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直门外大街的北京动物园,不仅是孩子们的乐园,也是不少成年人留有美好回忆的地方。尤其对于我们80后来说,这里更有着不可磨灭的回忆。从父母抱着我们在狮虎山前的那张黑白照片开始,到每年的学校春游,再到后来我们青涩的初恋,动物园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的整体记忆。在这里我知道了世界上各种不同的动物,也了解到了生命的多样性,当一名动物饲养员曾是我最初的梦想。但随着年龄与阅历的增长,这个纯真的梦却与我渐行渐远。在一次偶然查阅资料时,无意间看到了动物园的“前生”,这才让我知道原来它也有着这样不平凡的故事。
由皇家行宫到农事试验场
晚清时期,大清国力渐衰,各国列强纷纷入侵中国,年轻的光绪皇帝不甘做“亡国之君”,他不仅接受了新思想,还身体力行地大力推动改革,企图通过学习西方文明,提倡科学文化,改革政治等一系列维新手段来挽救腐败不堪的大清朝。因此在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商部(后改为农工商部)就以“富国之道首在兴农”为题,向朝廷奏请了一道有关兴办农事试验场的折子。光绪皇帝接到奏折后仅十日就给了回复:“奉依议。钦此。”经商部讨论,选择了西直门外的乐善园、继园、广善寺和惠安寺及附近官地,总计约71公顷的土地开辟农事试验场。这一带土质肥沃,泉流清洌,交通便利,作为农事试验场最为适宜,尤其是乐善园和继园,更是来头不小。
乐善园,最早为康亲王杰书的私人花园,北靠长河,风景优美,取意“河间为善最乐之语”,后久废。乾隆十二年重葺乐善园,因为乾隆皇帝经常要行船至畅春园问候其母,而乐善园又是龙船必经之地,为了便于中途休息,所以将其改为行宫,但仍沿其旧名。乾隆十六年(1751年),圣母皇太后六十大寿,乾隆皇帝为了庆祝母亲寿诞,又在乐善园内建倚虹堂一座,解决待膳之用。除此之外,行宫内还有各种楼台亭阁、精舍敞宇、奇花异草,小桥流水,美不胜收。仅以乐善园为题,乾隆皇帝就写了17首诗篇,而以其内部景点为题的诗篇竟多达37首,可见乾隆皇帝对乐善园的情有独钟了。
继园,一代名园,几易其主几度更名,邻善园、环溪别墅、可园、继园都是它曾经的名称,但由于文献资料的缺失,它的历史演变与归属问题,一直都扑朔迷离,从现存诗文中可以得知,这里曾经也是景色怡人,花木繁盛,雅致别趣的宴游之地,众多名人雅士都到此赏花、饮酒、赋诗,但由于后来产权主的变更和疏于管理,此园慢慢荒废了,直到光绪十一年左右,此园归内务府奉宸苑所辖,变成了皇家御园。在这许多名字当中,最为人熟知的却是它的一个俗称 “三贝子花园”,只要提起这个名字,老北京人就知道这说的肯定就是动物园了,因为这里正是中国最早的动物园——万牲园的所在地。道光年间,花园名为可园,产权归觉罗宝兴所有。据清人李铭慈的《越缦堂日记》记载:“可园,中都人呼‘三贝子花园’,相传为‘隐诚亲王’赐邸。”但人们为什么更愿意称它为“三贝子花园”,据老辈人讲,这里曾是勋臣恒三贝子福康安的私邸。但根据史料推测,可园,即乾隆时的邻善园,其主人为永珊,而永珊则是隐诚亲王允祉的孙子,允祉又是康熙皇帝的第三子,这可能便是三贝子花园称呼的最早由来,但允祉一生从未封为贝子。也许人们更加愿意相信这里就是被传为乾隆“私生子”福康安的宅邸,所以口口相传,直到今天仍有许多人认为北京动物园的前身就是福康安的私宅呢!
光绪三十四年五月十八日(1908年6月16日),农事试验场正式对外开放,作为振兴本国农业技术的示范性农场,受到了光绪皇帝和慈禧皇太后的极大重视。在筹建期间,慈禧太后还曾下旨询问过农场的建设速度,及农场内所需动植物的购买情况。因此各地方官员和出使外国的大臣纷纷将所在地的名贵花木、农作物寄到这里进行培育。农场由动物园、植物园和农产品试验三大部分构成,以展览植物为主,场内还建有试验室、农器室、肥料室、标本室、温室、蚕室、缫丝室,及各种果蔬花卉、桑麻种植、初等农业学堂、咖啡馆、照相馆等。这座规模宏大,充满现代化气息的农场,一经开放就吸引了众多的参观者前来游览,门票售价铜元8枚,儿童与跟役减半,但男、女客人需在南窗和西窗分别购票,男为白票、女为红票,由东门入场,分为男左女右。由此可见当时社会虽有西化之风,但“男女之大防”还是头等大事!
万牲园
万牲园,位于农事试验场的东南侧,占地1.5公顷,四周以围墙及河水相隔,西、北处各有一座木桥与外相连。在筹建农事试验场之初,慈禧太后就曾垂训:“拟选取各种鸟兽鳞介品种,选行豢养陈列。”出过洋的大臣端方从德国订购了第一批动物,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四月这些动物到京,内有象、虎、豹、熊、狮、鹿、野牛、斑马、袋鼠、猿猴、鸵鸟、鹭鸶、天鹅、鹦鹉等,共计一百三十多只禽兽,花费了二万九千多两白银,随动物而来的还有两位高薪雇来的德国饲养工人。除了这一批动物外,农工商部也从海外购买了一批禽鸟,有白鹤、鱼划、、山鸡、凤头鸭、鸳鸯、山枭、雁等数十种鸟类,国内各地的官员和出使各国的大使也呈送了各种奇禽异兽。
光绪三十三年六月十日(1907年7月19日),万牲园先于农事试验场开放,门票铜元二十枚,儿童、跟役减半,男、女游客分单双日入园。尤其是男、女游客不得同行,这一规定一经执行,就引来社会舆论的强烈抗议。万牲园是中国真正意义的第一家动物园,它不再把动物豢养在御园之内只供皇家观赏,而是面向大众展出。这里的动物来自世界各国,千姿百态,无奇不有,对于封闭已久的国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件非常轰动的事情,引得万千游人竞相参观。“全球生产萃来繁,动物精神植物蕃。饮食舟车无不备,游人争看万牲园。”这首竹枝词就是描写当时的热闹景象的。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四月,慈禧太后在光绪及后妃的陪同下,一起参观了农事试验场,尤其对动物园里饲养的形形色色的珍稀动物极感兴趣。游览后,慈禧太后“深喜其办理完善,特颁发内帑白银一千两,分别赏给园内各项人员,以资奖赏”。后来她还把自己非常喜爱的一只小猴子赏给了万牲园,王公大臣们为讨得“老佛爷”的欢心,也把自己的宠物纷纷送到了动物园里,有那桐送的锦鸡、奕匡送的鹿、载振送的石猴、袁世凯送的寿星猴,还有内务府大臣继禄送的八个蹄的马等等。经过精心的饲养,动物园内的动物也是越来越多,据宣统元年(1909年)《农工商部章程》记载:动物园内“建有兽亭三座、兽舍四十余间,鸟室十间,水禽舍、象房、鸟兽繁殖场及动物标本陈列室各一所。展览动物共约八十余种七百只。”

饱经沧桑,新生重现
农事试验场除了是一块农产品试验基地外,还是清朝最后一座郊外行宫。在农场建造时,慈禧和光绪就多次垂训大臣,注意风景。因此场内的建筑物,多带园林形式,既有中国传统风格的,又有欧洲复古式的,还有日本式的,楼台亭阁无不精巧雅致。为了方便两宫到此游览,还将北邻长河的西宫门处,新添了宫门二座,码头三处,为御舟登陆之用。而我们现在由动物园到颐和园的这条水道,正是当年特意为慈禧老佛爷而设计的。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四月和九月,慈禧及光绪先后两次临幸农事试验场,每次均下驻跸畅观楼,楼内的陈设除了珍贵瓷器外,更多的是当时非常新颖的“时髦货”。据文献记载:“楼上、楼下均有特制的各式沙发,有转圈四人的,有三人的,二人的。二人的沙发为S形,椅垫等大部分由农工商部绣工科特别制造的,花卉禽鱼五彩灿烂。地毯也是五彩织绒的。楼内四壁悬挂螺钿屏、钿绣屏,绣屏上有款识。有画屏四帧,为金陶陶女士手笔。”
除此以外,园内还有重新修缮开放的圆形中式花园游廊——牡丹亭、荟芳轩、松风萝月轩、绿依亭等清末建筑,而海峤瀛春(又称东洋房)、来远楼、万字楼、观稼轩等风格多样的建筑早已消失,只能从老照片中寻找它们美丽的身影。
作为中国最早的动物园、植物园和农产品改良基地的农事试验场,它有着辉煌的过去,但进入动荡不安的民国后,农场的管理每况愈下。民国25年(1936年),园内只剩动物100余种。尤其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政府更无暇管理,园内动物多为老弱病残。1943年9月,当时的日伪政府下令称“查该场动物园内所饲养之狮、豹计有十数余只,近闻患病者甚多,为免除传染起见,应即一律处置”。其实除了一对年龄较大的狮子和1只老豹外,其余均在壮年,而且还有1只尚在吃奶阶段的小狮子,饲养员舍不得将它们处理掉,但日本宪兵队几次来查,迫于压力在11月中旬,终将这批狮、豹毒杀。新中国成立前夕,园内仅剩13只猴子、3只鹦鹉和1只瞎眼的鸸鹋。随着新中国的成立,国家对动物事业的重视,尤其是“熊猫外交”的巨大成功,让更多国家了解了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友好情谊。如今北京动物园展出的动物多达四百余种五千多只,而且它们来自世界各国。除了我国特有的珍贵动物大熊猫、金丝猴、扬子鳄、朱鹮、东北虎、雪豹、荒漠猫、野马外,还有许多来自全球各地的珍稀动物,如南极的企鹅,印度的犀牛、非洲的斑马、鸵鸟、牛羚,美洲的食蚁兽、树懒、紫蓝金刚鹦鹉、羊驼,澳洲的袋鼠、双垂鹤驼等等。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动物、热爱动物,动物园内还建造了科普馆和北京市海洋馆,而这座海洋馆是目前世界最大的内陆水族馆。北京动物园这座曾经的皇家行宫,现在却是全国规模最大,饲养动物最多,科技力量最强的动物园,这应该是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永远想不到的事。在这里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美丽的风景,可爱的动物,还有许多奔波于园内维护秩序、宣传保护动物知识的志愿者。这一幅人和自然和谐共生的场景,才应该是这座公园内最美好的画面。

(原作者:张田)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老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beijing-zoos-backstory/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