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每到夏天午后,我们这些孩子都在门洞儿大懒凳上乘凉,有两件牢不可破的事情:一件事是三点多大钩子的煮老玉米的车子来了,一定每人买一个老玉米来啃,不管肚子饿与不饿,老玉米都必须吃;第二个盼想,就是小李子卖酪的挑子的光临,大约四点钟,小李子挑着装酪的木桶来了,进门洞儿,从桶里拿出骰子和骰盆子,我们便把二叔或小舅舅儿叫出来,请他们跟小李子掷骰子赌酪,我们不懂,在旁边呐喊助威,二叔和小舅舅胜了,我们有酪喝,败了仍然有酪喝。
 
那时北平人办个生日或满月,差不多中上人家都在自己家里搭棚找跑街口的厨子,以炒菜面或烧溜白煮应酬亲戚朋友,近亲姑表前两天就来了,每天中午以后,主人也常叫酪铺送一桶酪待客,因为那时候没有冰激凌以及其他冷饮如可乐之类的。
 
骆酪还有几样产品:一种是酪干儿,好像是脱过水的奶,色呈浅咖啡的样子,美味可口,只是甜的要命,吃多了会眼皮发干流鼻血;一种是奶卷,是用奶皮里上馅儿,如豆沙、山楂、枣泥儿,然后切成小段,也很好吃;另一种是“板儿乌他”,大概这个名字来自内蒙古,是用山药泥儿和奶子加糖压成十公分见方,不到一公分厚的板片儿,把用山楂糕片儿刻成的梅花、小人、小马等等的点缀品镶在里面,一层一层地用油纸隔起来。这三种东西,大概都在冬天卖,有点儿冰凌儿,是孩子们所欢迎的食品。这些东西,在当初是高级食品,不是一般人所能吃到的。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摘自:老北平的故古典儿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drunk-cheese/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