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有条中轴线,从永定门、前门、天安门、景山、地安门、鼓楼、钟楼,到德胜门,再南或再北,就出了城了。 当然,这是旧时的说法,现在——远到燕郊石景山,都敢叫长安街沿线。题外话,目前规制上实际不存在一条叫长安街的街道,只有东长安街和西长安街,从东单到 西单。那真是——十里长街风光无限,达官显贵商界巨擘,能人异士此起彼伏,奇闻趣事数之不尽,今天说说鼓楼吧。

 

鼓楼南边是地安门,以前曾经真的有个城门,后来说要重建,再后来不了了之了,鼓楼北面是钟楼,比鼓楼矮一些,鼓楼和钟楼之间是一个广场。我印象中,最早的荷 花市场,就在那里,后来,取缔了,再后来什刹海岸边改造了一下原来的游泳更衣室和体校的部分房间,变成了饭馆,继承了荷花市场的名字。

那时候我大概上小学,钟鼓楼之间的荷花市场,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一个非常糜烂的声色场所。一排排浅灰色的铁皮房子,无论什么时候去,都能看见醉汉和神头鬼脑 的有钱南方人,本地的小伙子穿着皮夹克挎着妞儿,大波浪烫发黑色健美裤。最靠近大门的地方,是卖图画书和玩具的几间小店,东西走向的一排房,其它的几排都 是南北走向的,中间是过道,绝大部分是饭馆,饺子、炒菜、火锅、小吃,回想起来,其实做得都一般,但那是吃饭给粮票的年月啊,来这儿吃盘灌肠儿就是下馆子 了,下馆子——听听!多资本主义呀,带劲!下了馆子再去酒吧间,赶紧麻利儿地给我弄条领带系上。

我们院儿一孩子他妈在荷花市场租了间房卖 饺子,我清楚地记得当时他们家最高档是十八鲜。 三鲜大家都知道吧,竟然还有十八鲜,不禁让人浮想联翩,一直攒钱,但总是还没够就去了,弄个六鲜的解解馋。 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十八鲜是什么味道。 荷花市场早没了,估计这辈子也不会知道了。

荷花市场是鼓楼一带最早的成规模的自由经济,再早,就是胡同口和地安门商场门口的无照服装摊贩和羊肉串儿了。之后,吃喝玩儿乐的场所开始生长,不能说雨后春笋,至少也是有条不紊。

时间太长了,我只能尝试着回忆,方便起见,我只说我还记得的,不分先后,不保证后来是否发生了变化。

先说吃的吧。首当其冲的当然必然果然是马凯,叫食堂也行,叫餐厅也行,是我最早关于美食的记忆。远早于荷花市场,因为它是国营的。那时候我就很奇怪,饭馆儿做出来的菜, 怎么那么好吃。记得第一次在马凯吃饭,是和我妈,好像是出去干什么错过了饭点儿,中午快一点了路过马凯,妈说咱们今天吃饭馆儿吧。点菜可费了劲了,拿着菜单看了几遍,也没下决心,最后看到旁边的桌点了个竹笋肉丝,就也来了一个,两碗米饭。 都三十多年了,还记得雪白的冒尖儿一盘子,勾芡,鲜香爽滑。服务员都是三四十岁的大姐,快到关门时间就直接催人,一点儿不见外。 我可真是细嚼慢咽啊,恨不得拿笔记下来,回去跟同学吹牛逼。先到这儿吧,吃饭去了,还是和我妈。

钟鼓楼说吃

钟鼓楼说吃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作者:unoneless(BJDVD论坛)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clock-drum-tower-said-to-eat/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