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我出生在这个城市,成长在这里,大概半个月前,开车经过机场高速的引桥,向东望去,几乎什么也看不见,我对我媳妇说,我是真爱这个城市,但现在真想离开。

我媳妇是甘肃人,半山区,当地产煤,据说地下都快空了,生活简单纯朴。 一条大路贯穿小城,路边一些楼,楼和楼之间的小广场上,有好吃的米皮儿和肉夹馍。 中年妇女们在街上碰到,就拉着手在树荫下说一会儿话,机关和企业都是下午2点半上班,整个小城都会午睡。 我媳妇偶尔跟我说到她的童年,说到地方美食和周边的风景,说到农村的孩子,我就无声地听。

原来回她老家需要在路上花大概一整天的时间,如果坐火车会更长,先到咸阳,然后从汽车站坐3个小时的汽车到她老家附近的一个稍大的城市,然后再从那个城市坐车,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到她家的小城。后来好像修了高速,听说以后还可能有火车,估计就快多了。

然而即便再远,她花一天或者两天的时间,还是可以回老家的。 作为一个本地人,我的老家却再也回不去了。

这可能就是所谓大城市人的悲哀吧,外来的人把这里当作他们的战场,搏杀奋斗,失意了回老家疗伤,得意了回老家炫耀,而生在这里的人,就需要把这里既当成是战场,又当成是家乡。

然而没有家乡在战争中得以幸存,特别是旷日持久无休无尽的欲望战争。所以,我们失去了家乡,只剩下一个战场,那种叫做乡愁的情绪再也无从玩味,人,就变成了单纯的生存机体,人的情感,流逝,流逝。

战场的硝烟看来很难散去了,茫茫的大地上,是茫茫的天空。等到战场在战争高潮中土崩瓦解的时候,他们可以选择归乡,而我们,就会成为永远的过客,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茫茫的大地上,是茫茫的天空,漂浮在中间的,是我们茫茫的心。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作者:unoneless(BJDVD论坛)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mang/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