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的内城有五大市场,即东安市场、荷花市场、鼓楼市场、隆福寺和护国寺,其中两个在鼓楼一带,只是变得更加平民化了。
  按清代规定,内 城不能设戏园,由于娱乐活动的减少,荷花市场、鼓楼市场的吸引力渐渐无法与老天桥、前门抗衡,但鼓楼附近有跑马场,每周都有马赛,但当时这是非营利的,满 人自马上得天下,入城以后,为不忘根本,一般家庭仍会养马,多的有6-7匹,闲着没事就比赛玩,鼓楼赛马场在当时影响颇大,赛马聚拢了人气,推动了鼓楼小 吃的发展,至今鼓楼仍是正宗北京小吃密集之所。
  所谓“要想吃炒肝,鼓楼一拐弯”,虽然那是一家新铺,但能深入民心,可见在老北京人的口碑中,鼓楼与美食是紧密相连的。
  与北京其他商业街不同,鼓楼周边多是斜街,因为它与什刹海相接,不能不因水的走向而改变,但这也成了它得天独厚的资源,形成了这里胡同建筑摇曳多姿的特点,不像老北京其他地方那么横平竖直,一览无余。
  老鼓楼商圈以文明著称,像老天桥那样靠甩片汤话、骂大街为生的,在这里根本不可能生存,即使有民间艺人演出,也多以鼓曲、韵文为主,连说相声的都少。清中期后,汉人非功不得居内城的规矩渐宽松,这也推动了鼓楼商圈的进一步繁荣。
  曾经的北京有多美?看着今天突兀的钟鼓楼,你是绝对体会不出来的,在光鲜的现代建筑映衬下,加上周边破破烂烂的民居,你会觉得所谓传统,不过是现代化的一个巨大的伤口而已。
  不知为什么,研究北京旧城变迁时,人们往往会更多关注宣南文化,以及老北京城墙的消失,却忘掉了,鼓楼是老北京古城风貌损坏最大的区域之一,虽然今天这里的酒吧街等取得了商业成功,成了北京的新地标,但有些遗憾,事实上已无法弥补了。
   鼓楼风貌的破坏,已接近100年,原本地安门城楼两侧有皇墙,为了方便交通,1913年拆除了东侧,西侧则独立存在,显得异常滑稽,1923年,只好将 它也拆除了,至此北皇城荡然无存,今平安大道上尚有“皇城根”的地名,但年轻人已不知它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了。地安门内大街马路两侧,还保留着明代皇城的残 墙,50年代时,它被当成公交车停车场的院墙,因此得以侥幸保留,如今已成了旅游资源,得到了保护,它算是鼓楼一带关于皇墙的最后的一丝见证。
  1955年,为拓宽马路,早已失去城墙的地安门也被拆掉。
   鼓楼由于尚有利用价值,幸运地保存了下来,上世纪50年代时,它被开发为“东城区工人文化宫”,过去鼓楼下的门洞是用来通行的,此时各门洞封闭起来,原 本的过道被开发成展厅、游艺室和阅览室。而钟楼则成了“东城区少年宫”,解放前,钟楼就已经被改造成一家电影院,解放后,电影院仍在,但专门放映科技电 影。到60年代,由于北京建了多家大型影院,这里才不再放电影了。
  老北京有“东单、西四、鼓楼前”的说法,因为当年这些地方最热闹,一般情况下,各种通知会首先在这里公示。解放后,鼓楼成了宣传重地,常年举办各种展览,鼓楼东西侧的围墙也被开发成宣传栏。这种情况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改变。
   由于来往人员较多,导致备用的大钟损毁严重,被人们刻上了诸多“到此一游”的字迹,曾经的繁华流逝,成了摊贩聚集之所,“酒家亭畔唤鱼船,万顷玻璃万顷 天。便须过溪东渡去,笙歌直到鼓楼前”。钟鼓楼,作为老北京曾经的江南,它当年的风采究竟如何,如今我们只能依靠想象了。
  一个城市的现代化, 不免要经历这样的历程:一开始,我们会觉得旧的太多,希望有所改变,加上一点时尚建筑,可加进来了,就会觉得它和旧城是如此不协调,于是我们就会在新建筑 的基础上,继续拆掉老建筑,增加新建筑,终于有一天,我们发现,原来这个城市已经变得到处都是新建筑了,反而是那些老建筑,看上去如此不协调……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鹊巢鸠占的过程,现代化仿佛是阿拉伯寓言中的那只骆驼,它最初的要求无法是把头放进帐篷里,但最终结果是,主人被踢了出去。
  曾经的北京有多美?看着今天突兀的钟鼓楼,你是绝对体会不出来的,在光鲜的现代建筑映衬下,加上周边破破烂烂的民居,你会觉得所谓传统,不过是现代化的一个巨大的伤口而已。
  但如果你想象一下,把故宫面积再乘上几十倍,那样的城市,将是怎样的美轮美奂?但,那实际上就是曾经的北京,老北京城就是一座放大的故宫,但当它无数的门、无数的墙、无数的细节被毁掉时,你再看它时,会觉得它是如此灰头土脸。
  所有的遗憾,已经无法弥补,也无需抱怨,但我们确实失去了一座伟大的城,它是人类历史上唯一经过整体规划而完成的超大型城市,与巴黎并称为世界最美丽的两座城市之一。
  一切有如时光中的灰尘,扬起了,又终于落下。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时间的对手,从这个意义上说,“钟鼓楼·北京时间文化城”的名字,有太多反讽的味道。
》链接
作为报时中心的钟鼓楼
  钟鼓楼是坐落在北京南北中轴线北端的一组古代建筑,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两楼前后纵置,气势雄伟,巍峨壮观。钟鼓楼作为元、明、清代都城的报时中心。
  钟鼓楼是中国古代用以司时的公共性楼阁建筑,钟和鼓原本都是古代乐器,以后才用于报时之用。


   中国古代钟鼓楼起源于汉代,据史籍记载汉代已有“天明击鼓催人起,入夜鸣钟催人息”的晨鼓暮钟制度。唐朝都城长安是一个繁华的都城,其结构实行里坊制, 即以里坊为单位,每个里坊围以城墙,在四面或两面设房门,定时开启。而在宫城正门承天门上设置钟鼓,作为全城的司时中心,早晚根据承天门的钟鼓声开启各坊 门及宫门。被湮没的钟鼓楼清末的鼓楼,两边的店铺还保留着旧时的格局。大钟里的一家人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老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beijingchengnei-5dashichang/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