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网上流传了一片文章:《作为崇文区的孩子,有些事儿你必须知道》,这在BJDVD论坛引起一波大讨论,老炮儿们都纷纷回忆儿时的崇文。我将讨论与文章一同放出,无论你的记忆在什么年代,它都是崇文,它都是家。谨以此文献给“北京崇文”。

小崇文,到底有多小呢,给大家个概念,分别往东南西北4个方向坐三站地,就到了另外的城区,东边以光明桥为界与朝阳区接壤,西边以天桥为界与宣武相连,南 面以玉蜓桥为界毗邻丰台,北面以崇文门为界割让东城,如果不是有“永外”那么个地方,崇文正好是个正方形。

1. 红桥市场:综合市场,什么都可以买到,但是中国人和外国人不是一个价钱,操着一口地道的北京话就可以比外国人买到的价格低5倍……

2. 龙潭湖公园:划船的好去处,约会最简单的地方,每年庙会都会聚集好多人。

3. “永外”:这词崇文孩子都知道,就是不是混的也得必须听过啊~

4. 崇图:那小破地,自觉性不好的懒孩子的学习圣地,去了会看见就那么几种校服……

5. 天坛体育场:初中体育达标的地方,历史性的拿了30分满分,我的福地,现在据说进去只要花15元,篮球,乒乓球,羽毛球等等的体育设施随便玩,崇文区最廉价的运动场所。

6. 五大重点高中:汇文,50,广渠门,109,11中,勾心斗角的崇文区相对不错的5个高中,只有汇文拿得出手。

7. 跑马场:我小学后面的一片广阔的场地,放学后经常来玩,据说还真有过跑马的,现在变成了停车场。

8. 新世界:崇文唯一拿的出手的商场,据说也是打折打的最勤的商场,一期二期加起来确实不小,打折的时候去还是不错的,青春馆地下和综合馆四层的特卖场总能买到很便宜的东西。

9. soshow:类似西单的地方,没什么新意,比格,麻辣诱惑还是不错的,情侣看电影的好去处。

10. 体育馆路一条街:很有名的体育用品一条街,基本上有名的运动品牌都不是真的,也算是崇文区的体育产业吧……

11. 德云社:德云社的门脸让人很难联系到大红大紫的郭德纲,现在的票价当然也跟着出名疯长,早知道以前的时候就去看一场了…… (这地方归宣武区)

12.自然博物馆:小时候常去的假动物园,想想还是很怀念,现在不要票了,但是去之前必须打电话预约,如果不预约的话还要买临时票20一张。

13. 国家体育总局:崇文区唯一部级单位,也是崇文区仅有的国家机关了,在附近总能看见姚明,刘翔……据我爸等内部人士爆料,曾经要迁到东城去,最后被崇文政府争取保全了,有惊无险。

14. 崇文区文化宫:也叫工人俱乐部,从小学到高中,学校组织看的大片小片,都是在这里看的,比soshow早了不知多少年的电影院,现在叫红剧场,专门演出杂技黑老外~

15. 普仁医院:以前叫第四医院,因为名字不吉利,进去的人好多有去无回的都把责任怪在了医院的名字上,所以改叫普仁,其实改进去的,怎么也出不来,高考体检的地方,因为血管不好找被扎了两次,还有个儿童医院,我记得以前在汇文旁边,现在没有了……

16. 北京体育馆:初中的时候常去,那时来讲,十元一小时有点贵,但是总能和中国篮球队的一起,就隔着一个帘子,还能偷看,有一次巴特走出来,险些被踩死。

17. 天坛公园:曾经一度露怯把它翻译成Tian Tan Park,后来发现老外听不懂,才知道正确的叫Temple Of Heaven,门票15,月票也15,过于明显的黑老外,要是我是老外我就半个月票,玩一次就走,气死卖票的!

18.国瑞城:一个很豪华的小区,现在沿街开了一个很牛的shopping mall 一个又能为崇文挣点面子的大型的购物中心,以后路过崇文门,就看隔岸对打,国瑞城VS新世界。

P.S.各种好吃~

陈寔包子王(安乐林卤煮):卤煮,炒肝,吊子,不一定所有人都爱吃,但是能吃的去他家吃肯定没错~ 包子也不错,人均十元就能吃的很好~(龙潭湖西门往东100米或安乐林路两家)

南门涮肉:传统的老北京碳锅涮肉,调料和肉品都很好(天坛南门)

驴肉火烧:古人云,天上龙肉,地下驴肉,这里是很正宗的驴肉,每次路过都忍不住想买一个带着走(崇文区琉璃井路口北)

王老头炒货:每次去买都要排大长队,还要忍受大妈的加三儿,瓜子和栗子都很好吃,吃上就停不住(玉蜓桥西北角)

满朋轩:崇文吃羊蝎子最好的地方,经常人满为患,每次去必要排队等坐,去之前一定要定位,吃完羊蝎子还可以涮面~ (崇文区永定门外东滨河路11号)

花坛餐厅:这个没吃过,但是因为旁边就是运动员宿舍,所以在那吃次饭能遇到不少体育明星,我基本上每次路过都能遇到篮球队的……(崇文区天坛东侧路50号)

福顺居&名乐岛:廉价唱歌的名乐岛,最便宜的包房24元一小时,对面是吃饭同样便宜的福顺居,酒足饭饱之后过个马路来唱歌,nice~

大王牛肉面:以前就在路边,干净实惠快捷的地方,手头不富裕到这里6块钱管饱,现在搬到了胡同里,还是很不错~

老 林烤串(强烈推荐): 这个神秘人只有晚上10点以后才出来,而且吃的地方还是在天桥底下,在乎环境的就不用去了,去早了能占到仅有的小板凳,9点多的时候就开始有人在那等了, 味道好,量足,而且还便宜,是我吃的最好的羊肉串,老林一个人能记住每个人都点了什么东西,记忆力惊人,我现在天冷还能保持每周去吃一次的恶习,有志同道 合的朋友可以一起,确实好吃~(丰台区蒲黄榆往南400米过街天桥下)

——————————————————————————————————————————

作为崇文孩子,嘚波两句   By penguinpope

龙潭湖公园是真不错,守着这个地方,养小孩就不愁了,遛弯的去处,里面设施俱全,还有个湖夏可划船冬可滑雪,每年还有个庙会,至少这个庙会不全是吃,风俗 表演算是几个庙会里比较全的。印象中过去的庙会在湖中心的石头船总有五子棋大赛或者表演赛,你花1块钱就能和一堆6,7岁甚至更小的孩子对弈,基本是输的 体无完肤,对了,过去那威每年都去,就是那个胖子,当时号称中国五子棋下的最好的,不知道后来怎么发展的乱七八糟的了;
天坛更不用说了,皇家范儿,现在去不如下时候有感觉了,那时秋天进去偷果子吃,大柿子金黄金黄的,甜。天坛建议黄昏时去,一个是游人少了,大妈都回去做饭了,难得一天的清净时候,日落下的天坛有别样风情。
公园..怎么没提东单呢?过去也是常去的地方,印象中有个游戏厅,经常是小流氓聚居场所,小时候去后山偷偷看别人谈恋爱,真有脱衣服摸za儿的,看的青春期的我心神不宁,后来老被大孩子劫钱,不敢去了;
旧时消息闭塞,觉得26中就了不起了,后来在社会上混,发现崇文的教育算个屁,人家都不带你玩。

小时候觉得马克西姆特别神秘,经常看见大鼻子进去,那时进去吃顿饭想都不敢想,现在…现在也从来没去过,这种神秘感就让他保持下去吧。

一看你就年纪小,没去过天坛的土山 By 仲达  
天坛的土山真是我眼瞅着一车一车的给拉没了 By 仨儿 

——————————————————————————————————————————
小崽子写的吧,汇文中学后改的名,那片混的都说26中 By 东大街
————————————————————————————————————————————

早先王老头王赢的炒栗子在榄杆市,那队排的,紧挨着的栗子摊儿刚出锅的都没人买  By 82418

————————————————————————————————————————————

那会儿在幸福大街26号值班,早上起来打完开水,蹬个自行车栏杆市,冬天包子炒肝儿,夏天豆汁焦圈,吃完早点,顺带手买俩糖油饼给同事带上,回去上班。By 工伤干部

————————————————————————————————————————————

豆汁店,最早在栏杆市东南角,名唤锦馨豆汁店,坐南向北,左手边是老崇文区图书馆,正对面是传说中曹雪芹的故居(从未认证过,仅仅因为进门的影壁上的题词 全国独一份儿,与红楼梦内容对应)。后来拆迁,锦馨的牌子不复存在,老职工合伙办了现在的老磁器口豆汁店,又辗转多次搬迁,现在幸存于天坛北门。风光不再 啊。By 抽中南海的人头马

 
不是栏杆,是榄杆,就是过去船上用的榄杆。锦芳不是在现在的搜秀,也不是在前几年的红桥路口,是在花市上二条。 By 仲达

 
好吧,那我多说几个

有还记得磁器口副食店的吗?
有还记得花市新华书店的吗?
有还记得花市邮票公司的吗?
有还记得大食堂(现新世界商场)的吗?
有记得铁辘轳把的关东糖的吗?
有记得桥湾澡堂子的吗?

By 抽中南海的人头马

 
还记得青山居么?还记得花市寰球商场么?还记得磁器口光头卖削面的么?  By 仲达 

 

看来你对磁器口一带很熟啊
1,栏杆市路口曾经有过一个小饭馆,五友局,第一批个体户,就记得包子真香了。
2,水道子的纺织品公司有印象吗?
3,劳保大厦上去过吗?

By 抽中南海的人头马

 

我喜欢吃羊市口里大众电影院对面粮店卖的切面!常在文成文化用品商店修钢笔买文具!
老去逛以前叫“一社”的副食店买东西!和上三条和上四条之间的信托商店买便宜东西,像北京电池厂常有处理电池很便宜,擦手油的铁盒2分!更爱吃锦芳的8分一碗凉粉!  By zyibm 
————————————————————————————————————————————
我奶奶家
 
住在瓷器口和珠市口之间那条街上,叫什么名儿来着?或者那条街干脆就没有名儿?就是23路走那条线儿,我记得23路都是单机,暑假的时候跟家里呆腻了就一张票坐到头再坐回来。。完全不介意没空调
胡同口儿有个什么工人俱乐部,那个电影院基本没进去过,但是门口有个游戏厅,没钱买币,就站旁边蹭着看,一看就是一天。再往那边走好像有个地方叫大顺,买菜买酱豆腐的,然后就是三里河了,不太往珠市口那边去。
我们家老爷子每天走着去26中,说得走半天。说当时邮递员发录取通知书都给免费扯着嗓子喊的,还没拆呢东屋南屋北屋的扔下做一半儿的饭就都来了,特别提气。
从崇文门地铁站到奶奶家的路线当年我是非常熟悉的,过了崇文门菜市场从一个记不住名字的胡同拐进去,然后穿N个胡同,应该就是现在离新世界不远的那片儿。 那会儿还没有什么鸡巴新世界之类的,只记得路对过儿有一个哈德门饭店,那是无限憧憬而不敢奢求的地方。By GAZE

水道子,咱俩邻居啊  By 抽中南海的人头马
你哪条胡同? 我是水道子下车就是,河伯厂东巷,开始还能进车,后来桑塔纳进去都费劲了   By GAZE

我爷爷就在马路对过不远那个什么纺织公司上班,水道子我住过俩地方,最早在崇文电影院对过路南的小门脸里面,只有10平米的一间房,爷爷家住路北电影院旁边。
后来向东搬家1站地,住在纺织品公司西边,幼儿园旁边的那个长长的狭窄的胡同深处。 By 抽中南海的人头马

那我估计跟水道子附近的那几个烟酒小店里弄不好照过面儿,文化宫出来往东边走两步有个摊儿,就在河伯厂胡同口,路对过还有一个小门脸儿,买点汽水冰棍儿什么的我都去那儿,我走路一般就到三里河那个什么文化用品商店 By GAZE

咱俩的轨迹完全一样,我就在河泊厂路口对面那个小卖部旁边的那个,黑了吧唧的特狭长的向南延伸的小胡同深处的某个院子里面住。我还记得电影院西边不远路 南,有一个当时算大的饭馆,卖散装啤酒什么的。其中的四川凉面实在是太好吃了!!!!从那买散装黄酱回家,端着个碗,一路上闻着黄酱那个香啊,用舌头一点 一点舔着吃。By 抽中南海的人头马

————————————————————————————————————————

有点儿意思
我不是崇文的,我东城的,但和崇文还算有点儿关系。
红桥搜秀什么的就不说了,最早的接触是01年那会儿在新世界写字楼上班,有年冬天下小雪全城大堵车那天,我5点出头溜达出来,座地铁倒车回家,第二天才听说那么热闹,那会儿就在崇文。

现在待的地方也离崇文不远,一两站地吧,前几天儿子出生之前,我还和我老婆去过几次文化馆听王玥波,碰上原来天桥乐的一个服务员,在书馆卖茶,连先生重点培养。那么,说起来,05年那阵儿我还有天桥乐的年票呢,每个周末兜二环去挤着听相声。

崇文给人的感觉挺接地气的,实实在在的,平和,虽然不一定本分,但也算是一种善意的狡猾。虽然崇文没什么胡同了,但感觉中,却是传统胡同的人文气息和人际关系氛围,与宣武相比,似乎更偏向于平民气质,宣武,似乎多一些贫民和商贾的风味。
作为外人,也就大概这些感觉,物是人非,一切都还在,但崇文这个名字就没有了,这真是奇怪的事情。By unoneless

宣武不死,崇文永存By 抽中南海的人头马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老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chongwenyongcun/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