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的日常生活通常是从吃喝开始,永内马路两旁有两三家饭馆,喝酒吃饭都很方便,早点铺有切糕、盆糕、面茶、豆浆、杏仁霜、炒肝、油饼、火烧,像糖 饼、焦圈、烙饼、芝麻酱烧饼等整天不断,还有各种小吃,很是方便。即便如此,当时能常常光顾酒馆、饭馆的人也不多,去的也是一些家境比较宽裕的人。

  说起牌楼夹子里边有一水井,专供永内各户吃水,送水人多是山东人,谁家水缸里水少或者没水进门就倒,后在门口画“正”字月底算账,一个月花不了多少钱,可 是它们均是苦水,只能用来洗洗涮涮。特别是老年人有早起喝茶的习惯,沏茶用的甜水要到西坛筒子去打,在先农坛坛墙南面,大约距西坛根50米的地方有一眼 井,井口不大,上面盖一旧磨扇,中间有一个30厘米口子,只能用小桶慢慢打上来再倒到大水桶担回家,这是甜水,专门用来沏茶。

永定门内大街

永定门内大街

  先农坛东门外路北有一眼水井,外面有一大水槽子及水桶,专供送菜的上水,卖菜的把水往菜上浇,浸湿的菜显得干净、鲜嫩,上过水后拉到天桥批发市场去批发,蔬菜既新鲜又占分量,用这方法多点收入贴补家用。

  永定门内没有四合院,只有几家像样的高大门楼和高大瓦房,其余都是低矮平房,居住的绝大部分是赶大车的、拉洋车的、蹬板儿车的等卖苦力的劳动人民,可是住 在大杂院里人与人之间关系都非常融洽。那时出门都不用担心锁门,街坊们都会互相关照,谁家出了什么事情大家共同商量,互相帮助,诸如借个柴火煤炭、油盐酱 醋的小事就更不必说了,大家不分彼此,亲近得就像一家人。

  永内街道不长,路面狭窄,在我记忆中有两次拓宽马路都是拆掉西侧房屋。在旧社会交通方面只有一辆8路有轨电车,由永定门往北到天桥,共有永定门、体育场、 南纬路、天桥4站,这便是南城所谓的公共交通。交通方便是在解放以后,特别是拆除城楼城墙,马路加宽车辆增多,真正实现四通八达。除了电车还有人力车,拉 洋车的多是从车厂子租车,自己有车的很少。永定门脸有两家洋车厂子,牌楼里边有一家,永内大街路西有一家,共有60辆左右供穷人拉车,车厂子收取车份儿。 类似《骆驼祥子》里刘四爷、虎妞儿干的行当,待人很是严厉。

  永定门大街路西有一家中西医结合的“刘达仁诊所”,老先生既治病又卖药,医术高超,生病了求他看看,给点小药吃了就好,得到广大平民的信赖。这家诊所的招 牌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还挂在路边,后来随着社会的变迁,刘达仁诊所也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可我总能在不经意间回想起老先生看病时的情景。诊所对面便是 “永定门小学”,这所学校成立多年,附近居住的孩子大都在这里读小学,直到上世纪50年代初,由于行政区划的重新组合,永定门小学与其他学校合并,校名也 就从此消失。

  顺先农坛东门向北直到南纬路南(现在天桥商场)天天倒垃圾、炉灰,多年来越倒越多、越堆越高,竟比先农坛坛墙还高,并逐步向南迁移。多年前这个地方就是个 杀人刑场,遇有警察从北到南一个挨一个的站岗,不多时被执行犯就会来到,行刑后,死者有人认领就由家人拉走,没人认领的,由专人将尸体从天桥拉到城外掩 埋。

  据当年老人讲,永内大街虽说不长,在“七七事变”以前商业很是红火,进城卖蔬菜、水果的老农络绎不绝,一年四季都有干鲜果品送往批发市场,农民们卖掉这些“经济作物”,换回些日常生活必需品,如米面杂粮、油盐酱醋以及添置些牲口用具,商品交易常年不断。

  日寇占领后市面萧条,生意一年不如一年,到吃混合面的年代粮店也无粮卖,人们终日饿着肚皮度日,日寇投降后国民党来了,在人民中有一句口头禅:“想中央盼 中央,中央来了更遭殃。”物价一日三涨,依然食不果腹,到后来发放配给证,手里拿着配给证依然买不到粮吃,真是苦不堪言。

  解放后粮食仍控制在私人手里,价格不稳,党为了人民生活安定,首先抓生活必需品,全市出现了消费合作社,为抑制粮油价格上涨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解放后的北京,清除了多年积存已成高山的先农坛东墙外的垃圾山,环境卫生大大改善,建立了一条大街叫“光明里”,两侧建成规范的商店及住户,并于上世纪60年代在先农坛东门外北侧建起了简易楼房数座,切实解决和保障了百姓的衣食住行。

  改革开放后北京建成现代城市,为重建中轴线最南端永定门城楼,国家拆除了永定门到南纬路两侧破旧低矮的房屋,露出了东西两侧坛墙。永定门城楼如今已经复建 完成,再次呈现了北京旧城城市完整的中轴线,在改造后的大片空地上植树种草,建成大片绿地。经过清淤治理之后的护城河,碧水荡漾,整修一新的永定门城楼, 与护城河水交相辉映,成为南城新的一景。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作者:徐炳俊

本文地址:http://www.beijingmaohou.cn/yongdingmen-bayous/

1 回复
  1. 你动下脑子咯
    你动下脑子咯 说:

    您好,我是《企业党建参考报》的编辑,我们选用了您的这篇文章,麻烦您把您的通联发给我们(yelianmeizi@sina.com),我们将及时给您邮寄稿费,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01088216196。

    回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