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凌晨我做了个梦,后来被闹针叫醒,翻了个身,在潜意识里进行着对这个梦的回味,情感的回味,而不是解析。

是这样的:时间设置是除夕那天的下午,我在一辆蓝色的出租车上,从香港(非常奇怪的是,完全没有语言、场景或者钱币方面的提示,但就是很明确是在香港,不知道为什么)城市中心开向郊区,到了某个下坡路的底部,我拿着包儿下了车,因为司机说他的车不能出区,让我换一辆车。

然后就是等待,等待一辆红色的可以去机场的出租车,许久无果,好不容易来了一辆,竟然水箱开锅了,自然无法前行。 在和修车的司机聊天时,发现我还没买机票,而且据司机说,飞机票很难买,最早的一班飞机到北京也得晚上11点多了。

依然惶惑着等待,天开始黑下来了,手机也快没电了,家在几千公里外的地方,无奈地焦急着,冷汗一后背。

这大概是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有家难归的情绪。

实 际情况是,即便是在外上学的那些年,每年至少也会提前几天到家准备过年的,只有在21世纪初的某年,除夕是在洛杉矶的一个酒店度过的,出差,我记得和当时 的老板在酒店一层的一家韩国餐厅吃了顿饭,喝了一些酒,聊天到半夜,第二天一早八点,步行去领事馆,掐指一算,正是中国敲钟的时候。

但这样的回家的梦,估计出现在很多人的现实生活中,那些买不到卧铺票而席地而坐在列车连接处的人,那些骑着摩托车横穿半个中国的人,那些辗转如北斗七星曲线前进的人,面对几天的团圆热火生活和前后夹击的苦痛,那些回家的梦,让人无法割舍,而又无力面对。

当外面的一切尽不如人意,家就变成了一个可以暂时逃避的安乐窝,虽然仅仅是可以维持几天的一个美梦,但相对难以改变的事实和虚无缥缈的幻想,这似乎是最可期待的中国梦了。

本文作者:unoneless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老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huijiademeng/

One Response to 回家的梦

[顶部]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