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在春风和煦,草木萌动的时候,各种花儿前后有序地慢慢开放了。诸如桃花、杏花、梨花、丁香、海棠,以及大朵的芍药、牡丹,先后争妍。而这时玫瑰和紫藤也不甘示弱,相继盛开。

 玫瑰,是丛生的灌木,一簇一簇地丛生,高约三尺有余,在老北京以黄色的和红紫色的居多。老北京人仅把黄色的叫刺玫。有许多人家,庭院不种丁香,后院不植刺玫,因为这两种东西,犯了“眼中钉,肉中刺”的一句话。紫玫瑰很会开花,一条枝上,都长有十朵二十朵花蕾,一丛花枝,少说也有几百个花苞。从前老北京舍下东院,有两丛紫玫,每年到了开花时候,除了摘下来加糖做玫瑰卤,放在茶叶罐中熏茶叶,用清水泡在盘中放在屋里闻香儿之外,还送到兰英斋饽饽铺,贴钱换玫瑰饼吃。

 紫藤,是爬蔓儿木本植物,每年三月中下旬开花,累累满架。从前老北京舍下外院儿南房靠东边一间的窗底下也有一棵,被架在一个比房檐高一人的木架子上,春天开花,一堆一簇的紫色藤花倒挂在架子上面,有时当窗而坐,可以闻见浓郁的花香,可以听到嗡嗡的蜜蜂前来采蜜的声音。这时也少不了采下来许多藤花,到饽饽铺贴钱换些藤萝饼来吃。

 饽饽铺的玫瑰饼和藤萝饼,是应节的食品,

说起来也没什么稀奇,做法和白月饼、自来白酥皮点心大同小异.是把玫瑰花瓣或藤萝花瓣洗净,用糖腌成卤子,然后制成馅儿,烙成二寸见圆扁扁的酥皮点心。里边是玫瑰馅儿,表面也黏上几片玫瑰花瓣儿来点缀,便是玫瑰饼;里边若用藤萝花瓣馅儿,外面也贴上几个藤萝花瓣儿,便是藤萝饼。

 老北京旗人吃东西讲究应时当令,到吃对虾的时候,一定买几斤对虾吃,到黄花鱼或大头鱼的季儿,就是没有钱上当铺也得买几斤应应景。所以饽饽铺一年四季,按时都有应景的饽饽出笼,诸如三月初一的太阳糕(只卖一天,准备得不多),接着就是玫瑰饼、藤萝饼,到五月节有五毒儿饼,八月有月亮饼、团圆饼,重阳九月九日有花糕,接着又到过年卖月饼了。

 彼时老北京一般住家户儿,春天也做些儿玫瑰饼、藤萝饼应景,做法与饽饽铺的做法大不相同,倒有点儿像千层糕。就是把用糖卤好了的玫瑰花瓣儿或藤萝花瓣儿用发好了面粉来蒸,把发面擀成七八寸的圆薄片儿,上面撒上花瓣儿和糖,上面再放上面片儿,如此放三四层,上蒸锅去蒸(我想用稀点的面,上烤箱烤也未尝不可),蒸二十多分钟,玫瑰饼或藤萝饼便成了。

 台湾玫瑰种类很多,紫藤也不少,从没见过玫瑰饼和藤萝饼。我想,现在的北京,可能也不会有这两样儿应节的食品了。

玫瑰饼和藤萝饼

玫瑰饼和藤萝饼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摘自:老北平的故古典儿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old-beijing-food-rose-cake-and-chinese-wistaria-c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