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对北京旧城影壁的调研,发现作为已经定级的文物保护单位的少数影壁保存和保护状况部分尚可,有一部分需要进一步规范保护措施。而在民居四合院中存在的影壁遗存状况普遍堪忧。损毁和衰坏现象普遍存在,而且数量正在减少,笔者在调研过程中就发现有正在被拆掉的影壁。

1.北京旧城建筑风貌的没落

 北京旧城的影壁依附于传统建筑院落而存在,而传统院落则存在于北京旧城的街巷胡同中。胡同的消失、拆迁和改建,直接导致了影壁实物数量的急速下降。仍存在的传统街巷胡同中,由于缺乏对传统风貌的整体保护,影壁的保护状况也因此面临许多困难。

 1949年1月31日北平解放之际,北京街巷总数约计2623条。据1989年《中国邮政编码全书》统计,北京市城区胡同约计1320条。到2000年的时候统计数据是1200条,2005年仅剩下700条.现在,据不完全统计剩不到400条。从数字上看,北京旧城正在急速减少。然而这仍是表面现象,许多胡同的名称虽然使用,但其街道、建筑却已发生根本性改变,特别是现代楼房取代传统的四合院,有些胡同胡同所剩的仅仅是原来街道的名称,胡同的传统空间肌理和建筑风貌已经荡然无存。

 2.目然因素

 不 可避免的自然因素如风化、流水侵蚀等作用对北京旧城影壁存在着持久的损坏作用.。加之北京旧城影壁的木影壁以木材为主要建筑材料,有些其他材质的影壁也有 一些木材构件。木材容易受到各种真菌的腐蚀,另外还有白蚁和多种蛀虫的蛀蚀,也是造成北京旧城木影壁和其他影壁木质构件损坏腐蚀的重要原因之一。

 另 外,对于北京旧城历史文化保护区内,现在的胡同的居住模式已经和以往的相差甚远。一是现代人生活方式的转变,快节奏生活方式下,居民不再需要院落入口影壁 形成的遮挡空间和其礼仪含义。另外一个原因是居住在院落中的居民只有极少数还是北京旧城原住民,大部分是由外地人承租下来,住在大杂院的居民一般生活水平 都低于北京市民平均水平,传统四合院被几家合租。传统四合院平缓开阔的几进院落式格局荡然无存,正房、厢房南北左右对称的格局也已被分割成众多杂乱封闭的 小空间;院子里,各种私搭乱建、奇形怪状的建筑物使得整个院落显得拥挤不堪。在这种情形下,很多院落的影壁都已被拆除,有些尚存影壁也被损毁。如北京市西 城区北新桥大头条西口内的一座雕刻精美的砖影壁为八字影壁。体量很大,宽度为十余米,上面的砖雕十分精美,影壁的上部有屋檐。这个影壁属于东北军将领王承 斌的住宅,不过现在住宅的大门已被封住,改为住房,影壁前也因地方宽敞而盖起了厕所。

 3.保护措施不当

 还有一些不当的修护措施也会对北京旧城影壁造成损毁。例如东城区宽街板厂进行胡同景观改造过程中,破旧院门和有隐患的墙体都要进行维修。这个“鸿禧”影壁只是表面不够新整,其实本来无大碍。施工队试图敲下表面重粉刷,把老墙挖了几个很深的槽,本来牢固结实的影壁壁座反弄得漏洞连连。工人试图把木头取出来,找一些宽度够塞进槽的断砖填了进去,但是已经某种程度上造成了损毁。

板厂胡同鸿禧影壁

板厂胡同鸿禧影壁

 4.历史信息的丢失

 北京旧城还有一些影壁经过时代的变迁和修整,传达着和以往历史价值不一样的信息。如新华门前的八字影壁,其壁项形制非常特别,不是像普遍性的横向直线壁项,而有独特的弧线造型。从1946年国外学者留下的影像资料可知其原来的壁心装饰内容为古朴典雅的雕花图案,颜色素雅大方。这个影壁从这个方面说是一个特例,非常珍贵。后来修整的时候,因政治方面的需要,改为大字书写的“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栉、“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一。与此类似,北京旧城内有些其他影壁在重修的过程中也因各种原因置换装饰内容甚至更改形制,丢失了很多历史信息。

 

本文作者:张洁(北京建筑工程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