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北京城做手工“玩意儿”的唐启良老先生如今已是85岁高寿,在北京历史文化名街国子监三十八号开了一个字号叫“盛唐轩”的小店,专营老北京传统的民间玩具,我的思绪一下子被带回到五十年代……

 小时候我不想上幼儿园,每次被送进去又出来,追着父亲跑。幼儿园是在一条胡同里,不宽的胡同口两边摆着一些卖水果小食品和民间小玩具的摊儿。每到这时,爸爸总是把我带到那些玩具摊儿旁,让我选一件玩具。这时,我的哭声便嘎然停止,虽然泪珠还挂在脸上,却被眼前那些五颜六色的小玩意完全吸引了。小摊上有鸡毛毽子,有泥(纸)做的小老鼠,有小彩娃娃,还有大大小小的绒布老虎,小镜子,万花筒,太吸引人了,记得,有一次,我挑了一个有蓝白花的小瓷鸟,里面灌一点水,一吹就会发出啾啾的叫声,我就吹着进了幼儿园。如此的闹剧却是每周都要上演的。我不得不承认,那些小玩具是我儿时的最爱,他们给了我心智最初的启迪。后来,上小学,开有手工课,我常别出心裁地动手做一些小玩意儿。这些小小的创造就取材于我曾经喜爱的那些手工小玩意.是它们潜移默化地熏染了我。

 随着岁月的流逝,那些曾经伴随着儿时欢乐与泪水的小玩具几乎在记忆中消失了,而报纸上登载的消息却点燃了我这些儿时的记忆。真的还能找到这些手工制作的小玩具吗?真的还有人在做吗?

我立刻决定去那小店,去拜访一下那位还在做老北京小玩意儿的唐老先生。

 来到国子监没多打听,很容易就寻到了那家小店。远远的看过去,近人高的“兔儿爷”神气活现地守在店门前,迎接来往过客,门眉悬挂的横匾上,金灿灿的三个大字“盛唐轩“,颇有几分气派。店门是敞开的,店内面积不大,布置得素朴自然。沿墙是木架,房间正中是玻璃展柜,嘿,我小时候熟悉的老北京小玩意儿全都热热闹闹她摆放在这儿呢!你看,这一溜儿大大小小的”兔儿爷”,这琳琅满目的绒布和皮毛玩具,有猫、狗、猴子、老虎、骆驼,还有木制的马拉车,以及让人眼前一亮的毛猴系列–毛猴拉车,毛猴饭馆,毛猴洗澡,毛猴看牙,那些神彩各异,活灵活现的小毛猴全是用蝉蜕和辛夷花粘塑而成,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此外,还有泥做的小驴拉磨,纸木做的金马驹驮着金元宝,一时间,看得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没有见到他们的主人唐老爷子,一问,原来,唐老爷子近年身体不大好,这小店已交给他的女儿唐玉捷管理.

 一张普通的小木桌上散放着店主的名片和介绍材料。我随手拿起一张,名片上写着:北京盛唐轩传统民间玩具开发中心老北京传统玩具制作世家第五代传人唐玉捷。在另一张与名片等大的卡片上这样写着兔儿爷的传说:很久以前,京城爆发了一场瘟疫,大量的人群被感染,无医可治,无药可医。忽听说月亮女神可拯救大家,众人遂烧香求嫦娥的帮助。嫦娥怜悯大家,遣天界的药剂师玉兔下凡为百姓除病祛灾。玉兔或驭马骑鹿,或驭狮骑虎,用红白两种药饼为百姓除病,完成任务后才返回了广寒宫。百姓感激他,尊称他为”兔儿爷”,中秋节的“自来红“和“自来白”月饼即缘此传说。旧时北京城的每个中秋夜,百姓设坛拜月供“兔儿爷“的风俗也由这传说而发端。

 出了店门,正好遇见唐启良先生回来,我说明了来意,老人欣然应允接受采访。

 他家是满族正蓝旗人,靠清政府的俸禄过活,后来清朝衰败了,只能自谋生路,他的曾祖父开始动手制作玩具卖钱,养家糊口。唐家的玩具制作原料,多取自日常生活。如泥、木、纸、毛皮、布头等等下脚料。这些材料成本低,找起来容易。他们常常用纸盔、粘土、木架制作骨架,再用绒布或绒毛布做绒毛玩具的包皮儿。完全靠手工缝制、粘塑。为此,唐家还发明了一些在制作中便于干活的“家什儿”,譬如锯纸片、木头的小锯等工具。凡唐家制作的玩具,工艺都十分精细,做出的来的小老虎、骆驼、猫儿,老鼠,个个传神,栩栩如生,因此得了个”绒布唐”的称号。

 说起唐家的传世玩具,究竟有多少种?如何分门别类,他却很难归纳。因为唐家的玩具不拘一格.又自成一体。种类繁多,又不便分类。只能大致按玩法上分,再有就是按会动的和静态观赏的分。“鼓捣这玩意儿,家里人口多的不会饿死,一个人也不会撑着。”这是唐家祖上留下来的生活信条。唐家几代人就这样活下来。传到唐老已是第四代了!四辈子的手艺,还有这些小玩意儿后边的传说故事,都没有文字记载,也没有留下图纸。全靠着言传身教。唐老是1 3岁跟着父母学的手艺。1 4岁就挑着担子在街头巷尾支摊,卖这些小玩意儿。那时又被人叫做“耍货儿”。有了子女后.唐老又把这门技艺传给孩子们。孩子们就是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孙子、重孙也都是玩这些长大的。”现在,他们都玩塑料的、电子的了。”是啊!年轻的一代恐怕不会再靠着老祖宗留下的手艺吃饭了。

 这两年,盛唐轩的名声大了,许多人慕名而来,还吸引了一些老外经常惠顾。原来老北京的玩意儿现在变成了时尚,变成了解和保存中国传统文化瑰宝的窗口。如今,有文化有知识的唐玉捷成为唐家的第五代传人。接手了唐家几代人传下来的传统手工艺制作的绝技,并制作了大量反映老北京生活风情和具有历史典故的作品。挖掘和丰富了这些老北京小玩意儿的文化内涵,使唐家的这门昔日呈养家糊口的手工活儿,今天走进了艺术殿堂。在一张盛唐轩民间玩艺简介上这样写着:盛唐轩传统民间玩具开发中心是由“绒布唐”第四代传人唐启良与其女儿唐玉捷于2002年创办的,旨在拯救和发展我国传统民间工艺的专业研究机构。唐家的许多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和首都博物馆等多家展馆陈列、收藏、亦被海内外诸多媒体广泛报道。

 

盛唐轩

盛唐轩

离开唐老和他的小店,我心中泛起一阵温暖,并由衷地为盛唐轩的今天而欣慰。我的孩子是玩塑料玩具、电动汽车和电脑游戏长大的,我也久违了街头小摊上的那些小玩意儿.以及那些美妙动人的嫦娥和兔爷儿的故事。而今,却让我重又回到那充满童趣的时光,回忆起那久已逝去的往昔温情。

 本文作者:宁馨儿

 风筝在台湾,现在又慢慢地时来运转,常看见天空飘飞着大小风筝,台北新庄并且举行风筝比赛。放风筝的确也是很好的运动,有提倡的必要。

 在台湾这么热的夏天放风筝,真有点儿怪,老北京放风筝有一定的时候,二月初开始,一直到清明,这段时间,风向最稳,过了清明,季节风来了,便大风起兮黄沙飞了。

在我十几岁的时候,老北京放风筝的风气仍很兴旺。那时候所放的风筝,种类真不少。诸如沙雁儿、软尾巴的、软翅膀的、分节儿的、立体的、人形的和旆子(读如拍子)等等。

 沙雁儿(原则上是大字形)又可分胖沙雁儿和瘦腿子两种。胖沙雁儿最普通,最小的大约五六寸,叫“老躜天儿”,用绵纸做翅膀,用高粱梗的薄皮做架子,彩画得非常精致,用丝线放。这种小玩意儿,每年正月在厂甸儿海王村卖,当场用竹竿挑着放,飞得不太高,很稳,价钱也不便宜。彩画的沙雁儿,从一尺到一丈二的,多大的都有。胖沙雁中还有一种“黑锅底”,它的全身都用黑色画成图案。小孩子看见别人放“黑锅底”,往往在一边喊:“黑锅底,真爱起,一个斤斗折到底!”闹得放风筝的人,急不得,恼不得。瘦腿子翅膀窄,两腿细长,没有太小的,都在三尺上。因为太小了,膀儿窄腿儿细兜不上风。

 软尾巴的风筝,像龙睛鱼、鲇鱼姥姥、黑鱼之类。上半截儿,骨架和沙雁儿大致一样,不过略微改成鱼的样子,安上可以转的活眼睛,下边两只沙雁儿腿改成鱼的软尾巴。金鱼、龙睛鱼的尾巴是里长外短的四分叉儿,鲇鱼、黑鱼的尾巴是一整条儿的,彩画都很漂亮精致,放在天空,长尾巴随风飘动,非常好看。

 软翅膀的风筝,放起来更好看,像大鹰、蝴蝶儿、蜻蜓、蝙蝠等等,这类风筝,肚子是用竹皮儿扎的,翅膀是软的,有的用高丽纸,有的用薄布或纱。老鹰、蝙蝠照实在东西上颜色,蝴蝶则用五彩,放在天空,另有一番生动的趣味。普通风筝,用三根提线(分在等角的三点,栓在骨架的中央部位,然后合在一起,和引线相接),而老鹰只用上下两根,放起来,它在天空打转儿,可以乱真。养鸽子的朋友,最恨它,因为一群鸽子见了它,会乱了群,飞散了。

 分节儿的风筝,就像台湾常见的蜈蚣、龙。这种风筝,在放完以后处理善后很麻烦。当初老北京所放的蜈蚣、龙,两旁的穗子,是用芦花。蜈蚣和龙的分别,是在头上,放起来也分不太清楚,还有把二三尺的小沙雁儿,一个个连接起来,放起来也蛮好看的。

 立体风筝,在台湾还没见过,从前在老北京,有人做成飞机形状的风筝来放,还有放“大门灯”的(大户人家门洞儿挂的灯),等等,也很有意思,有放马桶的,这似乎不太雅观了。

 人形风筝做起来很难,从前在老北京常见的,有福禄寿三星、哪吒.包公、财神爷等等。这种风筝,完全用竹子扎成平面人形,糊上纸或绸,再彩画起来,两旁用彩云、花草、彩带来点缀,借以使两边分量平均,其尺寸最小的非四尺不可,不好放,很容易折斤斗。旆子和人形风筝略同,不过不是人而是什物,诸如丹炉、花盆、古玩一类东西,都很大,四尺以上,放的时候,下边垂几条麻绳,怕折斤斗。

 风筝,由筝字看,是有响儿的玩意儿,所以以前的风筝,稍微大一点儿的,有时背上加一个竹弓,弓上有丝质的带子,在天空经风一吹,就铮铮作响。再大一点儿的风筝,背上背了有锣鼓的架子,架子上有风车儿,风儿一吹,风车一转,拨动得锣鼓齐鸣。还有一种装置,是用一个形似蝴蝶的盒子,里边装上碎五色纸末,盒子上有弹簧,风筝提线近处,拴一根横棍儿,盒子上有个小圈儿,套在风筝线上,它会随风往上爬,爬到风筝附近,盒上弹簧碰在小棍儿上,盒子就开了,把盒里五彩缤纷的纸末撒了出来,随风飘扬,很好看。小孩子们,把五色纸裁成一寸多宽的纸条儿,接成五六丈长,一头粘在一个铁丝圈上,套在风筝线上,也会随风徐徐上升,有的用用过的电报纸条儿,更省事。

 老北京春天风稳,大风筝有时候一直放到半夜,把“气死风灯”(油纸做的大灯笼)用长长的绳子往风筝上系引,风筝在夜里是看不见了,但在下面,听到半空琴声嗡嗡,锣鼓叮咚,只见红灯一点,摇晃飘荡,别有一番风趣。

 关于玩儿的东西,老北京以前都有专家,像“鸟儿文子”、“空竹广子”、“蛐蛐恒子”等等,都是各业专家的绰号,他们全是旗籍中人。当然风筝也不例外,风筝专家是“风筝瑞子”,他的风筝摊儿,摆在平则门大街、锦什坊街北口外西边路南铡刀居大茶馆的抱厦外面,他每年旧历正月底到三月中在那儿摆摊儿。我在十三四岁的时候,在他那儿买风筝,那时他四十多岁,后来我三十多岁了,经过那儿,看见他仍然在那儿摆风筝摊儿,但他须发苍白了。他一年在家九个月设计并糊制各种各式风筝,制造线车子、风筝上的弓琴和锣鼓架子,还有各种丝线、棉线、麻绳等,他准备了三季,只卖顶多三个月。三个月的生意是不是能赚出一年的“嚼谷”?只有天晓得。

 后门大街,有个风筝摊儿,听说摆摊儿的,也是瑞子。西单牌楼的风筝摊儿,据说也是瑞子摆的。我想我若再往东北城儿走一遍,不知能碰见多少“风筝瑞子”的摊儿呢!

老北京风筝 沙雁儿

老北京风筝 沙雁儿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摘自:老北平的故古典儿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old-beijing-kite/

在北京过去,每进了秋季,在街巷及空旷的场所,就可见有人让鸟打弹和叼旗。这项娱乐活动越搞越热闹,冬、春季是它的高潮。此时,上从富户下至一般市民,无不以架鸟为乐。打弹的鸟有“梧桐”、“老面”、“太平鸟”、“灰儿”、“皂儿”。这其中以梧桐和老面两种鸟为首。因为能打弹的鸟必须嘴大,而梧桐和老面的嘴就特别的大。养鸟人选来生鸟用粗白棉线系住鸟脖,白棉线接跟长绳系于鸟架上。养鸟人把小麻籽放在手心上,令鸟吃,并喂些清水,野性已退,听人驯服时,就用手指捏一粒小麻籽,向鸟上下晃动,引鸟注视,使其飞起将食啄去。这个动作熟练后,就把绳子套在左手的小指上,手掌伸直,令鸟落在中指和无名指上。用右手扔小麻籽令鸟接食,这种喂食叫“食座儿”。把“食座儿”训练纯熟后,就只喂鸟水,不给食吃,饿它半天,等急于寻食时,就用右手扔食,左手忽然撤下,让鸟飞起接食,其名为“食起儿”。而后左手架鸟,右手拿个直径约一份五厘的骨质白色弹扔起,左手也将半握的鸟抛起,令其飞起追接。如鸟接住弹衔回,就喂一粒小麻籽。这样训练打弹就基本完成。梧桐和老西打弹都可先接一弹(底弹),而后再接一弹(盖弹)。此时可把系在鸟脖上的线绳解开撇去。为了使鸟飞高,可用手抛起底弹,鸟刚接着,就用一根约二尺长有弹力的软竹片,顶端有个牛角勺,并要有弹簧之“舀勺”向空中抛去,可抛掷二三十丈高空,使鸟接住盖弹。能够驯养这样一只鸟,不仅自己高兴,观者也叫绝。叼旗的鸟有交嘴、黄鸟、麻儿、竹点、金翅。叼旗与打弹不同,弹是动的,旗子是静的,就是将旗子放在一个固定位置,令鸟飞去叼回。鸟叼旗还有开箱叼旗、开盒叼旗和叼核桃。其训练方法基本大同小异。在这几种鸟中以交嘴本事嘴大。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bird-bombs-old-beijing-holding-flags/

        老北京冬天的玩意儿:一,放鹰逮兔

        放鹰逮兔是从清代八旗子弟兴起的,过去习惯都叫放鹰逮猫,因为管野兔叫野猫。放鹰逮兔的鹰,必须是经过驯养的鹰。只有经过驯养的鹰,才不飞跑,才能与养鹰人很好的配合。说训鹰,要先选鹰,每年从处暑节气到立秋,是选鹰的好时候。到鸽子市选头大、嘴尖、肥壮、腿长、双翅大、眼睛有神的当年小鹰,买回来驯养。首先要“熬鹰”,熬鹰就是不让鹰吃饱,熬着它不让睡觉。这是个累活,最少要两个人轮班。鹰实在饿了就少给一点食物,经过两三天的功夫,鹰的体重大减,也特别饥饿求食,这就熬成了。第二步是放飞,开始先用一根长绳拴住它,一人纤绳,一人拿着生肉呼引,引鹰来吃食,如此反复,慢慢拉大距离。最后去掉绳子,鹰就算训成了。

        鹰训好了就可去逮兔去了,一般从白鹭到惊蛰都是放鹰逮兔的季节,不过最佳的时候是立冬以后,地里大白菜一撂,野草都枯萎了,除有的地方对着玉米秸外,别无它物,兔子没有藏身之地。这时候除了北京城,到郊区农村,一帮一帮放鹰逮兔的人很多。熬鹰累,而放鹰好玩,乐趣无穷。
 

        老北京冬天的玩意儿:二,冬养秋虫

        冬养秋虫是立冬时节的古老民俗,是老北京人的最爱,秋虫主要是养蝈蝈儿、蟋蟀、油葫芦、金钟等。明清时期北京盛行养蝈蝈儿,当时养蝈蝈的容器有用草棍或者高粱秸编成的笼子,讲究的要用葫芦。皇室贵族的葫芦多是象牙、楠木或景德镇名瓷御制而成。而民间的葫芦制作也很精细,老北京时专有种葫芦和加工雕刻、经营葫芦的手艺人。葫芦谐音“福禄”,旧京时特别受人喜爱,葫芦再经手艺人雕刻上吉祥图案和词语,如刻上“寿”、“喜”两字,寓意福禄寿喜吉祥之意。有些葫芦上刻有“子孙万代”、“龙凤呈祥”、“鹤鹿同春”吉祥语外,还刻有吉祥图案,这些字与图要在初结成葫芦时就在上面雕刻好使其永不变形。葫芦的盖口同样讲究,用红木做盖,象牙、翡翠做口,盖上也刻有“五福捧寿”、“鱼跃龙门”、“吉祥”以及鹤鸽花鸟等图案。清代皇宫内曾有专门孵育蝈蝈儿、蟋蟀的暖室,养育好的秋虫装入锦囊或精致的葫芦件中供皇帝把玩,还常放在宫宴中助兴。
养蟋蟀也是旧京时人们消闲逸趣的一个乐事,不仅少儿门常结伴去捕捉,养蟋蟀、斗蟋蟀更是一些成人们的嗜好。蟋蟀俗称蛐蛐儿,旧京有“促织鸣,懒妇惊”的俗语,有提醒主妇们在听见蛐蛐儿鸣叫时天气渐凉,该准备过冬的衣裳了。每年的秋分后是捉蛐蛐儿、养蛐蛐儿、斗蛐蛐儿的最佳时机,旧京曾有“勇战三秋”之说。由于清代时官府曾参与斗蛐蛐儿,所以各地名虫云集京城。街巷里经常有很多卖蛐蛐儿和用具的门店和地摊儿。有的虫贩来自外地,也有北京产的蛐蛐儿,永定门外有个叫胡村的村庄,那儿不少废庙、坟地,村里盛产好斗的“铁弹子”、“白牙青飞翅”等有名儿的蛐蛐儿。
 

        老北京冬天的玩意儿:三,溜冰

        北京自古以来就有冬天溜冰的民俗,清代皇帝和王公大臣冰嬉的场所在西海子(积水潭)、太液池(北海)和中海。清代还将溜冰列为军事操练之一,规定每年从冬至到“三九”,在太液池五龙亭前,八旗士兵在冰上竞技,列队前进。当年慈禧太后曾在北海滴澜堂观看王公大臣溜冰和检阅八旗士兵冰上操练。民间入冬,也盛行溜冰活动,当年的冰鞋是木板上镶铁条用绳子捆在鞋底下,这种冰鞋虽然很简陋、原始,但是在冰上面滑动还是很快的,而且还可以做“蜻蜓点水”、“紫燕穿波”等各种优美动作。民间溜冰都在北京内外城的护城河上,每年严寒季节,北京凛冽,而护城河冰面上老少溜冰者却很热闹。冰船是拖床的俗称,长约5尺,宽约3尺,高约2尺,是木料做成,下边竖木条上镶着钢条。上可坐三四人。拉冰船的人双脚用牛皮包着稻草裹着,背套皮带,系在冰船上。拉者先在冰上跑一阵,当冰船如飞地跑起来后,他再到冰船上做一会。如此一阵一阵往前滑跑,别有一番乐趣。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old-beijing-insect-thing-hawk-of-winter-winter-skate/

 
 北京冬天的玩意儿

老北京的小玩意儿-弹球儿

过去北京街巷胡同内,三五成群的小男孩儿扎堆儿在地上玩弹球儿。这种玻璃小球儿是民国初年由饮料汽水发展起来的,汽水瓶子里放入一个玻璃球儿,注入水打上气儿,玻璃球升起塞紧瓶口,后来发展到小孩儿开始玩耍。

玩弹球也有多种玩法,一种“跑海”,也就是俩仨孩子各用一弹球儿,在地上无限地弹,碰到球为赢。二是“下锅的”就是在地上画一个长方格,叫“锅儿”,每个人在“锅”内放一个球儿,码放整齐。距离丈许,画一横线,叫做“杠”,谁弹得离“锅”近就算赢家。输赢也分“真游儿”和“假游儿”,玩真游儿时,赢家就会把所赢弹球儿收为己有,假游的会把弹球退回给输家,我因年纪小手也潮,经常输,所以总是不争气的每次只玩假游儿。弹球儿玩儿多了,球身上会出现裂纹,有残的弹球儿叫“疤瘌”,属于垃圾级别,大家都不愿意要,我则拿“疤瘌”玩“真游儿”,输了也不心疼。

高手们总是能赢一堆球儿,放在兜里哗啦哗啦的响,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老北京的小玩意儿-弹球儿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地址:http://www.beijingmaohou.cn/old-beijing-gadget-play-bal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