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之“气”

 《黄帝宅经》中谈到住宅中提到:“墙院不完三虚”,建筑物的入口被认为是“气口一,“气”由此进入庭院进入厅堂。影壁的强化了民居的院墙的完整性,是“聚气”的行为。“天气从上,缺处入,障处回。宣采入收围”。建筑应是“求纳生气”的场所,否则将被视为不吉。北京四合院中的设在门外或设在门内的一字影壁,在院落入口处起到“收围”的作用。

 <水龙经》中讲到:

 “直来直去损人丁。”风水学认为在一条街巷中建设宅院,两户大门正对是不吉利的。因此设置了影壁,就回避了两户大门直冲的情况。

 清朝关于风水的著作《阳宅撮要》中认为门不可以开太多。例如:“宅之后墙不宜正中开门泄气,故便门必在两角上择三吉方开之。’’设置了影壁,气流则绕影壁而行,影壁抵挡了“邪气”,同时影壁还疏导“天地之气”进入宅院,达到藏风聚气的效果。

影壁的设置方位与风水

 北京旧城四合院中的影壁多设置在四合院的东南角。

 这在风水方面可解读为《八宅周书》中谈及古人总结的宅向与门位的关系。一般民居多是坐北朝南,风水将之称为“坎宅”,其三吉方为离(南)、巽(东南),震(东),宅院主门应位于此三方向之一.其中又以东南为最佳,俗称“青龙门”。由于受城市道路走向的限制,难免出现非正南朝向的主房,宅门也可能因此而偏位,此时会设置风水影壁,风水影壁设在偏于一侧的位置。

北京旧城影壁契合的美学观念

传统文化中的普遍性审美观念

 我国传统建筑的审美价值的重要特点之一在与政治伦理价值的统一。传统建筑的形态装饰同时发挥着维系社会政治制度和思想意识的作用。故宫中恢宏的影壁形制就体现着这一传统建筑的审美方式。

 另 外,传统审美观中认为适形的图案是美的。无论是器皿形态,还是宫殿布局,无不体现着这一原则。北京旧城的影壁从美学观念上亦是如此。另外中国传统审美观中 还有着追求对称美的原则。所以北京旧城区影壁,不仅立面上看都左右严整对称,而且无论哪种平面形制的影壁,都与大门的轴线也处在统一位置上,保持着统一关 系。

 从影壁的构成形态上看,壁项、壁身、壁座的三段式构成与中国传统建筑单体的屋顶、屋身、台基相对应。壁项、壁座的构造形制与建筑单体的构造如出一辙,这说明了传统建筑审美观上的统一性。

 影壁的设置,无疑对入口空间的传统美学审美角度增加了中国建筑所独有的特色,使得整个建筑序列的开始宏伟严谨且完整。

传统文化中的皇权审美观念

 北 京旧城有八百多年多年的建都史,其中皇权思想和皇权文化的重要性在全国范围内都是非常突出的。皇权文化渗透在传统文化体系包括传统建筑的各个方面,北京旧 城的宫殿、帝王庙和王府中的影壁都体现着皇权文化特质,其传达的就是皇权统治下的贵族的审美观。故宫影壁中多用黄色绿色琉璃。黄色色度很明亮、饱和度高, 统治者用这些扩张性的明亮颜色象征自己无限的权力。黄色象征中国的皇权,从龙袍颜色到影壁中使用的琉璃砖瓦颜色概莫如是。另外,故富有些影壁壁项上的吻兽 都象征着吉祥和威严,这些构件在建筑上起了装饰作用。故宫中的大型影壁以及北京旧城内代表皇家威仪的影壁造型宏伟壮丽,统治者和设计者认为这样以显示皇帝 的威严。

传统文化中的文人审美观念

 明 代文人文震亨所著《长物志》共十二卷,书画、几榻、器具、衣饰、舟车、位置、香茗等七志,叙述了古代世家居宅生活所用器物的制式及摆放品位。花木、水石、 禽鱼、蔬果等五志,所讲所论是关于生活的诸多体验。与本论文选题相关的第一卷室庐,是明代士大夫关于建筑的体验和审美看法。之所以可依据这一本书作为窥视 传统文人对传统审美审美上的主要依据,是因为其体现着文人审美的普遍性。清纪昀所编《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中对此有证:“明季山人墨客,多以是相夸,所谓清供者是也。然矫言雅尚,反增俗态者有焉。惟震亨世以书画擅名,耳濡目染,与众本殊,故所言收藏鉴赏诸法,亦具有条理。所谓王谢家儿,虽复不端正者,亦奕奕有一种风气欤。”

 卷一·室庐中,关于照壁的词条如下:“得文木如豆瓣楠之类为之。华而复雅。不则,竟用素染。或金漆亦可。青紫及洒金描画,俱所最忌,亦不可用。六堂中可用一带斋中则止,中楹用之有以夹纱窗或细格代之者,俱称俗品。”而同在卷一室庐中有:“楼梯须从后影壁上,忌置两傍,砖者作数曲更雅。一笔者认为这里所指的照壁或指的是室内屏风,但依然可以了解明代文人的审美意象,是喜好素雅,以及空间上曲折有遮蔽的感受。有了影壁,避免视线对院内一览无余。

老北京城影壁

老北京城影壁

 

本文作者:张洁(北京建筑工程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