黏、暖、胖、泡、平、齐、浅、青、清、轻、全、热、软、少、生、瘦、松、酥、酸、碎、烫、甜、弯、弯、晚、旺、稳、稀、细、鲜、咸、香、小、新、严、硬、圆、远、匀、早、真、壮、准、足等。

2、能重叠的双音节形容词

a.AABB(的)

安稳、本分、别扭、端正、富态、富裕、干巴、干脆、恭敬、孤单、规矩、简单、娇嫩、客气、阔气、邋遢、牢靠、肋脦、利索、伶俐、零碎、腼腆、腻味、平安、平常、平稳、破烂、朴实、奇怪、齐整、实在、舒服、随便、体面、委屈、窝囊、兀秃、细致、详细、邪乎、辛苦、秀气、扎实、仔细、自在等。

按:BB近轻声,重音在AA上。

b.AABB(B为一声)的

别扭、高兴、规矩、含糊、和气、厚道、糊涂、简单、客气、阔气、乱哄、啰嗦、马虎、毛糙、腼腆、模糊、疲塌、朴实、舒服、体面、窝囊、兀秃、邪乎、秀气、扎实等。

c.AABB儿的(B为一声)

此时、大方、地道、厚道、干巴、干净、恭敬、光溜、规矩、含糊、和气、厚实、滑溜、机灵、简单、结实、精神、客气、宽绰、厉害、利落、利索、亮堂、乱哄、啰嗦、麻利、迷糊、明白、黏糊、暖和、皮实、疲塌、漂亮、平安、平常、普通、清楚、清净、清亮、软乎、舒服、水灵、顺当、踏实、痛快、妥当、稳当、细致、消停、絮叨、悬乎、严实、硬朗、扎实、直溜等。

3、不能重叠的单音节形容词

暴、背、笨、惨、草、差、馋、潮、陈、丑、蠢、次、锉、错。刁、抖。陡。逗。对。烦。疯、浮、怪、诡、旱、横、坏、荤、浑、急、假、精、旧、糠、空、抠、苦、狂、老、累、冷、愣、聋、忙、闷、猛、面、妙、木、囊、能、腻、拧、牛、贫、泼、破、巧、俏、亲、晴、穷、朽、骚、臊、涩、傻、膻、少、深、神、湿、实、熟、帅、俗、通、透、禿、土、歪、闲、险、邪、腥、虚、悬、哑、洋、野、阴、油、冤、杂、脏、槽、贼、正、直、皱、紫。

4、不能重叠的双音节形容词

安分、傲气、霸气、憋气、称心、单薄、得意、多心、恶心、方便、疙瘩、公平、古板、古怪、尊重、寒碜、好吃、好看、好听、狠心、花梢、吉利、娇气、矫情、近乎、精明、开通、可怜、可惜、刻薄、浪荡、灵活、灵通、麻烦、闷热、难看、难受、能耐、腻烦、年轻、便宜、泼辣、齐全、齐心、勤谨、勤快、轻巧、清闲、容易、伤心、少相、神奇、时兴、势利、瘦小、顺手、顺心、俗气、随和、贪心、淘气、讨厌、温和、稳重、稀罕、细腻、细心、显眼、现成、小气、孝顺、新鲜、要紧、硬是、圆滑、匀称、运气、糟糕、真心、正当、正派、周到。

文章部分摘抄于《北京话初探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overlap-in-beijing-dialect-adjectives/

北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