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过去有一句俗话:“砍的不如旋的圆”.“旋的”就是指旋木活,解放前后都把运行业称为“旋床子”.笔者1 3岁就在龙须淘的边上——金鱼池大街53号“发兴成”旋活铺当学徒,一直到1 965年左右才脱产当干部,

 

解放前北京东西南北城都有旋床子,解放初期发展到百余家,最多的地方就是崇文区的金鱼池大街一带{1956年后组成崇文旋活制品厂},其次是花市,

 

电影《龙须沟》中就有金鱼池大街旋床工人旋活和砍料的特写镜头,其中不少道具都是来自我所在的旋活铺。为此,我还参加了长安街首都影院《龙须沟》的首映式。

 

解放前旋床子的操作方法分两种,一种是用脚踩的“高床”,另一种是“地床”.“地床“的产品和操作较“高床”先进,“高床”的活没有“地床”的活广,“高床”旋活早已消失,“地床”是矮床子,工人坐在木板上,手拉弓子杆,杆上拴皮条,用皮条绕上木料,术抖在床上的两个铁“顶针”间转动,工人持刀旋木料。

 

旋床子80%都是“地床”,1 956年后用上了电力,木料在机床上自动旋转,从而提高了产量。但有些活,如细笔杆等,还得“地床”操作,因此,部分“地床”还长期保留。今天,由于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北京的旋床子逐渐消失了,如今仅有的部分“地床”大都在农村,城里的“地床”即将绝迹,故特记一笔。

 

解放前旋床子工人生活很苦,还不养老,在“地床”上操作,须弯腰低头,曲腿,脚踏蹬板,左手持各种刀具,右手来回拉弓子杆。因此,老了都会得职业病——背也弯了,腰也坏了,眼花和罗圈腿。多数人认为这行业太苦,是自己的命不好,或用因果循环论来解释苦命的原因,因此旋活行业流行不少歌谣,如“上辈子缺德,这辈子旋活”,“上辈子打爹骂娘,这辈子学旋活床,吃饭没桌子,睡觉没炕”,等等。

 

“旋床子”的产品,联系着各行各业和人民的日常生活。有梨园界的,如鼓锤,锣锤,稳子葫芦、刀把、打单皮的键子、胡琴轴等。笔者当年给梅兰芳打单皮的旋过两副“鼓键子”和锣锤,鼓锤,因为他用得可手,不仅付_了工钱。还给我买了一斤好茶叶,每有乐队的活都介绍给我。

 

人民广泛应用的生活用品.都离不开旋活产品,如水桶上的提粱把.煤铲子把.刷子把.擀面棍.砸蒜锤+木拉手,拐杖头等,解放前,有人倒卖“白面儿”,他们让旋床子把拐杖掏空,上面配上拐杖头,严丝合缝成为一体,以此物走私毒品。

 

旋活和饮食业有联系的产品有:擀烧麦皮用的“走锤”,烙乌蹄烧饼的“花擀面枝”.擀面的“对擀面杖”,烙大饼的“挑子”.擀馄饨皮的“枣核擀面杖”、刀把等。当年我曾给“都一处”烧麦馆旋过梨木走锤。旋活业最难旋的是“对擀面杖”,讲究把旋好的两根“擀面杖”竖在太阳地下,把两根面棍对齐,不露阳光,才是佳品。

 

旋活和古建筑也关系密切.过去的楼房,楼梯两旁的楼栏都是旋活产品,非常美观,上边有对瓶.滑车。凸线。暗线等花活。古建筑挂的宫灯.红灯,丝线葫芦等,还有故宫红门上的“金钉”,也是旋的,我曾旋过大小不一数干个门钉,

行里管玩具叫“耍货”,小孩过去抽的“陀螺”,日本时期称“汉奸“,有民谣日:“抽汉奸!打汉奸!棒子面长一千『”小孩在冰上,地上边抽选唱。小空竹.大空竹.小木人.小孩学走道的三轱辘小车,各种小玩意儿都是旋出来的,旋活产品有不少是铁匠、木匠.瓦匠.铜匠等用的工具,如大锤把.小锤把,镰把,瓦刀把,术匠用的钻杆。解放初期都讲究用花梨、紫檀.红木等硬木,钻杆上下分“杆”和“帽”,钻杆里配上一单簧或双簧,用手一捻钻帽来回转,若把钻帽和钻杆分开是不行的,两个壮小伙也拉不开。过去金鱼池大街的木工具铺所售的钻杆,大部分是我旋的.

旋活产品还有农民广泛使用的韭镰子把,太车上用的鞭子杆,套车用的“高桩”,给牲口拴套用的“滑车子”等.

纺织业用的旋活产品也很多,纺线用的“锭杆”‘拔锤“,织布用的“线符”,大线轴.二刃轴.五线轴.“牙轴”等.染布车用的大木轴,上面搭着布匹。我曾在前进纺织厂的染布大盆里将大木轴旋圆,木轴特别硬,一般旋刀根本拿不住,后来我是用木工的刨子刨圆的.

以上所说的旋活产品都是用量大的,还有很多产品我也旋过,如起重用的“滑子”.象棋子、蝈蝈盒.放风筝用的线挂子轴.把,练魔术用的道具,景泰蓝用的模具,练功用的“太极尺”,还有两人用的“太极棍”.展览会上用的模具。解放后开国典礼升旗用的旗杆顶,是我们对门“荣华号”的沈国均旋的。

由于社会的发展,不少行业都消失了,打铜的,棚匠,纺织业都机械化了,根本用不上旋活产品。不少日用品都被塑料等代替.但还有些产品需要旋活,如擀面杖。京剧等乐队的道具.楼栏等,但需要量太少.花椒木旋的木球,能活筋活血防治高血压等疾病,但寻找旋活的可就难了.

旋活床子,活杂,技术也复杂,他们用的原料是花梨.红木,檀木。杨柳木等,看什么产品用什么木料。旋活工人用的工具有地床子或高床一架,旋木活用的手刀,槽刀.斜刃,小槽刀等,从五厘到一寸的自制钻头等,此外还要有一个“六道木”做的弓子杆,裹腿布。

旋活业的工序有:批。锯.砍.旋.钻,买,卖.代,写.算.

把两人锯的粗木用劈斧和大锤劈成小料,再用砍斧砍圆,然后拿在床于上去旋.钻等,有些细活,旋后还得用砂纸打磨,用蜡挂光等。

我在当脱产干部前,这些工序都干过,说不上样样精通,也都拿得起放得下,不少顾客点名道姓让我给他们旋各种用品,送烟卷是经常的,有的还送礼品.请吃饭等.我所旋的各种产品,不少人.不少地还在使用着,可以说我为人民贡献了物质产品,还有小说.诗,散文等精神产品。

旋床子

旋床子

从50年代到70年代末,我所从事的旋活工作获得过不少成绩——厂级.区级的“先进生产者”和“先进工作者”的奖状,还有“技术革新能手”“学习毛著积极分子”等奖状,约有20张左右,我至今仍保存着这些奖状.另外还保存着在全国.省市报刊所发文章获得的奖状和奖品40多件,它们无言地证明我在物质,精神方面的双贡献。

笔者应北京晚报之约,在1 963年3月28日“我和北京”的专栏上,“五色土”副刊的头条发表了一篇千宇文,就是反映旋活行业旋床子工人生活提高的情况,在读者和旋活行业中曾引起较大影响.

我想为一些消失的行业做个纪念。我已70岁了,再不写写旋活床子的往事,就再无人提起了,因此,记下一笔,以供老幼读者的谈资,让他们知道,在北京的历史上,还有旋床子这个行业…

 

本文作者:崔金生

0 条回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