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游 虽然带来一些额外的收入,但是它给周边及胡同中的邻居带来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噪音、治安、大量的游客,外地导游对于胡同历史的胡编乱造,我们真的需要这样的“胡同游”么?它是一种直接的迫害,从里到外!

 

普通居民有相当部分是胡同里的老住户。胡同游的兴起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他们的生活节奏。他们不得不被动地适应旅游业给这一地区所带来的变化。一些住户出于生计,也会利用胡同游的客源作一些小生意,不过,这些生意规模比较小,并且没有正规的营业执照,也是政府管理部门重点清理的对象。

 

 在离大金丝胡同33号“奥运人家”不远的胡同口,一些居民摆起了小摊子,向来往的游客展销自己的手工制品和明信片。看摊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她在大金丝胡同住了10年, 目前没有工作。每天早上,她会在胡同口支起摊子,替街坊邻居推销他们手工制作的针织手工品,一般一个要卖八到十元钱。据她介绍,这样的摊子是被工商和城管 禁止的。目前是旅游淡季,工商和城管巡逻的次数比较少,她还可以比较放心地做生意。到了旺季,只要工商和城管的车一过来,她就马上卷起摊子回家,等执勤的 车走了以后再出来继续干。她也曾向居委会和旅游局提出过做“接待户”的申请,但是被驳回了,理由是她住的院子环境太差,而且住户比较杂,不适宜接待游客。所以,她目前只能做这类小生意,赚点生活费。

 

 一些生活在大金丝胡同的老住户对胡同旅游持不同的意见。一些老住户向笔者反映:在旅游开发之前,大金丝胡同在中午都非常安静。自从旅游开发后,胡同就变得非常热闹,甚至很嘈杂。每年的3月 份到圣诞节前是旅游旺季,大批的外国旅游团都会来这一带参观,给他们的生活也带来了一些不便。三轮车队经常将胡同口作为他们停车的地方,道路拥堵的现象经 常发生。外国游客下车后一般会在胡同口停留片刻,与老房子拍照留念。在这种情况下,许多老住户不得不待在家里,避免和成为外国游客的拍摄对象。在北官房胡 同,一些负责维持治安的老人向笔者反映,最让他们头疼的是三轮车。尤其是到了旅游旺季的时候,三轮车成群结队地在胡同里穿行,妨碍了居民的出行。有的时 候,三轮车速度过快,还给一些居民带来了人身伤害。另外,当地住户意见最大的便是噪音。据一些住户反映,旅游团一般都会在上午十点左右抵达胡同,然后去“接待户”家或“奥运人家”吃 中饭。导游讲解的声音、游客说笑的声音、车夫按车铃及聊天的声音混在一起,给其他住户的午休带来不少干扰。另一个噪音源来自附近的什刹海酒吧一条街。为了 招徕生意,许多酒吧门口都装有扩音喇叭,每天晚上七点到第二天凌晨二三点,各个酒吧会不间断地播放音乐,吵得附近的住户不得安宁。有时,一些住户实在忍受 不了,会给城管大队打电话,请他们来整治一下。但是,整治的结果大都是短期的,整治后没过几天,那些酒吧又恢复了原样。而且,由于来酒吧消费的都是一些年 轻人,酒后斗殴事件时有发生。许多老住户表示,现在胡同的治安情况比搞旅游开发以前差了不少。当笔者问胡同旅游给他们有没有带来什么好处时,一些老住户表 示,胡同游开始的时候,胡同旅游与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实惠。当笔者问到是否想申请做“接待户”时,一些年龄比较大的住户表示,自己精力不够、家里平时也没什么人,所以不想参加。还有一些住户表示,现在做“接待户”不如过去实惠。过去做接待,特别是安排游客吃饭时,接待报酬是每位游客45元。现在,接待报酬则降到了每位游客20元,其中的差额被导游和旅游公司拿走了。一些住户表示,忙活了半天才挣这么点钱,实在不划算。

 

 另外,一些老住户认为,旅游公司中许多车夫和导游都是外地人,他们没有在本地长期生活的经验,而且地方口音比较重。他们来讲北京胡同生活文化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用一位老住户的话说:“他们好像知道得比我们还多。”在南官房,一位老住户用两个字来形容导游、车夫的讲解——“胡喷”。他认为,首先,这些导游、车夫绝大部分都是外地人,对本地的文化了解甚少。他们都是通过看书或者道听途说等方式来了解胡同文化的。这种了解是非常肤浅的,没什么深度和新意。他表示:“如果你指着一个胡同人家那些导游或车夫:这个院子过去是什么样,是什么人住,现在是什么人住?他们肯定会被问傻眼。’’有的时候,车夫和导游还会把一些错误的信息传递给游客。一位老住户指着一家门前的石墩告诉笔者,这个石墩是以前清理卫生时从院子里搬出来的,后来,就一直搁在那里。现在,许多车夫都把这块石头当作“上马石”介绍给游客。这位老住户对此十分不屑:“真正的上马石哪是这样的。以前我们院子门口有一块上马石,比这个大多了。但是后来就给拆掉了。这帮车夫根本就不识货。”关于导游、车夫讲的“门当户对”、“武官家用抱鼓石,文官家用方形石的说法’’,这位老住户表示:“我在北京住了60多年了,也没听过这档子事。”另外,住户们透露,三轮车夫中有相当大一部分是私车。他们挂靠在公司名下,给公司交一定的份钱,没有接待任务时就忙着拉私活。一些车夫对外地游客“狮子大开口”,而他们的线路也非常简单,常常是随便转几个胡同就草草结束。老住户表示:“他们(导游、车夫)的文化程度还没有我们高,住的时间也没我们长,哪能真懂得胡同、四合院?与其坐三轮车,还不如自己骑自行车慢慢转悠。’’

 

 另外,老住户们对“胡同人家”也有自已的看法。有的老住户向笔者透露:南官房39号过去只是一个普通的院子,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四合院。大约在10年前,该院子的住户开始翻修院子,成了现在的“四合院”。他向笔者透露了一个细节:南官房39号院子门前的台阶原来没有那么高,是后来翻修时用土特意垫高的。而且,那一家人并不是这儿的老住户,是后来才搬到这儿来的。当笔者问到这个院子在清代是不是三品武官所有时,老住户只说了一句:假的。

 

 关于大金丝胡同33号的院子,一些老住户向笔者透露,那儿过去并不是居民住宅,而是一座尼姑庵,大概是三进的院落,和民居四合院的布局基本相似。1948年,现在住户的父亲买下了尼姑庵,并将其改造成民居。一些老住户还亲眼见到工人从院子里面拖出的泥制神像。老住户们提醒笔者注意一些细节:大金丝33号 院北房的柱子是金丝楠木的,而过去的民居,包括一些高级官员的住宅,都很少使用这种木材。另外,北房的面积比一般的四合院要大很多,而且比一般四合院的北 房高出很多。因为过去北房是用来供神的大殿,里面摆着供桌、神像,所以当然要设计得高大、宽阔。另外,这家住户也是最近几年才搬回来的,并不是老住户。

 

胡同游的麻烦和影响

胡同游的麻烦和影响

本文来源于:曹吉星-中央民族大学硕士论文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老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hutongyoudemafan/

7 Responses to “胡同游”给胡同中的邻居带来的麻烦及影响
  1. 最牛逼的是,他们吆喝:黄包车,做黄包车吗?尼玛黄包车啊!上海叫黄包车好伐,北京特么的叫洋车。//@死按快门的梁的超: 巨烦 拍着拍着照片 突然一大串儿三轮车飘过去了 还有各种吹牛逼的声音!操着一口外地口音说自己打小从这儿长大的!唉!//@欧阳靖飞:转发微博

  2. 最牛逼的是,他们吆喝:黄包车,做黄包车吗?尼玛黄包车啊!上海叫黄包车好伐,北京特么的叫洋车。//@死按快门的梁的超: 巨烦 拍着拍着照片 突然一大串儿三轮车飘过去了 还有各种吹牛逼的声音!操着一口外地口音说自己打小从这儿长大的!唉!//@欧阳靖飞:转发微博

  3. 前两天带朋友逛后海,走到一小胡同里,里面有有个院子,专门做毛猴的,好多人都搭车过来看,是你家吗?

  4. 回复@王乐:那个不是[带着微博去旅行]

  5. 在我眼里和心里胡同早特么没了!


[顶部]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