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地名文化的研究源远流长,它与政治、经济、历史、文化、科学技术等社会各个方面的发展息息相关。地名绝不仅仅是指一个地理空间或行政区域的称谓和命名,而是一种文化现象,是对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一种文化传承,有着深刻的时代烙印,传递着丰富的文化信息。

 老北京地名儿的采用与变迁过程中,始终伴随官方意志和民俗文化的角力、冲突与融合。官方意志在管治和规划某一区域时无处不发挥着其主导命名的权力,这同该区域历代沿袭下来的民俗传统重叠在一起,两者或相融或冲突,更加丰富了地名文化的内涵,进一步拓展了地名文化研究的空间,使老北京地名儿从一个个枯燥、干瘪、死板的称谓,字符和代号,衍生成了一幕幕鲜活、丰满、灵动的历史活剧,穿越时空,挥舞手臂,向我们走来。

 从老北京地名儿看地名文化的传承性

 北京正式成为全国的首都是从元大都开始的。元大都的都城平面为南北长的长方形形状,四周辟门11座。至明朝,北京城共有城门20座,即“里九外七皇城四”,在元大都11门的基础上减去光熙门、肃清门,并将崇仁门、义和门改名为东直门和西直门,此后直至明英宗正统四年(1439年)北京九门名称即正阳门、崇文门、宣武门、安定门、德胜门、东直门、西直门、朝阳门、阜成门,沿袭至今。嘉靖三十二年,北京外城郭修建,新增城城门:东便门、西便门、广宁门、广聚门、右安门、永定门、左安门。1962年,开通和平门。1946年,将日伪开通的启明门(东)和长安门(西)分别改名为建国门和复兴门。

 这些城门的命名或表达着统治者的政治理想:安定、永定、左安、右安:或表达着封建正统观念:丽正、正阳、顺承:或表达着政治教化:文明、健德、义和、崇仁、崇文;或表达着功略政绩:肃清、光熙、平则(贼)、宣武。并且,这种渗透了统治阶级长治久安、兴邦兴国愿望的地名历代传承,沿用至今。

 同统治阶级有着政治理想一样,平民百姓也有着自己的生活愿望。老北京地名也反映着京城百姓的民俗情结。比如祈求幸福平安,盼望吉祥如意,希望福寿通达,期待富贵荣华等等。据统计,在老北京地名中带有“福”这一字眼的名称最多,如多福巷、三福巷、五福里、干福巷、万福巷、定福庄、隆福寺街、纳福胡同等等;以平安、太平为“主题词”的地名也不少见,如平安里、永安里、广安门大街、长安街、太平庄等等;有些地名又与“寿”字相关,如万寿路、寿比胡同等等;不少地名还表达着人们喜悦、祥和、吉利的心理,吉祥胡同、吉兆胡同、同乐胡同、同庆街等等;有些地名预示着年年有余、大吉大利:兴盛胡同、丰华胡同、富强胡同、大兴庄、兴隆街等等。

 由历代沿用下来的老北京地名和出自百姓生活的地名交织在一起,共同推动着北京这座城市的发展与进步,也见证着北京老百姓生活的多彩纷呈和多姿传承,更成为北京文化兼收并蓄、多元包容的表征。

 从老北京地名儿看地名文化的文雅性

 一个小胡同、一条窄巷子,居住的都是寻常人家,叫什么名儿或者不叫什么名儿都是老百姓自己的事情。由此,好多胡同、街巷取名字的时候似乎信手拈来,地名用词跑不出老百姓的日常用语,是什么就叫什么名字,形状像什么就叫什么名字,住着什么户家、做着什么生意也叫什么名字。胡同里住一家经营棺材生意的,这条胡同就叫棺材胡同;胡同里环境差、臭气冲天、蚊蝇遍布,就索性叫巴巴胡同、蝇子胡同;胡同形状两头尖、中间大的就叫嘎嘎胡同;胡同、街道形状像大烟袋的就叫烟袋胡同;死胡同,有进处、无出口,就叫闷葫芦罐儿、口袋胡同。取名求生动形象、直接自然,好称谓、易区别,恶、俗、

贱都不忌讳,将北京人的民俗情结展现的淋漓尽致,将原汁原味的北京地理描绘的栩栩如生。

 近百年来,原生态的老北京地名儿经历过多次官方主导的以“地名雅化”为目标的改革。所谓地名雅化,就是把那些粗俗、恐怖和有辱民族风俗的地名改为比较文雅的称谓,促进地名标准、规范和传承。“雅化”的方式也多种多样,一种方式是尽可能地引入吉祥如意的词汇,例如“闷葫芦罐儿”先改称“蒙福禄馆”,最后定为“福禄巷”;“鸡爪胡同”改称“吉兆胡同”;“王寡妇斜街”改称“王广福斜街”;“打劫巷”改称“大吉巷”,等等。总之,这一改动将“福禄寿”三星全都凑齐了。

 第二种方式是将低档、形而下的东西变成高档、形而上的事物,例如把“猪”变成上档次的“珠”(珠宝)或“竹”(梅兰竹菊),如“母猪胡同”、“老母猪斜街”分别改称“梅竹胡同”和“杨梅竹斜街”,“猪市口”改称“珠市口”,“驴市胡同”改称“礼士胡同”,“哑巴胡同”改称“雅宝胡同”,“张秃子胡同”改称“长图治胡同”,等等。总之,雅化就是要让“下里巴人”摇身一变,成为“阳春白雪”。

 第三种方式是把消极、暮气沉沉的元素转变为积极、朝气蓬勃的色彩,如“棺材胡同”改称“光彩胡同”,“羊尾巴胡同”改称“扬威胡同”,“屎壳郎胡同”改称“时刻亮胡同”,“蝎虎胡同”改称“协和胡同”,“阎王庙街”改称“迎新街”。通过雅化,一切变得积极向上起来。

 第四种方式是降低原来有瑕疵地名的影响力,在不改变老地名的情况下,为附近一个地标赋予新名称,让不喜欢原地名的人多一个选择。如,公主坟、八王坟的地名虽未改变,但在两地建设立交桥的时候,并未直接命名为“公主坟桥”和“八王坟桥”,而是分别命名为“新兴桥”(根据企业名称命名)和“四惠桥”(根据四环与通惠河交叉命名),如此,重新命名的同时也保留下两个地方的历史渊源。

 总之,官方的介入使得“地名雅化”成功实施。但与此同时,人们也会产生不少担忧。民间地名是社会长期发展和演变的产物,它记录了一个区域的历史变迁,反映了一个地域的历史文化特色,也经历着这个区域历代人的生活状况与成长历程,当它一旦被官方地名所“雅化”掉,那这历史遗留的唯一的文化标志将无处可寻,那留下封存的只能是满城记忆了。

四惠桥

四惠桥

 

本文作者:刘阳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老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beijingdimingdelaiyuanheyanbian/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