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在北京,但是父亲却很不愿意过来看我,而是叫我回天津。

每一次,在北京打车时他都会提起同一个问题,问司机你看过城墙城楼吗。如何看待北京的建设与拆除。

对 于他来说,人生最骄傲的莫过于小学4年级时带领三个同学走过东直门,来到当时是学生禁区的郊外朝阳区。在工体,他看到了他那时期的体育明星。所以,即便后 来因为带学生出城(迈出如今的二环)他被勒令在周一全校大会上念检查。但是每一次,他跟我讲起这个事情时神采奕奕的眼神,让我明白,他的回忆是和城墙城门 在一起的。而如今,北京对我父亲来讲,就是一个陌生的城市,只有高楼和大厦,不再有胡同,不再有过去。

三年前一次偶然机会,我陪他去海运仓的中医科学院看糖尿病,而后在东直门内大街闲逛时他小学同学认出了他。这位叔叔带着我们俩看了曾经的院子。一个个整齐的四合院如今成为了大杂院。我父亲小时候爬过的枣树,叔叔也说十几年前也被砍去。

所 以,即便他的初恋阿姨在他同学聚会时叫我撺掇我父亲常回北京与同学发小相聚,但是对于他来说,他对北京的记忆停留在了1970年以前,如今的北京,对他是 另一座城。所以他不愿回来。更为悲哀的是,天津也不是他的故乡。于是我理解了他为何总是希望我守候在身旁不远游,因为只有家,这数十平米对他来说才是寄托 心灵的地方,无论我们搬到哪里。

今日,太多人失去了曾经过往的儿时的场景,留下的唯有记忆。很多时候我真的在想,如果城市发展带来物质生活的提高必须要抹去记忆,那么宁可生活得像过去一样,也不想哪天想回到小时候的家时,却看到所谓高楼繁华。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作者:Pretender(BJDVD论坛)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father-of-nostalgia-is-not-a-wo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