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北方,有所谓“四大门儿”,四大门儿包括“胡黄白柳”。所谓“胡”是指骚狐;“黄”是黄鼬;“白”是刺猬;“柳”是蛇,俗称“长虫”。这四种东西,不迷信的人,见了它们吃饭维持生活。我们北方有关“四大门儿”的传说多的是,都是说的有眉有眼儿,不由得你半信半疑,听起来胆儿小,寒毛直竖,身上起鸡皮疙瘩。
 

时序蛇年,咱们就说说有关“柳”这一门儿的故事,先讲一个从前北平家喻户晓的故事。

 
听老人说,从前北平某处有一个寡妇,带一个七八岁儿子生活,寡妇为蛇所祟。每天晚上,一条大蛇,从窗户,钻进妇人的卧房,和小孩的妈同眠。日子久了,孩子在外面,常听见有人在他前前后后说不好听的话。有人指着他说:“这孩子的爸爸是长虫。”有人说:“这孩子的爸爸死了,他妈妈姘上一条蛇精。”这孩子已经八九岁了,懂事了,听在耳朵里,痛在心里,于是暗中有杀蛇的心思。他存了点钱,买了一把切西瓜的大刀,观察好了蛇的出来进去的地方。一天,在破晓时分,东方将白,他就爬出来拿刀等在窗口儿,聚精会神细听动静。不久,他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以为蛇将要出来,乃高举西瓜刀,蓄势以待。可以蛇也聪明,它先把头慢慢伸出一点,张望张望,它看见外边有人,于是猛往外一窜,打算逃之夭夭。在他蹿的时候,小孩子手起刀落,满了一步儿,没砍中蛇头,只砍下一尺多长的一条蛇尾巴。
此后,蛇永远也不敢来了,可是孩子妈妈,对孩子非常惭愧,对蛇又非常怀念,不久郁闷而死。邻居帮孩子把他妈埋葬在北平西郊。这条没尾巴的蛇,每年在旧历七月十五之前之后,必到坟上去祭拜。在它去的这一天,下午四五点钟,北平一定有一阵狂风暴雨,掠空而过。有一年风雨特别大,竟把南城外虎坊桥万寿堂饭庄庭院的铝铁罩刮进了宣武门大街。北平人传言,这场风雨是禿尾巴老李上坟。禿尾巴蛇姓李,这个姓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哪位先生给它冠上去的。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摘自:老北平的故古典儿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old-beijing-said-the-snake/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