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前北平人说,有的北平人活一辈子,没有出过城围,只有等归西时,被人抬着出一回城。这话不假,因为像老太太和没有出阁的老小姐,一生都没有出城的机会。据 说皇室有明文规定,凡皇族贵胄,私自离城四十里的,轻者罚,重者杀,不知是真是假。还有,北平人活了一辈子,把里九外七的城门,都出入过一次的,简直少 有。笔者在二十多岁时,曾发过一阵子神经,和好友(也有点神经质)种绍久兄(在协和医院中药部任英文秘书,曾替郭世五翻译过一部瓷谱)发了一个愿望,利用 一段时间,把北平里九外七的城门,都出入一次,以期成为“九七英雄”,后来终于如愿以偿了。

 

我下面所说,不过是有关城门的民间传说,间乎也有似是而非,令人莫明其妙的地方,写一写供你排闷遣兴而已。我现在所谈的,没有“外七”,只谈“里九”。

 

北平内城城门,虽名为九城,可是实际上有十八个门洞儿,每个里城门洞和城门楼儿之外,还有一个较小的外城门洞儿和门楼儿。内外两个门,又用城砖围起来,形成一个院落,名之为“瓮圈儿”。 每个瓮圈儿内都有一座小土地庙。瓮圈儿里大都是开设着山货屋子、缸店和盆儿铺,山货屋子卖竹竿、杉竿子、白蜡杆子、火石、钉子等等,缸店则卖水缸、咸菜 缸、大小花盆等。而宣武门瓮圈儿,好像还有鸟儿市,常年卖鹦鹉、画眉以及奇禽、鸟具等。外门洞较矮较小,洞儿里除了门栓、大锁之外,有千斤闸,遇有兵灾水 患,千斤闸由城楼上用辘轳放下来,闸厚大约五六寸,是木板包铁制成。外门洞儿的方向,和里门洞不一样,例如平则门西向而外门洞儿北向,西直门也向西,而外 门洞南向,其他城门类推,只有正阳门的里外门洞a是南向,而外门门洞里,没有缸店等店铺,左边有关地庙,右边是观音庙,香烧得一直很盛。在这九个城门瓮圈儿之中,除了西南角宣武(顺直)门之外,全都是圆形的,只有顺直门的瓮圈儿是方形的,究竟因为什么,恕小的不知道。

 

朝阳门

朝阳门

还 有一件事,说起来近乎神奇,就是阜成门(平则门)和朝阳门(齐化门)里城门洞,进城时靠右手边,七八尺高的地方,各镶着一块高一尺半、长二尺多的汉白玉石 头,齐化门门洞儿的石头上,很简单地刻着一个谷穗儿,平则门门洞儿的石头上,很简单地刻着一朵梅花。笔者小时候住平则门里,每逢出入城门,都曾经见过这刻 着梅花的石头;后来在通州师范教书,时局不靖,每周出入城门,都要下汽车检查,所以这块有谷穗的石头也不知看了多少次。据北平那时的年老人说:当初刘伯温 (姚广孝也好,咱不管是谁)策建北京城时候,已预知北京的大米大量来自江南,由运河运到通州,然后进朝阳门人禄米仓,北平的煤多产自平西门头沟,自门头沟 驮运进阜成门,石头上的谷穗象征着稻米,梅花象征着煤。这究竟是后人故弄的玄虚,还是仙人的预示,我们何必刨根儿问底儿呢?

 

又有一说,北平除了前门以外,是定更(就是初更,一更)关城,五更开城。开城或关城都打“錪”,两下一打,由慢而紧,要打三通,然后开城门或关城门,不过只有崇文门敲钟,所谓“九门八錪一口钟”。 这种传说,又近乎老谣,笔者那时好奇,曾经骑车转了一次九城,看看究竟,果然不假。据传说当初刘伯温(或是姚广孝)策划北平城的时候,北平还是一片汪洋, 内有九条千年鳌鱼占据,道行很大,经刘伯温施展法术,把它们制服,用大锁链锁住,放在地面下边几十丈深的水层里,北平建妥以后,在每个城门的不远地方,砌 一眼井,还盖个井亭,把锁链从井里拉出来,一大堆铁链放置在井亭里。在这九条鳌鱼之中,以崇文底下的一条最凶,也最调皮,在施工的时候,它问刘伯温,我们 从此安分守在地下,究竟什么时候放我们?刘伯温一想,这九条东西,在地下很深的地方,永远不能见天日,所以对它说:“天亮了就放。”鳌鱼又问:“我们看不到天光,怎么知道天亮?”刘伯温说:“五更打錪”。他说完这句话,后悔莫及,鳌鱼听见錪声怎么办?他急中生智,把崇文门的“錪

”改成“钟”。在阜成内宫门口南口外东北角上,有一个警察派出所,后院有一个井庭,大旁边堆了一堆铁链;东直门内不远儿路北也有~个派出所,后边也有一个井,旁边也堆了一大堆铁链。笔者曾去那两个地方探奇,究竟与这“八錪一口钟”的故事有无关联,不敢断言。

 

据说北平城形如哪吒,头南脚北,他的肚脐,就是北平的中心点。在景山门和神武门外,大高殿东边,筒子河河墙旁边,有一眼井,井口不大,有个井台儿,据说这是北平的中心点,也就是哪吒的肚脐。我想曾经住过北平五十岁以上的朋友,仔细想想,也许记得这眼井。

 

老夏附笔故老云北平城如哪吒(即本省之太子爷)式,三海是他的内脏,大明沟是肠子,如是等等不必细述。以此类推,那白塔寺的巍巍白塔又象征哪吒的什么呢?白塔寺里卖的豆汁儿又代表什么,由读者自去琢磨吧!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作者:白铁铮

本文地址:http://www.beijingmaohou.cn/legends-of-old-beijing-on-shing-m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