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车”是解放前北京市民对有轨电车的俗称.当年很少有人知道有轨电车这个词儿,但一提“当当车”,老幼皆知,无人不晓。为什么叫“当当车”呢?因为这种木质结构的有轨电车,在电车司机脚下有个铃铛,司机边开车,边踩脚下的铃铛,于是就发出清脆的丁丁当当的声音。这声音在大街上反复发出,深入人心,所以称有轨电车为“当当车”。一说“当当车”没有不知道的,道是正式名称有轨电车一词,却没有人说起。

 

 电车上设司机一人,在前边站着开车。售票员一人,有时还有稽票员,都是男姓,身穿蓝布制服,头上戴着加沿帽子,身挎皮包,还有一个随时用的铜哨,每逢乘客上车后,就以铜哨一响为号,司机即开车。人们一看车来,就忙跑来上车,惟恐售票员吹哨,因为老人腿脚慢,恐怕赶不上车吹哨,所以北京有个歇后语,每逢有人吹牛说大话时,就用“老太太上电车——别吹”,来讽刺对方,这条歇后语,就是乘有轨电车中产生的。

 

 乘客上车后先买票,售票员的车票颜色不同,分段售出各色车票,卖票时用粗红蓝铅笔一勾,交给乘客作为凭证,都是站着卖票,说话非常客气,总是说“劳您驾,往里走,谢谢您啦!”稽票员穿毛料制服,有时中途上车查票。

 

 据载,有轨电车的历史最早出现在1900年以前,是在永定门至马家堡之间,全长15华里。在义和团运动中,很多人出于对外国侵略者的愤恨,把这条路线、轨道破坏了,电车也被砸烂。后来~直到1921年,北京才正式筹建电车公司。于是年5月9日,由京师市政公所督办张志潭,和中法实业银行代表赛利尔签订了“北京电车合同”,并借款200万元作为北京电车股份有限公司的官股。6月,电车公司正式成立,着手筑路购车。

 

 1924年12月8日北京电车通车。法国银行向中国政府提供的贷款,不仅利息高得惊人,而且还要插手公司的事务,借操办事务之时,探清中国经济和政治情报。当时北京的机械工业及修理机械业非常落后,几乎等于零,所以一切电车设备都靠外国进口。法国人享有特权,由他们提供公司所需的机车、车辆、发电等设施,从中索取高额利润。其他设备都是从国外购入。买来的设备,都是人家淘汰的旧货,还有那些残缺不全的零部件。通车时,市民好奇,都来当作一件稀奇事物,并以一乘为快。有的虽无正事外出,也要来回乘坐两站,体验一下新鲜感,所以车里总是拥挤不堪。

 

 乘电车的价钱要比乘人力车便宜四五倍,因此很少有人坐人力车了。乘车时还有的人为了不花钱或没挤上,就扒在车尾的一根横木上,半只脚踏实.半只脚悬空,双手拉住开着车窗的边框上,随车而行,这条横木可以并排五个人,这里可不买票,立在车后,洋洋自得有说有笑。每逢车到站一停,他们纷纷跳下;车一开再纷纷攀上,不用花钱坐车。当然,攀车人都是年轻胆大的,很少有老人。

 

 有轨电车刚开始运行时,只有前门到西直门一条路线,往返行车的电车也只有10辆。后来又经过五年的时间,在1929年时,全市有轨电车才发展到六十来辆。行车路线也增加了,有天桥至西直门、天桥至北新桥、东四至西四,崇文门至宣武门、太平仓到北新桥、前门至西直门共有六条路线。到了1932年,又新开辟了崇文门至菜市口的路线。

 由于电车的出现,一般人出门办事,就很少再乘坐人力车了,因此北平人力车工人出去一天也拉不上几个“座”,有时一天到晚不开张,过着吃不饱、睡不暖的生活。为此拉洋车的非常气愤,特别痛恨电车,认为是电车夺去了自己的饭碗,拉车工人全都有怨气。于是,在1929年1O月的下旬,北平人力车工人爆发了捣毁电车的大示威,受到当局军警武装镇压,捕走了1200余人,其中四人被杀害,人力车工会也被解散。全国总工会为此发表《告全国工人书》,并在第五次全国劳动大会上发出《援助北京人力车夫通电》。

 因为从国外进口的所有电车设备非常陈旧简陋,再加上公司内各主要股东之间的争权夺利,电车公司的营业很不景气,一度试图通过提高电车票价,来缓和这种局面。但由于票价昂贵,每天的客运量,也就在五万人左右。到了1937年以后,日本统治者强行把一批本国内的破旧电车卖给北平电车公司,使车辆增加到100余辆,但每日的客运量也超不过八万人。因为电车公司的经营越来越糟,到日本帝国主义投降的前夕,每天来往的电车不足30辆,最少的时候,全市只有一辆电车来回跑动。由于车少,像珠市口、前门、东单、西单、东四、西四等繁华地方的有轨电车站,经常是人山人海。车刚进站还没有停稳,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即便步灵腰爬窗而人。有时好不容易等来了车,但车到了站不停,售票员在窗口告诉等车的人们:“车上人挤,不开门了。”致使一些人不得不在电车行进时抓车而入窗,在抢乘车中,呈现出杂技般的惊险动作。《北平日报》上,曾登过这样一则打油诗:“站头等车二三时,两眼望穿脖梗直,为省金钱六七角,如似婴儿盼奶吃。”诗虽然写得有些俗气,却把乘客等车急待的心情,很形象地表达出来。

 

 由于社会政治黑暗,有轨电车的司机、售票员生活困苦。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早在1925年4月,就进行过一次罢工。在四十年代有轨电车工人也进行过多次罢工运动,当年我家住在川堂院一带,家里让我去前门大街买虾酱,当来到前门大街时,见有轨电车从南到北,一字长龙排在前门大街上,因为虾店在街西边,无法穿过,马路上都被电车阻住,于是我就从车与车之间的缝隙里走向路西的虾店。

 

 1949年1月北平和平解放了。那时电车公司已面临破产,全市只有49辆电车能行驶,北平当时有200万人口,车辆无法满足交通行驶需要,于是工人们积极性很高,就在这年的3月9日,电车公司修造厂召开了全体职工大会,他们提出:“为迎接解放后第一个‘五一’国际劳动节修复车辆100部”的决心。于是全体职工干劲十足忘我地劳动,于4月中旬完成了修复任务。可是,有一天佛晓时分,解放初期暗藏下的反革命分子,仇恨新生的共和国,他们放了一把火,风助火势速成一片,当时消防器材也不全,这会还没到上班时间,其中50余辆机车被大火无情烧毁。

 这起反革命破坏事件,也燃起了工人们心头的怒火,人们齐心协力抓坏人,并聚全力搞抢修,克服了很多想不到的困难,夜以继日地玩命干,在10月25日又完成了第二个百辆机车的修复任务,为建国初期的首都公共交通作出了重要贡献。

 

 在1958年9月11日,周恩来总理在晚上乘坐了从西单至西四的有轨电车,和车上售票员李松林谈家常,仔细了解了他们的工作与生活的情况。

 

 在1959年的3月10日这天,北京内城出现了第一辆无轨电车。后来无轨电车陆续代替有轨电车。到了1966年6月,北京最后一辆从永定门到体育馆的有轨电车路线停止运行,在北京行驶了六十余年的有轨电车,从此完成了历史使命。有轨电车虽有缺点,如一车坏了停在轨道上,后面的电车就无法行驶,只好排成一串,但它的优点也不少,首先是无污染,停车稳,容量大。

 据悉,市政府准备恢复前门至永定门的有轨电车路线,实在是利大于弊,而且恢复了当年前门大街的历史景观,这是件大好事,有利于形成天桥、大栅栏一带独特的地域特色与浓郁的历史文化氛围。这一举措既引起老北京人的怀旧情思,也让今天的青年人一饱眼福,品味一下乘坐“当当车”的滋味……。

 

铛铛车重现北京前门大街

铛铛车重现北京前门大街

本文作者:崔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