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自己在北京土生土长,北京这片土地养育了我。本想为北京的建设做点贡献。北京变得越来越陌生,北京城已离我们而去,那么,我能做的也只有把我知道的北京城写下来,以便以后回忆了。

本人出生于黑窑厂11号,当然,现在没了,被压在了四平园小区2号楼的下面,小时候我们院对面有一个小庙,里面住满了老百姓。那个庙就是现在的素食餐厅菩 提缘。其实这个庙叫三圣庵,原来是用来为妓女停灵的。我们知道原来谁家死了人都要在庙里停灵,而且收费巨高。常人春老师就曾回忆说他小时候见过庙里停灵的 价格是15天1万5千元,什么概念呢,当时买一个三进的院子5千元。可想而知其中的暴利。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当时国家对房价的控制比较成功。稍微介绍一 下,停灵的天数是7到49天,停单不停双。就是说你最少也得花7千元。当然了,至于给妓女们停灵的收费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估计也不会太便宜。

再说说我们的黑窑厂,甭跟我扯说是不是窑子。肯定不是。当时朱老四修北京城,需要原料,就在北京建了五大场,分别是琉璃厂、台基厂、神木厂、大木厂再有就 是我们的黑窑厂了。所谓黑窑厂,明代制造砖瓦之所。我在黑窑厂11号生活到92年,那时候我7岁。赶上国家体恤咱们老百姓,非要给我们改善住房,给拆了。 现在我还能记得我们院的木门,跟小朋友在小庙边上玩沙子,在邻居叔叔的吉普车里玩,跟妈妈在院门口用粮票换脸盆,在院儿里用小棍儿挂青苔,到对门哥哥家和 他打游戏机,邻居奶奶家炖完肉拿着小盆给我家送。斜对门叔叔家扎过我无数次的仙人掌。等等,等等。

得了,不感慨了,接着说。这四平园原来叫四屏园,据史书记载就俩字“荒冢”。您明白了吧,呵呵。当然,这也很正常,南城么,本来就是咱穷老百姓住的地方。 甭管以前是什么,有地儿住就不错了。在这里我想给大家正一个说法,就是东富西贵这句话。北京人都知道这句话,但您知道这句话到底说的是那儿呢?您上百度百 科查查,他说“指是北京,东富;明朝时的库房搬迁,看管库房的人监守自盗.这些人靠着盗窃成了富人.西贵:当时的达官贵人为了能方便皇帝的召见,片聚居在 皇城的西边.”您觉得扯么?按他那么说王府井在哪儿,东城。那儿贵?东贵。所以说,他那种说法在我看来是站不住脚的。其实它指的的南城,据所周知,崇文门 是税门,甭管您做什么买卖,来北京城都得从这儿进,从这儿上税。所以这些做生意的人就都在东边住下了,进城方便啊!而西面,也就是我们宣武,当然了,现在 叫西城。西城,西城就西城吧。我们西城南部就是会馆多,那是真多,多到看着都烦,每条胡同里都有不止一个会馆,当然,现在现在大多是看不见了。比较有名的 就是虎坊桥的湖广会馆。所谓臭沟开,举子来。这会馆都是给上京赶考的举子准备的,也就相当于现在的各地考生招待所。这些人考上了那就是官啊,所以说西贵。 说起湖广会馆,现在天天都在上演节目,唱戏的,说相声的,说书的。太多了,您有空可以看看去。这我不说,我要说就说说那个井,您不知道了吧。这井叫子午 井,书上记载是在潘家河沿,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擦,现在准没了,有一次去湖广,突然发现在楚畹园那院子里,我这一兴奋。简单介绍一下就是这井 里的水在每天子时和午时的时候是甜的,其余时间是苦的,怪么,呵呵。不是我瞎编的啊,是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里写的。纪大学士他们家不就在晋阳饭庄边 上么,所以他对那口井的记载还是有可信度的。得了,虎坊桥那边这回不写了,要写就太多了。过。

小时候最爱吃的就是卤煮,我们家北面南横东街有三个买卤煮的,路南面一个,路北面俩,我倒是不挑,那儿的都行。到现在就剩下一个小肠陈了。现在还在,还营业。就是给的有点儿少,不如去凯琳了。随便说两句啊,就东四四条西口还有北新桥的卤煮,算了,不说了。您懂的。

不得不提的那肯定是陶然亭公园,那俩雪山,一大一小,记录了我多少童年啊,雪山对面有秋千,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没了。那会儿秋千排队,玩儿的人特多。边上有 一个大象的滑梯,从大象鼻子上滑下来的感觉,哈哈。嗨,那会儿小,见笑了啊。我的最爱就是在陶然亭里划船,您注意,是划船,不是在湖面上蹬自行车。虽然不 是北海,但也有让我们荡起双桨的感觉。那时候华夏名亭园是要钱的,1块。甭说便宜,我去不起。每次都是翻栅栏进去。其实那里面也没什么,就几座假山,几个 亭子。至于陶然亭的水上乐园,还真没有发言权,基本没去过,我一到寒暑假,那肯定是去石景山,去奶奶家住。那边游泳便宜,模式口东里的游泳池,这么说吧, 在在陶然亭游一次,在哪儿能游一礼拜。而且平时也没人花钱去游,大永河那儿摆着呢,游去吧。这话题到此吧,再说就是石景山了。冬天倒是去陶然亭滑冰,但也 不会滑,就是自己在哪儿出溜。小学时周五下午没课,下了学一班男生到中央岛踢球,现在回去看看这么小一地儿,那么多人,踢毛啊!记得小时候好多人都在中央 岛那桥洞里拿修正液写字,什么XXX我爱你啊,什么XXXxx啊。注:XXX是人名,xx是S and B。等等,现在想想这帮人又无聊又浪费,还破坏环境。

得了,书归正传,咱们接着说,这陶然亭的名字是怎么来的?您百度一下吧,我就不说了。说点儿百度上不好找的。瑶台涮肉,都知道吧,够有名的吧。那这瑶台儿 到底在哪儿呢?怎么您知道,那您准是老北京人,对,就是北门一进去正对着那土坡。呵呵。咱看看《燕京岁时记》里是怎么记载瑶台的“瑶台即窑台,在正阳门外 黑窑厂地方。时至五月,则搭凉篷,设茶肆,为游人登眺之所。亦南城之一古迹也。”搁现在您在上那儿登高远眺一下,您顶多看见“一瓶”。这么一说,还真得回 来再说说陶然亭了,百度说的不全。咱说说,陶然亭在老百姓看来是干什么的。跟瑶台差不多,也是登高远眺之所,只不过不是五月了,是九九重阳节。到那天老百 姓就拿着酒壶来这儿烤烤肉,喝喝酒,吟吟诗。那会儿人也太会享受了。现在人过重阳一般都是“哦,昨天重阳啊,我都不知道!”

行了,先写这些吧,我爱你,我的北京。

本文来自网络收集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老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my-doorstep-beijing/

2 Responses to 我家门口的北京
  1. 大个儿的雪山有一条小道儿,小时候都以能从那条路上山视为NB…

  2. 陶然亭公园平时还能看见耍中幡的


[顶部]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