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地安门外大街中段,东西两侧各有残存石桥栏,东侧尚存8根望柱及8面栏板,西侧残存7根望柱6面栏板,这里就是后门桥,东侧南端竖有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碑记。

   后门桥是通惠河通至海子的起点,元代曾称“洪济桥”又名“万宁桥”,俗称“海子桥”(一说海子桥应是在今三座桥处)。因明代北安门(清改地安门)是皇城的后门,该桥在后门之北故称“后门桥”。

   后门桥的位置自元大都始建历明清至今都是北京城中轴线上的重点,据介绍后门桥元代至元二十二年(1285)为 木桥,后改石桥,桥西有澄清闸,通过提放水闸船只进出海子,是大都城水上交通枢纽,当时河道较宽,元代黄文仲《大都赋》形容大都水运:“扬波之橹,多于东 溟之鱼,驰风之樯,繁于南山之笋。一水即道,万货如粪,是惟圣泽之一端,已涵泳而无尽。”可见当时舳舻蔽水的空前盛况。

   后门桥易为石桥当在明初,永乐十七年(1419年)拓展北京南城垣之前通惠河淤塞,粮船早已不能进入海子,南城垣移至今前三门一线后,漕运已不能入城,纵观后门桥拱洞宽度、高度均不敷粮船通行的条件’河道也非常狭窄,绝非大都当时的规模。

   所见的后门桥单孔石拱桥,原长约28米,宽约15米,桥两端略呈八字向  外分开,东西两侧各有青的石栏板II面,望柱12根,望柱连柱头高约1.7米.  栏板高约1.2米,桥两端各雕有蹲兽一对,兽头顶鬃毛飞起向后与望  柱连接,造型古朴生动,风化较重。桥拱为半圆拱,净跨约4米,拱高淤泥至顶约2.3米,拱顶有兽头。桥面原铺有偏红色花岗岩石条,1923年有轨电车铺 轨过桥,曾撤桥面坡度,但仍为30度陡坡,1950年疏浚什刹海曾对桥下河道清淤,1955年桥下河道被填,桥面完全削平铺成沥青路面,仅保留桥两侧 栏板。

   据靳麟《北京钟鼓楼风物杂记》“北京在后门桥底下”,所记1950年亲见  清挖什刹海疏通河道,桥下淤泥中出方体石柱,长约1丈,宽7-8寸,见方,  上镌刻老鼠一只,鼠下刻楷体“北京”二字,每字约4-5寸,并经朱海北先  生见告,其父朱启钤老先生讲,“北京‘子午线’的另一石桩在天桥底下”。朱 启钤(1871 -1964),光绪举人,曾任清北京外城警察厅厅丞,内城警察总  监,民国成立后,曾任交通总长,内务总长,主持改建正阳门工程,后创建中国营造学社,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央文史馆员。故朱老所言定有所据。

   因此,后门桥与天桥是北京子午线标志的两端,其设置应在明初,或即为永乐十八年(1420),古代以正北为“子”,正南为“午”,子午线即南北中轴 线,此中轴线自元建大都时即已形成,其起点是北起钟鼓楼,南至丽正门  (今天安门广场北端),至明永乐十七年( 1419)拓展南城垣向南展2700余丈,永乐十八年( 1420)宣布定都北京,在丽正门外约1.5公 里处东侧建天地坛(今天坛),西侧建山川坛(今先农坛),天地坛东三里河及金鱼池等为一片水乡,水经丽正门外西流,丽正门外街道自元即有桥以利南北通行, 建坛后应重建御路之桥,至此始有天桥,天桥石桩应于此时所设,其位置在今正阳门外大街、天桥南大街天坛路和永安路的会合处。桥的形制据照片比较与后门桥略 同,天桥于光绪三十二年(1906)修正阳门至永定门间的马路曾将桥面改低,1929年修有轨电车道将桥身改平,仅留两侧石栏,1934年展宽马路将石栏全部拆除,仅剩天桥之名。

   后门桥、天桥桥下石桩均有“北京”二字,可证桥非元代所建,天桥约在建天地坛及山川坛时所建应符合当时的形势,两个石桩分设二桥之下其所建年代或为同时,所以设定北京南北中轴线(子午线)标志的设立为永乐十八年(1420)建两桥之同时。天桥现已不存,后门桥的遗迹就更显宝贵。

   后门桥桥栏现状不利保护,且时有被破坏之迹象,设想如能将两侧桥栏及蹲兽照原貌复原,外加护栏,既标志出北京中轴线北端的重要历史遗迹,也是街道上的雕刻装饰用的美化古老的地安门外大街之一景观。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作者:(张先得)

本文地址:http://www.beijingmaohou.cn/941/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