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五瑞图是旧时一种吉祥题材的国画,不知出于何时何人之手笔,而于清代流行于北京一带。画面所画为五种祥瑞之物,即椿树、萱草、芝兰、翠竹、盘石。椿树高年,比之为父;萱草忘忧,喻之为母;芝兰号称“君子秀”,譬之为子;翠竹生于细笋,“孙”、“笋”二字同音,借用为诸远孙;而竹又有“节节升高”及“虚中劲节”之德;盘石则比喻家庭和美无争,基础有如磐石之稳周。此五者象征家庭之祥瑞,故题为“五瑞图”,为画家行笔命意。

 

旧时,五瑞图多用做馈赠亲友的礼品,以示祝贺、赞美之意,贺其数世同堂,子孝孙贤,德行操守,礼让家风,以后此画为年画所采用,木刻、石印皆而有之,成为年画里的一个重要题材。20世纪50年代后,此画已成绝响,已多年不见,至于其内容与意义,亦不甚为人所知。

 

歲朝五瑞圖

歲朝五瑞圖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作者:常人春

本文地址:http://www.beijingmaohou.cn/five-reit/

“打会”这个词,现在60岁以下的人绝大多数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在60年以前,在北京城区、郊区一些大乡镇,一年到头每月都可以见到一位春秋冬季穿长袍、夏季穿青裤白褂的商人走到一些人家大门外喊一声:“打会来啦”,这户即出来人拿着一张表,向这位商人交一笔钱,商人在表上盖个章,又走向另一户。

 

旧社会北京人多数人家信神,家里供有财神、灶王、张仙等,经常要给神仙上供,以求保佑平安发财。年节的供比平日的供要丰盛,有月饼、蜜供等。作为供的月饼,论套,每套5个,码起来由下往上一个比一个小,最上边有一个红色的托,托上是一个桃,都是用面加馅烤制的。一套有3斤和5斤的之分,3套或5套为一堂。还有一种“蜜供”。蜜供选用面擀成片切成手指粗细的条,约40厘米长,油炸后蘸化过的糖和蜜,码成方宝塔形。也是有3斤和5斤之分,3套或5套为一堂。此供大概是佛教敬奉释迦牟尼的供品,而且本来可能是庙里制作的,如《红楼梦》第一回写葫芦庙中炸供,和尚不小心,油锅火溢,造成火灾,可为证。(现在糕点铺卖的蜜供之名就是由此而来)。

 

月饼和蜜供是由点心铺(清代称饽饽铺)制作和出售。有些小户人家,到年底拿出一笔钱买供,有些吃力。北京有的点心铺采取这种分期付款“打会”的办法。不过现在的分期付款是先取货再陆续付款。打会订供是先分月陆续付款,到年底再取货,好像银行的零存整取的存款,对小户人家每月交一笔钱,起到了零钱变整钱的作用,就比年底现买轻松多了。对点心铺没付货先收了款可用作垫本,是一种两利的办法,很受小户人家的欢迎。

 

饽饽铺

饽饽铺

抗战开始后物价一天比一天高,此法就行不通了。

 

打会订供的具体办法:由点心铺印制一份有订供户姓名、住址、供的品种、几斤几套、共多少钱、每次(月)应交钱数和已交等内容的表,交订供户。一般由旧历二月至八月共10次,闰年加一个月,每月栏为盖章处,规定每月哪天由点心铺派专人到订供户收款盖章,到八月章盖齐,到年底即可凭表到点心铺取回所订的一份月饼或蜜供。这份供的质量和价钱和现买一样,有的比现买价还低一些。有的户因故款没交齐,年底取供时可补交。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作者:陈雷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play-some/

冬至是二十四节气之一

 古人认为:阴极之至,阳气始生,日南至,日短之至,日影长之至,故曰冬至。《史记 律书》云:“气始于冬至,周而复生。”《易经》上也有“冬至阳生”之说。古人认为过了冬至白昼长了,阳气回升,是个吉日。《清嘉录》中还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
冬至这一天民间百姓也有贺冬习俗,此日要穿新衣,备办饮食佳肴,外出的家人要回家过冬节,以示年终有所归宿,全家和谐团圆。

清明时期,宫廷王府及民间冬至日更盛行祭天、祭神、祭祖之俗。自明永乐年间在北京城南修建天坛后,明清历代皇帝在每年冬至都要亲自率众大臣去天坛内的“圜丘坛”举行隆重盛大的祭天大典,谓之“冬至祀天”。冬至祀天大典被称为“国之大典”,祀典时要在“圜丘坛”上层北面设圆形蓝缎幄帐,供奉“皇天上帝”的神位和黄帝列祖列宗配位,由黄帝率众大臣在古乐演奏的九曲乐章中,进行“迎帝神”、“奠玉帛”等九道礼序的祭天典仪,以求皇天的庇护,国泰民安。老北京时清代的满族官宦人家,也延续着原在关外长白山时的祭神祭祖的民族风俗,不论是宫廷还是王府内的祭祀,都仍具有浓郁的满族特色,乾隆年间还颁布过《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典礼》规范,冬至时宫廷及王府的祭祀,都要依据此典。冬至时紫禁城里的坤宁宫,王府里的家庙或神殿祭祀时,要面向神祖画像叩拜,然后要祭祀殿外的“祖宗杆子”或神龛,不忘祖先恩德,并祈福迎祥。

冬至节与众多节日一样也有很多食俗。俗话说“冬令进补,明年打虎”。冬至要吃饺子,馄饨,汤圆,年糕,赤豆粥,吃冬至肉(羊肉、狗肉、腊肉)、冬至团等。老北京冬至时节各家百姓都要包馄饨,先祭祖然后全家吃馄饨。至明清民国时期,馄饨也成为北京民间百姓冬至必食之食物,并有“冬至馄饨夏至面”的俗语。那时就像过除夕夜一样,在冬至前的夜晚,各家都要准备次日祭礼用的食品,忙着包馄饨和蒸年糕等,其情景似除夕守岁,故称为“冬至夜”。北京的街市上,除了店铺,还有不少沿街串巷挑担卖馄饨的小贩,老北京制售馄饨最著名的店铺,清代有“致美斋”,而后又有“馄饨侯”,其多种细馅、独特调料的美味馄饨很受欢迎。每逢冬至日时,更是门庭若市,食客盈门。冬至吃火锅,在清代和民国时期民间很盛行,相约九人一同饮酒吃肉,旧京时称为“九九酒肉”。席间要摆九碟九碗,成桌酒宴时要用“花九件”(餐具)入席,以取九九消寒之意,旧时称“消寒会”,故冬至又有“消寒节”之称。

冬至数九后,因天寒地冻,除一些按月定时开放的庙会外,街市上再没有热闹的“花会”、“灶火”等表演,大人孩子们多缩在四合院、大杂院里,围炉取暖,数着“九九”盼着春暖之日早日到来。自明清时起,一些文人墨客根据“数九”之俗,逐渐编制出很多“文墨游戏”,如现今南北各地仍传唱的九九消寒歌:一九二九,伸不出手;三九四九,冻死猪狗;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燕来,九九寒尽,春暖花开。

老北京时百姓家墙上常贴“九九消寒图”,上面画着一只白梅,有81朵梅花,从冬至起由少儿们用红笔每天涂一朵,待都涂遍,九九寒天就已尽了。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old-beijing-winter-solstice-custom/

 

九九消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