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冬天的玩意儿:一,放鹰逮兔

        放鹰逮兔是从清代八旗子弟兴起的,过去习惯都叫放鹰逮猫,因为管野兔叫野猫。放鹰逮兔的鹰,必须是经过驯养的鹰。只有经过驯养的鹰,才不飞跑,才能与养鹰人很好的配合。说训鹰,要先选鹰,每年从处暑节气到立秋,是选鹰的好时候。到鸽子市选头大、嘴尖、肥壮、腿长、双翅大、眼睛有神的当年小鹰,买回来驯养。首先要“熬鹰”,熬鹰就是不让鹰吃饱,熬着它不让睡觉。这是个累活,最少要两个人轮班。鹰实在饿了就少给一点食物,经过两三天的功夫,鹰的体重大减,也特别饥饿求食,这就熬成了。第二步是放飞,开始先用一根长绳拴住它,一人纤绳,一人拿着生肉呼引,引鹰来吃食,如此反复,慢慢拉大距离。最后去掉绳子,鹰就算训成了。

        鹰训好了就可去逮兔去了,一般从白鹭到惊蛰都是放鹰逮兔的季节,不过最佳的时候是立冬以后,地里大白菜一撂,野草都枯萎了,除有的地方对着玉米秸外,别无它物,兔子没有藏身之地。这时候除了北京城,到郊区农村,一帮一帮放鹰逮兔的人很多。熬鹰累,而放鹰好玩,乐趣无穷。
 

        老北京冬天的玩意儿:二,冬养秋虫

        冬养秋虫是立冬时节的古老民俗,是老北京人的最爱,秋虫主要是养蝈蝈儿、蟋蟀、油葫芦、金钟等。明清时期北京盛行养蝈蝈儿,当时养蝈蝈的容器有用草棍或者高粱秸编成的笼子,讲究的要用葫芦。皇室贵族的葫芦多是象牙、楠木或景德镇名瓷御制而成。而民间的葫芦制作也很精细,老北京时专有种葫芦和加工雕刻、经营葫芦的手艺人。葫芦谐音“福禄”,旧京时特别受人喜爱,葫芦再经手艺人雕刻上吉祥图案和词语,如刻上“寿”、“喜”两字,寓意福禄寿喜吉祥之意。有些葫芦上刻有“子孙万代”、“龙凤呈祥”、“鹤鹿同春”吉祥语外,还刻有吉祥图案,这些字与图要在初结成葫芦时就在上面雕刻好使其永不变形。葫芦的盖口同样讲究,用红木做盖,象牙、翡翠做口,盖上也刻有“五福捧寿”、“鱼跃龙门”、“吉祥”以及鹤鸽花鸟等图案。清代皇宫内曾有专门孵育蝈蝈儿、蟋蟀的暖室,养育好的秋虫装入锦囊或精致的葫芦件中供皇帝把玩,还常放在宫宴中助兴。
养蟋蟀也是旧京时人们消闲逸趣的一个乐事,不仅少儿门常结伴去捕捉,养蟋蟀、斗蟋蟀更是一些成人们的嗜好。蟋蟀俗称蛐蛐儿,旧京有“促织鸣,懒妇惊”的俗语,有提醒主妇们在听见蛐蛐儿鸣叫时天气渐凉,该准备过冬的衣裳了。每年的秋分后是捉蛐蛐儿、养蛐蛐儿、斗蛐蛐儿的最佳时机,旧京曾有“勇战三秋”之说。由于清代时官府曾参与斗蛐蛐儿,所以各地名虫云集京城。街巷里经常有很多卖蛐蛐儿和用具的门店和地摊儿。有的虫贩来自外地,也有北京产的蛐蛐儿,永定门外有个叫胡村的村庄,那儿不少废庙、坟地,村里盛产好斗的“铁弹子”、“白牙青飞翅”等有名儿的蛐蛐儿。
 

        老北京冬天的玩意儿:三,溜冰

        北京自古以来就有冬天溜冰的民俗,清代皇帝和王公大臣冰嬉的场所在西海子(积水潭)、太液池(北海)和中海。清代还将溜冰列为军事操练之一,规定每年从冬至到“三九”,在太液池五龙亭前,八旗士兵在冰上竞技,列队前进。当年慈禧太后曾在北海滴澜堂观看王公大臣溜冰和检阅八旗士兵冰上操练。民间入冬,也盛行溜冰活动,当年的冰鞋是木板上镶铁条用绳子捆在鞋底下,这种冰鞋虽然很简陋、原始,但是在冰上面滑动还是很快的,而且还可以做“蜻蜓点水”、“紫燕穿波”等各种优美动作。民间溜冰都在北京内外城的护城河上,每年严寒季节,北京凛冽,而护城河冰面上老少溜冰者却很热闹。冰船是拖床的俗称,长约5尺,宽约3尺,高约2尺,是木料做成,下边竖木条上镶着钢条。上可坐三四人。拉冰船的人双脚用牛皮包着稻草裹着,背套皮带,系在冰船上。拉者先在冰上跑一阵,当冰船如飞地跑起来后,他再到冰船上做一会。如此一阵一阵往前滑跑,别有一番乐趣。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old-beijing-insect-thing-hawk-of-winter-winter-skate/

 
 北京冬天的玩意儿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