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话音色的变化

        20世纪30、40年代的北京话和现在的北京话在语音方面的差异首先表现在嗓音的音色上。地道的老北京话基本上还是30、40年代的北京话,嗓音低浊,鼻音浓重,甚至有点“嘶哑”(当然这也许和现在说地道的老北京话的人多数已经高龄有关)。相对而言,现在的北京话嗓音高一些,清一些,不必要的伴随性质的鼻音少多了(新北京话没有伴随性质的鼻音)。在北京,只要听人说一句话,哪怕是很短的一句表示问候的话,如“您吃了?”,就可以基本不差的从嗓音、语调上分辨出这个人是老北京人、新北京人还是外地人。这里不牵涉语汇和语法问题,而纯粹是语音问题。遗憾的是现在对这种差异只能凭直觉去辨别,还难以“言传”。

        清晰度的变化        

        语音方面的变换还涉及节律、语调、轻重音和音节的清晰度等方面。过去北京话舒缓,现在的北京话节奏加快了。过去的北京话的语调起付变换比较复杂,现在的北京话的语调似乎简单一些。过去北京话轻重音的对比比现在强,很多轻声音节很含糊,甚至不知道原来是什么面貌,因而找不到恰当的汉字来书写:相当多的轻声音节由于元音弱化或脱落,整个发生了质变,如“不知道”būr dào中的“知”吞掉了,“早晨”成了zǎo xin。“他 de哪儿呢?”里面的 de究竟改写哪个汉子?可能是”在“,也可能不是。现在的北京话仍然有轻声音节,但是轻重对比不那么突出了。近三十年的新语汇没有发现再发生轻声音节弱化到无法辨认或脱落的现象。
        过去的北京话在很多外地人听来是很含混的,有的音节几乎都”吞到肚子里去了“。这是因为当时的社交范围很窄,没有像现在那么多的集体生活,说话的对象大都是常年生活在一起的亲属以及过往很密切的亲朋好友,随便开口一说,别人都能听懂,所以不需要每个音节都十分清晰。现在的交际对象不同了,范围扩大了,就必须咬字咬得更准,说的更清晰才能保证正常的交际,因此现在的北京话就比过去清晰得多。语音方面的这些变化都是很”实在”的,但是也的确很难说的很清楚。至于一些汉字的读音,如“论斤卖”的“论”过去多数北京人读“lìn”,现在多数北京人改读“lùn”。
        

        语汇的变化

        语汇方面变化最为明显。从总的来看儿不是从个别北京人来看,比较“土”的北京话语汇正在迅速消失,而大量的普通话词汇正在北京话中逐步生根。如果说“消失”可能稍嫌笼统,具体的情况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现在不论老北京人还是新北京人,不论是老年人还是年轻人都不说了,如“取灯儿”、“老阳儿”。一类是只有老年的老北京人才说,别人都已经不说,在北京已经很少听见,如“掌柜的(丈夫)”,”饽饽(馒头或者其他面食)”。一类是只有少数北京人还说,多数人已经不说,如“不论lìn秧子(不顾一切)”“毛窝(棉鞋)”。

 

文章部分摘抄于《北京话初探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beijing-dialect-is-disappearing/

北京话


[顶部]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