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明儿癸巳年【蛇年】七月初一,立秋。

打小最喜欢这阵儿,有肉吃!上稻香村买点猪头肉,弄个酱油蒜汁沾着吃,香~~~~~。现在生活条件好太多,平时想吃什么吃什么,内种期待的感觉没有了,甭管吃什么反倒无味了。

早立秋冷飕飕、晚立秋热死牛,今年是16:20立秋,最少还得热40天,熬着吧。

所谓一夏无病三分虚,贴秋膘可是咱老北京很重要的讲儿,吃肉!把夏天失去的膘重新补回来。满人进京以后流行吃烤肉,比较有名的:后海银锭桥烤肉季、宣武门内烤肉宛、天桥的烤肉王。穷点的百姓人家就炖肉、烧鱼、炖鸡、自制酱肘子。还有解馋吃爆肚的,一年一回撮烤鸭的。

老时北京还有“尝秋鲜儿”的习俗,秋后新粮食一上市,甭管着不着急,各家儿都去买点,抻点面条吃炸酱面,熬个棒渣粥,蒸个包子什么的,吃的就是个新鲜劲儿。

立秋这天还得秤体重,跟立夏这天一比较,瘦了的叫“苦夏”,出那么多汗没几个不瘦点的,这就给贴秋膘很好的理由,甭管那么多,先解解馋吧!
 
立秋

立秋

本文作者:兆志毛猴

火神是我国民间信仰之神,俗称“火神爷”。据《史记·楚世家》考之:“重黎为帝喾高辛氏之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日祝融。”后百姓为之纪念,奉为火神。据说,祝融生日为六月二十四日(有说为六月二十三日者)。凡有火神庙之处,于是日开庙,接待香客。有庙会的则称为“六月庙”。民间有吃素一天者,名为吃“火神素”。谓可得火神之护佑。

 

 祭祀仪式尤以每年正月的最为隆重。老北京四郊农村大都举行“社火香会”,如狮子、龙灯、高跷、秧歌等,演乐酬神。供奉以纸扎成的火神像,称为“火神爷驾”。人们信仰非常虔诚,恭敬谨慎。去冥衣铺求裱糊匠扎糊火神爷称为“定驾”。火神爷的形象为道家打扮。身穿大红道袍,头戴鱼尾金冠。左手执红火葫芦,右手执红烈火剑。面色火赤,红短须髯,赤眉红眼。乃是根据小说《封神演义》而来。姜子牙斩将封神,封妖道罗宣为“南方三炁火德星君正神”主司火部。火神爷驾糊好后,前去取回,称为“请驾”。请回安放在一定处所,设供焚香,称为“安驾”。人们纷纷前往驾前烧香礼拜,称为“参驾”,以求一年的顺利。香会扮好装后也先到驾前参驾,然后才能表演,先表演酬神,后再沿街走会。直到最后,于晚间抬起火神爷驾,称为“送驾”.由香会鼓乐旗幡前导,群众簇拥,送往村外,一齐在驾前跪拜焚香、诵表,祈祷一年丰收吉庆。然后举火焚化。此时鞭炮齐鸣,鼓乐喧天,歌舞大作,名为“发驾”。

 

后门桥边的火神庙

后门桥边的火神庙

本文作者:(常人春)

“老爷”,特指蜀汉关公。封建时代朝野臣民对其均至为崇拜,尤其是明、清以来,关公被进一步神化,说他是“汉封侯,魏封王,明封大帝;儒称圣,释称佛,道称天尊”。明廷谓世祖北征,蒙关公领战而得胜,故明万历四十二年十月,关公被敕封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震天尊关圣帝君”。据说“清季每遇战事紧急,曾得关公相助”。因此,满人称关公为“关玛发”(满语爷爷或老爷),为表崇敬感恩,从不直呼其名。清代,京师满汉官民人等均称关公为“关老爷”,简称“老爷”。老爷既是“护国佑民”武圣神灵,又是“义”的表率,商家一向标榜“以义为利”(“义”是手段;“利”是目的),故关公又被商家尊为“利市财神”。

 

关帝全家福图

关帝全家福图

相传旧历六月二十四,为关圣帝君诞辰,民、商均有规模不同的祭礼,谓之“祭老爷”。上层府第,家堂即有常年供奉的神像或神牌,届时供以酱猪肉一方,鲤鱼一尾,雄鸡一只,白酒一大斝(音jia,古代一种盛酒的器皿)。一般人家则临时去香蜡铺,请“老爷马儿”一份,上印有关帝、关平、周仓之像,上题“威显灵感关圣帝君”字 样,供以白煮肉。商家则供以猪肉、羊肉各一方,鲤鱼一尾,烧酒三盏(以火点燃),馒头三碟,如正月初二祭财神之仪。祭时,住户由家长上香主祭,依家族尊卑 长幼次序行三叩首礼。铺户由掌柜的上香主祭,伙友随行三叩首礼。请香根后,于院内或当街将神马儿、钱粮(元宝、黄钱、千张)焚化,并燃放鞭炮,与新年无 异。

 

本文作者:(常人春)

马王为民间普遍信仰之神,其由来甚古。《周礼·夏官》注:“马祖天驷也。”马王上应天星,所谓“天驷星”即二十八宿之“房日兔”。《燕京岁时记》:“马王者,房星也。”据《周礼》所记,国家掌祀之官四时祭马王,载于祀典。因马王为掌马之神,故马王之信仰很普遍,以求六畜之兴旺。而民间俗称“马王爷”,传为西汉之金日碑(音di)。他字翁叔,乃匈奴休屠王之太子,随昆邪王降于汉。身高8尺2寸,貌甚威严。武帝拜为马监。迁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后世民间奉为马神,称之为“水草马明王”。原北京广渠门内,供奉其像。西珠市口煤市街口内亦有大小马神庙。西郊有马神庙村。其神像则三眼四臂,狰狞可怖。作将军装束,手执一神牌,上书“水草马明王”。有的书“工正王出”,不知何意。

 

每年农历六月二十三,京城内外之骡马夫役聚集宴会,以祭马王。祭时用全羊,不用猪。据说马王爷“在教”,不享用黑牲口肉。是日,出车在外的骡马大车也都下店休息一日。有骡马驴的户,牲口也都休息过节,加好草好料,主人也都给马王爷烧香上供,大吃一顿。全北京市的大车店是日无不生意兴隆,骡马大车纷纷下店。店里也设立“水草马明王之位”,焚香供养,很是热闹,有的还给骡马换配新缰绳-新笼头,新鞍辔,新门缨等,所以马具店也是门庭若市。是日骡马车价昂至数倍,向客婪索,名日“祈福钱”。

 

马王爷

马王爷

旧京满蒙旗人多善骑射,凡蓄养车马者,循例于六月二十三祭马王爷。届时,请“水草马明王”神马儿一纸,黄钱、元宝、千张等敬神钱粮全份,小双包或大双包(羊油制作的红蜡)一对,高香一股,以及烧羊肉一方,鲤鱼一尾,雄鸡一只,白酒一斝(音jia,古代一种盛酒的器皿)。由用马者(马的主人)上香,饲马马夫随礼,俱行三叩首。礼毕,焚神马儿、钱粮于庭院的生铁钱粮盆内。然后分享供品,聚餐一顿。

 

本文作者:(常人春)

门头沟的采煤业,据一些文献记载,始建于明代以前,距今已有六七百年的历史了。明代以后,这里的产煤日益受到人们的重视,采煤业逐渐地发展起来。

 

20世纪40年代,门头沟的私营煤窑有100多家,其中私营煤窑除中兴、宏顺两窑为机采外,其采均为人工背、拉采。解放前夕门头沟由城子村往西至天桥浮10多里的长沟南北山腰和山脚下,有私营小煤窑300多座,当时有窑工(矿工)1万多人。

 

在门头沟的圈门外,有一座“窑神庙”。庙里的两间大殿内供奉一位黑脸文官泥塑神像,即窑神。殿内无一配神。解放前在很长的时间中,每年的腊月十七为窑神的诞辰,这天在门头沟的祭窑神,比过春节还要隆重。民初以后门头沟曾有过私营煤窑的联合组织,先后称“公议局”、“道工局”、“窑业联合会”等,1942-1948年解放前夕称“门头沟煤矿业同业公会”。 不管什么名称的存在,每年的腊月十七都有祭窑神的盛典。参加这天盛典的除公会的理事、职员等外,各煤窑的经理或代表要参加,当地的地方长官被邀请参加。这 天的早晨,在窑神庙大殿内窑神塑像前供上猪牛羊三牲祭品等,举行虔诚的焚香祭神仪式。祭过神后,凡参加祭神的人员要摆上丰盛的酒席,共餐一顿。其开支由煤 矿业同业公会分配由各煤窑分担。

 

窑神庙

窑神庙

腊月十七的前几天,门头沟所有的私营煤窑,都置备好了“节货”,这天的早晨各窑都要把杀好的猪、羊、鸡、鸭等和准备的“钱粮”、“纸码”和一份“天地之神、土地之神、增福财神、管山之神、煤窑之神”各神的水彩画像码,在窑口摆桌供好举行祭祀,全窑人员参加。这天各煤窑也要大摆酒席,请来“山主”,“旧业主”,及与窑上有关系的人员和本窑的经理、职员,窑下的大、小“作头”、“掌头”等人员共餐一顿。当时往城子火车站煤栈运煤,大部用驴骡驮运,赶驴骡的人也随着吃一顿。但背煤的窑工没份。

 

1948年随着门头沟的解放,窑神庙的窑神不知去向了,数代传统、隆重的祭神仪式,也只留下历史资料。

 

本文作者:(陈雷)

旧 时,出东便门乘上游船顺流而东,过了庆丰闸,登上黄泥之坂,俯览运河之水则奔流汹涌,势如万马奔腾。回忆清代漕运之时,河中米船似蚁,帆樯如林,沿岸粟米 堆积如山,称得起是物阜民丰,家饱户饶。若乘船于此东下,渔歌水声不绝于耳,野趣盎然,于柳荫深处,闻有锣鼓市声,此即当年鱼肥米贱的高碑店到了,人们多 舍船从此上岸。

 

高 碑店历年于旧历五月初一至初五,农民演酬神戏于天仙官前,庙祀天仙娘娘、子孙娘娘、关圣帝君、龙王等神。庙宇宏敞,坐于高台之上,阶数十武,居高临下,坐 北朝南。戏台则以黄土堆筑而成,高度与庙基相等,上以芦席为棚,四周以乡间大排子车支辕埋轮而环之为界,观众须立于界外观赏。其外围乃是赶档子的行商小 贩,售卖应时小吃、冷饮。

 

高碑店漕运庙会

高碑店漕运庙会

庙会期间,每天演戏分为早晚两班,中午休息,名为“休中台”。这时各村朝香香会乃击鼓鸣征献艺于神前,此即香会中的“打中台”。神殿之侧支一席棚,棚前风旗高悬,榜日“普结良缘”。此系本村善男信女集资办的舍茶所。据说,迢迢五日,所费不少,皆为周村农樵渔子所摊。至于所唱的酬神戏,无非是“跑大棚”的“梆子腔”等小戏。只有遇有特大丰收之年,才到城里请“大戏”(京剧)。说是酬神,实际上,不过是五月麦秋的丰收之庆,人们托言于敬神而已。

 

本文作者:(常人春)

明朝初期,建文帝继位后,他接受了太常卿黄子澄等人的建议,决意“削藩”以巩固其统治。盘踞在北方的燕王朱棣对“削藩”极为不满,且早有反迹。他在给朝廷的奏折中有说北京是“泥锅造饭斗量柴”的话。燕王朱棣虽然是借“削藩”之事发动了“靖难之役”,最终取代建文登上皇位,但他所说的“泥锅造饭斗量柴”确是实情,反映了当时北京人民的真实生活状况,并且“泥锅造饭斗量柴”的生活方式还延长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泥锅”就是现在人们所说的沙锅。沙锅是用陶土和沙烧制成的,大些的也叫“沙篮子”。 这种锅比铁制的价钱便宜,而且不与酸、碱起化学变化,是大众化的生活用具,因此除达官贵人之家,普通的老百姓都是用沙锅做饭。沙锅的产地历来是在京西农 村,进北京城卖沙锅的也大多是京西农村一带的农民。今天的北京市丰台区王佐乡和长辛店乡还有两个自然村叫沙锅村的,就是由于村中历代有人烧制沙锅而得此村 名。王佐乡的沙锅村当地人俗称大沙锅村,长辛店乡的沙锅村俗称小沙锅村,以此互相区别。两村相距15里。随着时代的发展,普通老百姓现在也不用沙锅做饭了,只是用小沙锅有病时熬煎中草药。小沙锅村已不烧制沙锅了。只有大沙锅村烧制沙锅延续到20世纪70年代,后来村办企业将烧制沙锅的工艺技术扩大到烧制炉瓦及耐火土、耐火材料等。

 泥锅造饭斗量柴

“斗量柴”就是指煤炭。北京的煤炭开采与使用可以追溯到八九百年的辽金时期。元代有了很大的发展。《元一统志》载:“出宛平县西四十五里有大峪山,黑煤三十余洞。”这些煤洞多为官办,也有寺院经营的,是大都宫廷和市民主要燃料来源。元代,大都居民用煤取暖做饭已较为普遍。明代京西的煤窑更是比比皆是,更主要的是民窑大量出现,大有取代官窑之势。当时北京百万之家皆以煤炭代薪做饭取暖。清代乾隆年间,京师西山煤窑16座,宛平煤窑117座,房山煤窑140座,共计273座。这些煤窑使得北京居民用煤“未尝有匮乏之虞”。过去煤窑出煤不以斤论算,而是以斗计,一斗50斤。因此“斗量柴”就是这样来的。

 

“泥锅造饭斗量柴”真实地反映了当时老北京人的生活。

 

本文作者:(刘仲孝)

过去北京一进旧历腊月,城内和四乡八镇的人们就忙着采购年货,店铺也都跟着忙了起来。到了年三十这天,有钱的人家,该买的都已办齐,因之,大多数店铺已没什么买卖可做。可是当铺,澡堂、小酒馆、茶馆等,却更加忙碌了。

 

老北京有句俗谚“要命的关东糖,救命的煮饽饽”(北 方把煮饺子又叫煮饽饽)。所谓要命的关东糖,是指从腊月二十三糖瓜祭灶起,有钱人对穷人的逼债也就开始了。从此,一天紧逼一天,直到年三十。负债的人,有 的被逼得进当铺,典当衣服什物;有的跑到澡堂、小酒馆茶馆去躲债。在平日,当铺开门晚,关门早,可是在年三十,它通宵营业,专等穷人来“跳火坑”。年终洗澡是人们的习俗。就连那整年不洗澡的人,也要在年三十前洗个澡,洗去一年的污积,洗去一年的“不吉利”。《帝京岁时纪胜》记有:“岁末斋沐,多于二十七、八日。谚云:‘二十七,洗疚疾;二十八,洗邋遢。…在年三十夜去洗澡的人,有不少是去澡堂躲债的。崇文门东晓市大街路南有个茶馆,解放前人们都叫它“避难馆”。这些在澡堂和茶馆躲债的人,眼睛盯着墙上的挂钟,耳朵听着外边接神的爆竹声,心里盼着人们快一点吃上年三十的煮饽饽。过去的规矩是年三十夜,人们吃上煮饽饽,要债的就暂告一段落了,躲债的人,也就可以回家过年去了。

 

当铺

当铺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作者:(王永斌)

本文地址:http://www.beijingmaohou.cn/year-30-of-the-busiest-shop/

《北京文物报》1998年第2期载王东坡先生文《正月初二接财神》,拜读之后,童年往事呈现眼前,今漫忆之。

 

北京民俗,认为农历除夕之夜诸神下界,当然,财神亦不例外。除夕前,一些印刷作坊早已印好财神码儿。其上有财神半身像,头戴乌纱,白面长髯,手抱牙笏,两旁有聚宝盆和摇钱树,并书“增福积宝财神”字样。系毛头纸木版印刷,略饰彩绘,极为粗糙。一些贫寒儿童以极低价格趸来,于除夕之夜沿街叫卖,以获取微利。

 

除夕黄昏后,已正式进入过年的高潮。“送财神爷来啦!”此伏彼起,夹在阵阵爆竹声中不断传来。财神系幸福和财源的主宰,是广大百姓众望所归之神,断无拒之门外的道理,于是有送(卖)必接(买),失之必悔。除夕一夜多者可接(买)到十来份,是为接财神。

 

祭财神

祭财神

财神接到后,集中供于神龛,每日三遍香。两天后,正月初二上午全家拜祭,燃香烛,放鞭炮,并将财神码儿与金银纸元宝等共焚化之,谓之祭财神。

 

传说中的财神通常有三位。首座财神为关公,因其系刚正忠义第一人,另有文财神比干丞相和武财神赵公元帅。据传,赵公元帅系回民,头戴铁冠,黑面浓须,手执鞭,跨黑虎,英武威猛。故祭财神供品仅用活鲤鱼一条,羊肉一方。“余”谐音,寓意“吉庆有余”和“年年有余”也。“鱼,羊”成“鲜”字,表示来年必发新鲜之财也。

 

从财神码儿看,接来的全系文财神,但居民认定财神是回民,故供品中禁用猪肉。祭罢财神,中午全家食羊肉馅馄饨,名为元宝汤,以讨吉利。广安门外财神庙亦于是日开庙,游人如织,香客云集。

 

总之,是农历除夕夜接财神,正月初二祭财神。《燕京岁时记》载:“初二日,致祭财神。”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作者:(董宝光)

本文地址:http://www.beijingmaohou.cn/fortune-and-sacrifices-the-god/

“捻转儿”在这里不是动词,而是一种食品,过去北京地区尤其农村爱吃这种食品。清人潘荣陛在其著作《帝京岁时纪胜》中的“五月”(时品)里有记载:“小麦登场,玉米入市,蒜苗为菜,青草肥羊。麦青作撵转,麦仁煮肉粥。”此处用“撵”字似不妥,用“捻”好些,为“搓成像绳样的东西”之意。

 

过 去每年麦熟割麦之前,农民到麦田中用剪刀专剪发青的麦穗儿,黄的不剪。剪下之后弄到家中放在大柴锅中炒熟,铲出来放进大笸箩中使搓板搓下麦粒,再用簸箕筛 出麦芒儿、麦壳等物,留下熟麦粒。将麦粒背到磨房中套上牲口用石磨研磨,石磨中间的缝隙不是像往常磨面时流下的是面粉,而是流出丝丝青麦条儿,随着石磨转 动,淡青色的“捻转儿”缕缕流出,情形煞为奇特。一时间满街筒子弥漫的都是麦的清香,久久不散。那滋味,没吃过的人是体味不到的。

 

捻转的吃法是放入碗中再浇上蒜汁、醋、葱丝儿,’主要的是稀黄酱等佐料,拌匀,食之口中醇厚诱人的麦清香无比绵长,使人吃完一碗还想再吃第二碗。

 

捻转儿的原料以小麦为最佳,但过去农村小麦种得少,农民怕糟蹋可惜。常以稍次之的大麦或亚麦做原料,味道比小麦差不了多少。

捻转儿

捻转儿

 

我 记得解放后的农业合作化之前,北京农村各地尚有食捻转儿的习俗,合作化之后没有了。因此我大约也有四十几年没吃到这种应时的节令食品了。然而我想,现在广 大城市、农村吃粮都不犯算计了,人民的生活水平都普遍提高了,吃腻了大米、白面,若是绝迹多年的捻转儿节令食品再度出现肯定会受欢迎的。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作者:(刘仲孝)

本文地址:http://www.beijingmaohou.cn/may-twist-t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