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通过对北京旧城影壁的调研,发现作为已经定级的文物保护单位的少数影壁保存和保护状况部分尚可,有一部分需要进一步规范保护措施。而在民居四合院中存在的影壁遗存状况普遍堪忧。损毁和衰坏现象普遍存在,而且数量正在减少,笔者在调研过程中就发现有正在被拆掉的影壁。

1.北京旧城建筑风貌的没落

 北京旧城的影壁依附于传统建筑院落而存在,而传统院落则存在于北京旧城的街巷胡同中。胡同的消失、拆迁和改建,直接导致了影壁实物数量的急速下降。仍存在的传统街巷胡同中,由于缺乏对传统风貌的整体保护,影壁的保护状况也因此面临许多困难。

 1949年1月31日北平解放之际,北京街巷总数约计2623条。据1989年《中国邮政编码全书》统计,北京市城区胡同约计1320条。到2000年的时候统计数据是1200条,2005年仅剩下700条.现在,据不完全统计剩不到400条。从数字上看,北京旧城正在急速减少。然而这仍是表面现象,许多胡同的名称虽然使用,但其街道、建筑却已发生根本性改变,特别是现代楼房取代传统的四合院,有些胡同胡同所剩的仅仅是原来街道的名称,胡同的传统空间肌理和建筑风貌已经荡然无存。

 2.目然因素

 不 可避免的自然因素如风化、流水侵蚀等作用对北京旧城影壁存在着持久的损坏作用.。加之北京旧城影壁的木影壁以木材为主要建筑材料,有些其他材质的影壁也有 一些木材构件。木材容易受到各种真菌的腐蚀,另外还有白蚁和多种蛀虫的蛀蚀,也是造成北京旧城木影壁和其他影壁木质构件损坏腐蚀的重要原因之一。

 另 外,对于北京旧城历史文化保护区内,现在的胡同的居住模式已经和以往的相差甚远。一是现代人生活方式的转变,快节奏生活方式下,居民不再需要院落入口影壁 形成的遮挡空间和其礼仪含义。另外一个原因是居住在院落中的居民只有极少数还是北京旧城原住民,大部分是由外地人承租下来,住在大杂院的居民一般生活水平 都低于北京市民平均水平,传统四合院被几家合租。传统四合院平缓开阔的几进院落式格局荡然无存,正房、厢房南北左右对称的格局也已被分割成众多杂乱封闭的 小空间;院子里,各种私搭乱建、奇形怪状的建筑物使得整个院落显得拥挤不堪。在这种情形下,很多院落的影壁都已被拆除,有些尚存影壁也被损毁。如北京市西 城区北新桥大头条西口内的一座雕刻精美的砖影壁为八字影壁。体量很大,宽度为十余米,上面的砖雕十分精美,影壁的上部有屋檐。这个影壁属于东北军将领王承 斌的住宅,不过现在住宅的大门已被封住,改为住房,影壁前也因地方宽敞而盖起了厕所。

 3.保护措施不当

 还有一些不当的修护措施也会对北京旧城影壁造成损毁。例如东城区宽街板厂进行胡同景观改造过程中,破旧院门和有隐患的墙体都要进行维修。这个“鸿禧”影壁只是表面不够新整,其实本来无大碍。施工队试图敲下表面重粉刷,把老墙挖了几个很深的槽,本来牢固结实的影壁壁座反弄得漏洞连连。工人试图把木头取出来,找一些宽度够塞进槽的断砖填了进去,但是已经某种程度上造成了损毁。

板厂胡同鸿禧影壁

板厂胡同鸿禧影壁

 4.历史信息的丢失

 北京旧城还有一些影壁经过时代的变迁和修整,传达着和以往历史价值不一样的信息。如新华门前的八字影壁,其壁项形制非常特别,不是像普遍性的横向直线壁项,而有独特的弧线造型。从1946年国外学者留下的影像资料可知其原来的壁心装饰内容为古朴典雅的雕花图案,颜色素雅大方。这个影壁从这个方面说是一个特例,非常珍贵。后来修整的时候,因政治方面的需要,改为大字书写的“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栉、“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一。与此类似,北京旧城内有些其他影壁在重修的过程中也因各种原因置换装饰内容甚至更改形制,丢失了很多历史信息。

 

本文作者:张洁(北京建筑工程学院)

风水之“气”

 《黄帝宅经》中谈到住宅中提到:“墙院不完三虚”,建筑物的入口被认为是“气口一,“气”由此进入庭院进入厅堂。影壁的强化了民居的院墙的完整性,是“聚气”的行为。“天气从上,缺处入,障处回。宣采入收围”。建筑应是“求纳生气”的场所,否则将被视为不吉。北京四合院中的设在门外或设在门内的一字影壁,在院落入口处起到“收围”的作用。

 <水龙经》中讲到:

 “直来直去损人丁。”风水学认为在一条街巷中建设宅院,两户大门正对是不吉利的。因此设置了影壁,就回避了两户大门直冲的情况。

 清朝关于风水的著作《阳宅撮要》中认为门不可以开太多。例如:“宅之后墙不宜正中开门泄气,故便门必在两角上择三吉方开之。’’设置了影壁,气流则绕影壁而行,影壁抵挡了“邪气”,同时影壁还疏导“天地之气”进入宅院,达到藏风聚气的效果。

影壁的设置方位与风水

 北京旧城四合院中的影壁多设置在四合院的东南角。

 这在风水方面可解读为《八宅周书》中谈及古人总结的宅向与门位的关系。一般民居多是坐北朝南,风水将之称为“坎宅”,其三吉方为离(南)、巽(东南),震(东),宅院主门应位于此三方向之一.其中又以东南为最佳,俗称“青龙门”。由于受城市道路走向的限制,难免出现非正南朝向的主房,宅门也可能因此而偏位,此时会设置风水影壁,风水影壁设在偏于一侧的位置。

北京旧城影壁契合的美学观念

传统文化中的普遍性审美观念

 我国传统建筑的审美价值的重要特点之一在与政治伦理价值的统一。传统建筑的形态装饰同时发挥着维系社会政治制度和思想意识的作用。故宫中恢宏的影壁形制就体现着这一传统建筑的审美方式。

 另 外,传统审美观中认为适形的图案是美的。无论是器皿形态,还是宫殿布局,无不体现着这一原则。北京旧城的影壁从美学观念上亦是如此。另外中国传统审美观中 还有着追求对称美的原则。所以北京旧城区影壁,不仅立面上看都左右严整对称,而且无论哪种平面形制的影壁,都与大门的轴线也处在统一位置上,保持着统一关 系。

 从影壁的构成形态上看,壁项、壁身、壁座的三段式构成与中国传统建筑单体的屋顶、屋身、台基相对应。壁项、壁座的构造形制与建筑单体的构造如出一辙,这说明了传统建筑审美观上的统一性。

 影壁的设置,无疑对入口空间的传统美学审美角度增加了中国建筑所独有的特色,使得整个建筑序列的开始宏伟严谨且完整。

传统文化中的皇权审美观念

 北 京旧城有八百多年多年的建都史,其中皇权思想和皇权文化的重要性在全国范围内都是非常突出的。皇权文化渗透在传统文化体系包括传统建筑的各个方面,北京旧 城的宫殿、帝王庙和王府中的影壁都体现着皇权文化特质,其传达的就是皇权统治下的贵族的审美观。故宫影壁中多用黄色绿色琉璃。黄色色度很明亮、饱和度高, 统治者用这些扩张性的明亮颜色象征自己无限的权力。黄色象征中国的皇权,从龙袍颜色到影壁中使用的琉璃砖瓦颜色概莫如是。另外,故富有些影壁壁项上的吻兽 都象征着吉祥和威严,这些构件在建筑上起了装饰作用。故宫中的大型影壁以及北京旧城内代表皇家威仪的影壁造型宏伟壮丽,统治者和设计者认为这样以显示皇帝 的威严。

传统文化中的文人审美观念

 明 代文人文震亨所著《长物志》共十二卷,书画、几榻、器具、衣饰、舟车、位置、香茗等七志,叙述了古代世家居宅生活所用器物的制式及摆放品位。花木、水石、 禽鱼、蔬果等五志,所讲所论是关于生活的诸多体验。与本论文选题相关的第一卷室庐,是明代士大夫关于建筑的体验和审美看法。之所以可依据这一本书作为窥视 传统文人对传统审美审美上的主要依据,是因为其体现着文人审美的普遍性。清纪昀所编《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中对此有证:“明季山人墨客,多以是相夸,所谓清供者是也。然矫言雅尚,反增俗态者有焉。惟震亨世以书画擅名,耳濡目染,与众本殊,故所言收藏鉴赏诸法,亦具有条理。所谓王谢家儿,虽复不端正者,亦奕奕有一种风气欤。”

 卷一·室庐中,关于照壁的词条如下:“得文木如豆瓣楠之类为之。华而复雅。不则,竟用素染。或金漆亦可。青紫及洒金描画,俱所最忌,亦不可用。六堂中可用一带斋中则止,中楹用之有以夹纱窗或细格代之者,俱称俗品。”而同在卷一室庐中有:“楼梯须从后影壁上,忌置两傍,砖者作数曲更雅。一笔者认为这里所指的照壁或指的是室内屏风,但依然可以了解明代文人的审美意象,是喜好素雅,以及空间上曲折有遮蔽的感受。有了影壁,避免视线对院内一览无余。

老北京城影壁

老北京城影壁

 

本文作者:张洁(北京建筑工程学院)

本文阐述老北京影壁所传达的民俗文化:辟邪祈神、京昧文化、满族习俗

 

辟邪祈神

 《春秋左氏传》:“有墙以蔽恶。一在民间人们认为家中有灾祸是因为会有孤魂野鬼进宅。北京旧城的影壁都设置在入口,坊间认为鬼看到自己的影子会被吓走,或说是恶鬼不会转弯,碰到影壁便无法进入院内。因此影壁在民间亦有“鬼碰头”的叫法。这些说法有迷信不科学的一面,却道出了老百姓心中的期待,那就是对家宅平安的渴望。

 北 京旧城影壁的装饰体现着传统文化中对美好的祈愿。影壁常见的装饰图案中,道家神仙形象比较普遍,如福禄寿三星、明八仙和暗八仙。此外还有佛教法器图案,如 八吉祥、奇花异草、鹤鹿同春等雕刻或彩画。另有祈福、求禄、祝寿、盼子等吉兆装饰。人们相信瑞兽能够给人们带来瑞气,祥云预示官高爵显,鹿鹤同春寓意国泰 民安,松鹤图案能保佑老人长寿平安。影壁题材丰富的吉祥纹饰体现着人们对吉祥喜庆和美好事物的盼望。有些影壁上也雕有吉祥文字,比如“鸿禧”、“戬毂”等。

京昧文化

 京 味文化是老北京的民俗文化核心,它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融合了历史上一些外族文化特质,而后又经过累积和沉淀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文化系统。京味文化渗透着历 史、艺术、生活中的诸多要素,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和情感魅力。京味文化的特点之一是在某方面淡化了社会等级的束缚,宫廷缙绅、庶民文化和谐交融在一起,具 体体现在老北京的传统习俗当中。过去老北京人喜欢串门,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就是在进入人家的院门前,在影壁前问上一声“家里有人吗”?或咳嗽一声,以示有人来了,既给主人一个提示,也是对主人的一种礼貌。

 关于与影壁相关的北京传统丧葬习俗,《旧都文物略·杂事备》中有载:“舁殡出门预上秫秸扎架,广方数尺,遍粘纸钱,临起杠时,举火焚架,绷弓一断,喷出无数纸钱,借风空冲云际,谓之‘买路钱’。近以火患预防,乃手持大叠纸钱,沿途扔之,其高数丈,散若蝴蝶,蹁跹回旋,纷然徐下。一这个行为发起空间在院落门口,设在院落外的影壁界定了场所的精神,撇山影壁和大门组成的空间即成为仪式的背景所在。

 北京传统民俗婚礼习俗中有“谢轿神”和“闷轿”。花轿尚未到男家门口之时,新郎就在自家门前等候。花轿进门之时,新郎上前对着轿门焚香行礼。民国前,行跪拜礼;民国后,行鞠躬礼。“闷轿”指新娘乘轿到夫家门口,大门紧闭不开,致使新娘坐在轿中,不能下轿,显示夫门家规的威严。这个习俗所发生的空间皆为影壁与大门形成的入口节点,影壁在这里起到了提示和标志性的作用。

满族习俗

 清 朝是中国封建社会最后的一个王朝。先后二百六十八年中,控制着这个王朝兴衰起落的是它的满族八旗子弟。这个贵族阶层不仅对整个清代的历史,北京整个城市的 传统建筑文化也有着相当大的影响,满族文化和生活习俗渗透在建筑的各个细节中,体现在建筑空间和风格上,因清朝离当今时代较近,影壁遗存较多,可以从中窥 视满族文化习俗。

 满族传统住宅影壁墙多为一字型,一般为石、砖结构以石为基,用大青砖砌壁身,壁顶多呈马鞍型瓦顼。正面壁心平面,画以吉祥纹饰,亦有雕刻如意彩绘者。反面壁心多设有佛龛,为供奉土地爷之用。满族的“家祭”是指满族各姓氏以血缘族姓为单位而举行的祭祀祖先的活动,有朝祭和夕祭之分,还配有专门的歌记号和颂辞。宁古塔地区的满族则每年举行春秋两次“家祭”,每次连祭3日。祭祀开始的前一天,把黍米煮熟捣烂做成祭祀期间专吃的饼,在上屋西炕上排列木人或各色绫条代表祖先.家祭开始的第二天献牲于杆前,称之为祭天,又放猪肠及肝肺于斗内,用来喂喜鹊等飞禽。每次祭祀索罗杆上都要挂上祭猪的喉骨,第二年再祭时以新换旧。

 满族家祭的规矩非常严格,孕妇、疯癫者和戴狗皮帽子者皆不许入祭。影壁在入口空间起到界定性的作用,提示着需要严格遵守的满族家祭制度。

影壁传达的民俗文化

影壁传达的民俗文化

本文作者:张洁(北京建筑工程学院)

在本章论述中,归纳其对于伦理礼制的具体体现,直接的区别在于形式体量、与建筑组群的空间关系、装饰材料等。探讨其更深层次对于伦理礼制的关系,从“内外有别”,“等级观念”、“宗庙为先”、“贵和尚中”、这四个比较突出的特征表现对北京旧城区影壁所体现的伦理礼制进行了论述。《礼记》第一篇《曲礼》中有对礼制作用的记载:“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辨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伦理和礼制的思想习俗渗透于中国整个封建时代的方方面面,伦理观念以三纲五常来维系人们之间的关系,并与宗法制度结合形成礼制秩序,渗透到社会中的城池建设和百姓生活等各个方面。观察中国传统的伦理道德,其主要特征是道德和伦理的互通,具体表现形式是礼制纲常和世俗规范的互动、价值理念和生活习俗的结合。

内外有别

 中国传统社会伦理观念体现在北京旧城影壁形成的建筑空间上的一大特点为:内外有别。影壁所设置的位置是建筑的入口空间,正是“内”和“外”的空间转换点。《苟子·外屏内屏》中有载:“外屏不欲见外,内屏不欲见内。”文中的“屏”即影壁,说明影壁起到的作用是内部空间和外空间上的界定,从文化含义上就诠释着内外有别的这一伦理内涵。

 北京四合院建筑中,正院正房是主人拜祖礼佛、会见客人的场所,而后院是家眷居住的地方。这是合院建筑的整体中具体再细化的“内’’、“外”属性。设置在后院院门的影壁不仅包含了内外有别的伦理观念,还体现着男女有别的传统思想。宋代司马光《居家杂议》中关于建筑的“内外”有论:“凡为宫室,必辨内外,深宫固门,内外不共井,不共浴室,不共厕。男治外事,女治内事,男子昼无故不处私室,妇人无故不窥中门。男子夜行以烛,妇人有故出中门必拥蔽其面。男仆非有缮修及有大故,不入中门,入中门,妇人必蔽之,不可蔽,亦必以袖遮其面。女仆无故不出中门,有故出中门,亦必拥蔽其面。”这种礼制上的划分维护着男尊女卑的封建家长制,通过建筑上的划分束缚女子的行为,使其“恪守妇道’’。多进院落的宅院,前后院的空间交接处的影壁,尤其是故宫东西六宫中设置的内影壁,便是这种礼制执行中的重要工具之一。

等级观念

 中国传统思想中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在北京旧城的影壁之中也有所体现。从一个方面可以说,礼制制约了我国传统文化里大部分的习俗准则,大到国家的各种典制,小到百姓的衣食住行,有着六百余年建都史的北京城更是如此。

 在皇权统治的思想之下,社会等级对人的分化严格精细,每个朝代虽然有不同的三六九等划分方式,但大体相同的是各个等级之间的尊卑关系。

 紫禁城内养心殿前养心门之外设置的影壁,全部壁身包括柱、枋、斗拱、飞椽、望板等皆由琉璃烧制而成,做成仿木结构。影壁壁座为汉白玉制作的须弥座,上下枋雕饰为缠枝宝莲花,上下枭的浮雕纹饰为俯仰莲,束腰则饰以卷草雕饰。刀法之精美,构思之巧妙,在王府或民居中不曾出现。这正是皇权位尊在建筑构件等级形制中的一种表现。

清代《广阳杂记》中有这种记载:“明三边总治,驻固原,军门为天下第一,堂皇如王者。其照壁,画麒麟一,凤凰三,虎九,以象一总制三巡抚九总镇也。”说的是明朝重臣家中影壁的装饰之繁华。因为三边总制的社会地位高,声望显赫,家中影壁的才有如此华美雕饰的情景,这都体现着北京旧城影壁中的等级制度。

 这一点在古代传统建筑的影壁的形制建制上亦有所体现。<论语》中有:“邦君树塞门,管氏亦树塞门,……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这是孔子批评管仲家中影壁和皇室所用影壁一样,这是超越礼制之行为。《苟子·外屏内屏》:“天子外屏,诸侯内屏,大夫以帘,士以维”。这说明影壁从其设置位置及规模大小、到材料的使用都与建筑使用者的社会地位高低有直接关联。

 礼制的显著特点是对于上下等级、尊卑贵贱的严格规定,并且这些规定都遵守强制普遍性的关于人伦关系和统治秩序。李允稣先生曾提到:“礼和建筑之间发生关系就是因为当时的都城、宫阙的内容和制式,诸侯、大夫的宅地标准,都是作为一种国家的基本制度之一而制定出来的,建筑制度是完成政治目的的一种工具。”北京旧城的影壁在维护皇权至上和封建等级制度上,有建制上的强制性要求,显示着封建社会的尊卑伦理关系,从规模装饰到使用材料各个方面都体现着等级观念对于传统建筑的制约。

 北京旧城中历代帝王庙前所存的影壁是的建制规模是全国现存影壁中最大的影壁,其尺寸大过故宫里的任何一块影壁。祭祀在中国古代被列为立国之本,祭祀活动排在国家大事的首位。其中祭祀内容除了对天、,地、日、月等自然界的事物,还有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列祖列宗。祭拜祖先的建筑物为宗庙,帝王的宗庙建筑从汉代起就采用“同堂异室”的制度,把历代帝王牌位都安置在一庙之中,太祖居中,余下帝王按左昭右穆的规则分级分室祭拜。现存于北海公园的九龙壁原是隶属于大圆镜智宝殿,这座九龙壁正反两面都雕刻镶嵌有形态精美的龙,比起故宫九龙壁的单面装饰来更加繁复。这座制作精良、形制宏大的影壁建造之初是宗庙建筑中的影壁。

北海九龙壁

北海九龙壁

 这都体现着尊祖敬宗、皇帝位尊旦不能压祖的传统思想。“君子将营宫室,宗庙为先,厩库为次,居室为后。”说明北京古都虽然有历代皇权贵族居住,但建筑方面还是以宗法为重心,重视祭祀精神,体现在影壁的方面是建制规模的宏大和装饰的精美程度。

 

本文作者:张洁(北京建筑工程学院)

老北京影壁不仅是空间点缀的作用,更是私密性向公共性层层递进的音律。

 

 早期北京城是在西周时期蓟城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北京城历经了辽南京、金中都、元大都三个发展阶段后,明朝迁都至此城市发展才逐渐发展至鼎盛。

 

 北京城市建设之初严谨按照《周礼·考工记》的布局原则,“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面朝后市。”城市中的主要街道正南北、正东西走向,城市总体呈规则方形,功能布局明确。在营建中,将南城墙南移,北城墙向南缩进,又在旧城以南修筑了外城,形成北京旧城区现在仍存的独特“凸”字型布局。另外,北京旧城城市空间的一大特点就是水系在城市中的存在。后来历代统治者都重视城市内水系的营造,郭守敬设计的完善的元大都水系,相连的前海、中海、后海于中部贯穿整个城市南北,在城市空间布局和交通中都起到重要作用。

 

 影 壁在北京旧城的城市空间中的作用与钟楼、鼓楼、牌坊、华表等类似,起到点缀性和纪念性的作用。因影壁的体量相对较小,较之传统建筑如宫殿建筑、宗庙建筑、 园林建筑、民居建筑、商业建筑等建筑相比,影壁没有形成对城市肌理的控制,而是作为局部要素在城市的空间中起到点缀的作用。

 

 从北京旧城城市总体平面格局的角度进行分析,影壁的空间特点和北京旧城建筑分布格局有密切关系。因为影壁总是依附于建筑群体而设,所以体量大的影壁总是存在于建筑组群等级较高的地区。北京旧城的布局有着“东富西贵”的 说法,旧城的传统建筑除规格最高的是处于城市中轴线正心的紫禁城外,西城区的王府较多,王府建筑中的影壁较之民居的影壁也等级更高、体量更大。而普通北京 四合院中的影壁,尤其是院内的座山影壁,其设置方向与道路平行,和城市道路的机理是一致的。除此之外对北京旧城的城市空间格局影响非常小。

 

 从 北京旧城的整体城市空间的层面上来看,对城市节点的强调和限制性相对较弱。体量大的过街影壁对城市的重点地段起到空间上的强调作用。和同样对城市空间起到 点缀和强调作用的牌楼相比,虽然影壁比其高度低,总体体量小,但过街影壁的长度比起长很多,并且其形体并非像牌楼一样下部是中空的。影壁是以其实体与北京 旧城的城市空间发生关系,如同过街影壁对北京旧城的局部城市空间上产生延伸感。

 

 北京旧城的道路系统分为大街、小街、火巷、胡同四个等级。

 

 关于北京城市道路的形容曾有云:“自街东望街西,恍若无,恍若见。”虽然有其渲染夸大成分,但也可知在北京旧城区传统城市空间中,主要道路非常广阔笔直。

 

 道 路系统中很具特色的还有在北京旧城中毛细血管网般的胡同,胡同在元朝时期形成,至明清逐渐发展成熟。胡同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北京城区的城市象征,是北京城 市发展和民居发展的实物印证,呈现出丰富的历史信息。胡同作为直接入户的道路,是构成街坊组团的基本架构。胡同一般顺应坐南朝北的四合院而呈东西走向,也 有顺势倾斜而建的斜街胡同,和呈曲折走势的九曲胡同。

 

 北京旧城影壁与宏观街道之间产生的空间关系主要是由过街影壁和道路围合而成的。建筑物之间的空间是公共街道,并非私人所有。过街影壁并非像常见的设置在大门

 

内或外的影壁一样起到建筑物于公共空问的屏障作用,而是使整个建筑物与外部街道空间发生联系。过街影壁一般都隶属于公共使用性质的建筑,如历代帝王庙门前的影壁。在宗庙对面的过街影壁是地区内的地标性节点,使街道和建筑的序列关系中多了“影壁”这一标识,通过增长流线达到空间过渡的目的。

 

 影壁是在建筑与街道发生联系的节点——建 筑的入口空间设置的辅助建筑。这是作为公共空间的街道向内向性的建筑组群的等级空间转换点,这些转换的节点,影壁与合院的院墙共同围合出胡同室外空间的界 面,表达了其空间过渡和私密渐进的空间范围及属性。影壁在合院入口的产生一系列过渡序列,是私密性向公共性层层递进的的韵律。

 

 设置在大门外的影壁在大规模的建筑群的大门前出现,与大门入口的牌楼或建筑结合共同增添了这组建筑的气势。影壁设置在大门两侧时,与大门形成的整体空间,扩大了大门的视觉效果。使建筑物的入口显得开阔有气势。

 

北京四合院中的影壁

 影 壁设在的建筑物院落入口处,是公共空间与私密空间的转换点。北京旧城的公共空间与私密空间存在着某种程度的整体统一性,在同一空间内多功能并存。影壁的存 在是一种模糊了空间特性转换上的体现,即在复杂、矛盾的包容中展示出两个不同空间的互相认同,并创造出和谐的意向,界面尽管模糊但有中心和边缘进行控制, 使街巷空间与影壁之间充满了发散性和流动感。

 

本文作者:张洁(北京建筑工程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