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的回忆

16六 2015

要说扁豆焖面,我说我姥姥做得京城第一,那是一点都不夸张,好吧,至少是镇崇文 小时候在姥姥家长大,花市路口北粉浆 […]

07十 2014

  等迟到的雕像写作本文的时候,清华园中,一座雕像正举行着揭幕典礼。那是这所著名大学中的第十二座雕像:儒雅的梁 […]

02十 2014

北京东便门那一角古城墙,在风霜雨雪中挺立了八百年。东直门、西直门早已无影无踪。屈居在宣武区高楼大厦下的西便门, […]

10八 2014

“小朋友,小喇叭开始广播啦!嗒滴嗒、嗒滴嗒、嗒嘀嗒—嗒—滴—”。我已经不记得在什么地方,也不记得什么时间,更不记得孙敬修爷爷讲的是什么。但小喇叭陪我度过的那一段美好的时光永远忘不掉。

04六 2014
锦馨豆汁店

豆汁是最传统、正宗的北京小吃,在全国大同的今天,也算是个异数,任您走遍大江南北,豆汁这玩意儿,只有北京有,这平 […]

13十二 2013

抚着路边一棵老槐树,何勇说:“钟鼓楼不会拆,但没有了周围这些老北京,没有了每天早晚飞过钟鼓楼的鸽子和鸽哨,钟鼓楼还能有什么意思呢?”望望正在拆迁中的胡同,何勇又说,“瞧,他们又要把这里弄成大马路,弄得跟郊区似的,又有什么意思呢?”

11十二 2013
钟鼓楼老照片

那 时候我大概上小学,钟鼓楼之间的荷花市场,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一个非常糜烂的声色场所。一排排浅灰色的铁皮房子,无论什么时候去,都能看见醉汉和神头鬼脑 的有钱南方人,本地的小伙子穿着皮夹克挎着妞儿,大波浪烫发黑色健美裤。

03十二 2013

不得不提的那肯定是陶然亭公园,那俩雪山,一大一小,记录了我多少童年啊,雪山对面有秋千,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没了。

18九 2013
王菲窦唯

虽然成名和迄今为止一半的人生都是在香港完成,但能生产出这样一个王菲,也只能是北京这座伟大的城市 ——出身有点来头的门第、长在有机会见世面的大院;给足男人面子却不委屈自己,敢爱敢恨关键时刻更敢混不吝;但对于前途大业却始终明镜儿似的心中有数,于 是既细水长流又风生水起,人生得意须尽欢——这样的经历不知放到多少北京妞儿身上皆准,难怪这个漂泊在外的女儿在故乡拥有无与伦比的人气。

12八 2013
老北京酒铺

和父亲第一回喝酒的事一晃快过去50年了。那间小酒铺早已不复存在,但父亲带我到这间小酒铺的情景还像幻灯片一样,历历在目,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