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名与时代同步,地名的演绎永远与历史时代的变革同生共灭。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地名的变迁便能反映出不同时代的变迁。关于老北京地名儿的时代性最突出的实例,当数“文革”时期北京地名的变化。

 1966年8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红卫兵”猛 烈冲击资产阶级的风俗习惯》的报道文章。文章说,首都红卫兵纷纷走上街头,到处张贴革命传单和大字报,到处集会演说,向一切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发动猛 烈冲击。一些带有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思想色彩的店铺字号必须更换为具有革命意义的名称,倡议迅速改掉那些毫无政治意义的学校名称。红卫兵们认为 北京是社会主义中国的首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中心,大街上不能有所谓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臭名字,倡议把“长安街”改为“东方红大路”,把“东交民巷”改为“反帝路”,把“西郊民巷”改为“反修路”,把“光华路”改为“援越路”。在红卫兵的鼓动下,王府井百货大楼改名为“北京市百货商店”,“东安商场”改为“东风商场”,“协和医院”改为“反帝医院”,“同仁医院”改为“工农兵医院”。

地名改动最严重时期,要数“红海洋”运动时期。大部分的胡同都加上了“红”字,使得当时带“红”字的胡同一下子激增到了100多条,叫“红日路”的就有27条。除了“红”字街名外,像“革命”、“立新”、“人民”、“四新”等字眼也被硬生生的改入胡同和街道名称中,此外更有“崇文门大街”改称“红旗大街”,“地安门东大街”改称“工农兵东大街”,“长安街西口”改称“社会主义胡同”,另外还有翻身胡同、秋收胡同、红到底胡同、学毛著胡同等等。

 直至1966年12月3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制止所谓“红海洋”的通知》,

 “红海洋”运动的风潮才被坚决制止,但改乱的地名仍旧沿用着。“文革”结束后,随着我国政治和社会生活恢复正常,北京胡同的旧名称也逐渐得以恢复,到1985年,大部分胡同都恢复使用原名,重现了古都的风貌。

 改 革开放之后,北京城市边缘得以不断的扩大,城郊许多的地方也逐渐成为工业区、开发区、经济园、试验基地等等,北京市对这些新建的街区进行整体规划和建设, 其名称大多带有现代、开放、多元甚至国际化元素,富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展现着北京作为国际化大都市的新形象、新面貌和新气息。

 透 过老北京地名儿的变迁,一座鲜活跃动的北京城展现在我们面前:北京是历史文化名城,在这座历史舞台上,有帝王将相的更替,也有寻常百姓的悲喜;有宫廷禁城 的尔虞我诈,也有市井众生的安逸坦然;有国泰民安的富足与繁华,也有动荡不安的颠沛与流离。北京是一个开放的国际化大都市,作为六朝古都,不同地域,不同 民族.甚至不同国度的人都在这儿留下了他们的行踪,不同的语言、文字,不同的习俗、文化都在这儿有过碰撞和交融。到今天,最能说明和见证这一切的就是老北 京地名儿。这也是地名文化的魅力所在。

协和医院

协和医院

本文作者:刘阳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老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dimingwenhuadeshidaixing/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