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制作北京毛猴已经成为北京旅游众多项目中最有特色最接地气的活动

3月19日,来自河南某大学学生,体验了北京毛猴的制作过程,大家一起制作了“马上封侯”“吉庆有余”“金榜题名”和“双簧”。

所有学员顺利完成。

1581674585 1661278238 1895116324 1904118918 1989296407 2011391707 2060708917 2104330270 2130889161 38618047 142459486 187795649 197076942 316379803 356261324 543727698 947067065 1173415018 1319815466 1563076275

 

吃喝玩乐,北京人跟别的地方的人没什么不同。但要说老北京,就得”吃喝玩乐”这四样都带着范儿。您要问什么范儿?懒范儿。 

 

胡同串子之闲暇一天路线: 

紫竹桥的官园花鸟鱼虫市场:这个不用说了,老辈儿人有在这地方一泡泡一辈子的。现在搬了,但是玩意儿多了。跟摊主聊聊就能侃出不少知识,一只蝈蝈能嘚吧一多钟头。注意,这市场叫官园,但不在官园。

 

潘家园旧货市场吃亏上当游:要说吃亏上当,这都是手欠心痒惹出的事儿。不怀着淘宝的心态去转,看上旧家具旧摆设旧书旧报,保不齐就想起那旧人旧事,甭管买不买都是个好去处。

前海遛弯,西海钓鱼:早年间筒子河也让钓,后来各大公园都不行了,城里能钓鱼的也就这儿了。不图钓上来多少,就图个清静解闷儿。来后海扎堆儿凑热闹的外国人和外地人都不来前海和西海,因为不认识路。

 

胡同串子之文体娱乐一天路线: 

什刹海滑冰:70年代全中国最in的社交场所,无数顽主和红二代玩管叉飞菜刀的地方。现在玩起来也是风生水起,时不时有5、60岁的大爷一身皮夹克飒爽滑过身边。滑完了别上后海岸边的酒吧,上去了就土了,一定要腿儿着步行至地安门路口的豆汁儿店就餐。

东单街球:适合年轻小伙子,但我也见过30来岁的老炮儿,出手贼准。注意别跟大兵打,容易受伤。

台球保龄:这东西不费体力,且行为低调,受到广大北京籍宅男欢迎。地点遍布城区各个角落。

扯蛋:这个也分两种:自己扯和听别人扯。二两牛二下肚是基本要素,地点不限,挑朋友。

听相声:这个大家都知道,德云社,嘻哈包子铺,还有各区文化馆的周末相声会。

听评书:这个推荐崇文区文化馆周五晚的王玥波说《聊斋》,绝对的老北京风韵,幽默风趣吐字清晰。

 

胡同串子之北京佛教文化浸淫游: 

内八刹:柏林寺,嘉兴寺、广济寺、法源寺、龙泉寺、贤良寺、广化寺、拈花寺

外八刹:觉生寺、广通寺、万寿寺、善果寺、南观音寺、海慧寺、天宁寺、圆通寺

三山:云居寺、潭拓寺、戒台寺

 

这几个都放在一起说,因为都是在北京有超过300年历史的古刹名寺,有的有上千年历史。无论是建筑还是石刻,壁画,佛像,文物古迹,残垣断壁,都是北京一千多年风雨的见证。北京历史上几度浮沉,佛寺也随着荣败兴衰。 

有些地方,连新北京人都没听说过名字,就更别想说有外地旅行团去啦。 

注意一点,这里面没有雍和宫,没有碧云寺,也没有八大处,所以没有假和尚。 

 

胡同串子之北京怀旧游: 

电车怀旧游:北京有一帮年轻人,最喜欢以前在北京街面儿上驰骋的各种电车,如数家珍。请自行google他们的论坛,现在仍然有各种活动。

火车怀旧游:京西有大量的废弃线路和半开放线路,跑着或曾经跑着被淘汰的绿皮慢车。几年前论坛上的一篇文章都快把我看哭了。铁路和火车是个怀旧的好题材。

胡同怀旧游:应该是不剩多少了,南城虽然集中了大量的胡同和大杂院,但由于外来人口众多,环境逐渐恶劣化,失去了逛胡同的意义。而鼓楼锣鼓巷一带的胡同,商业气息又过浓。我推荐东城西城的部分硕果仅存胡同,有的甚至还有胡同副食店和小卖部。什么都不干,走一走也是好的。

 

胡同串子之北京美食游: 

 

各种小吃:牛街、劲松-潘家园、天坛北门、东四-东四十条、西四等地聚集了大量的北京小吃和特色餐馆,但普遍卫生状况较差,本着眼不见为净的态度,我都是包里自备黄连素。但为了喜欢的味道和吃食,值了。此项建议参考google,但请自行忽略其中南锣、王府井、西单等坑爹场所食品。五道营?工地啊那儿是。

朋友家聚餐:别人家的饭香,乃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交几个好朋友(饭馆老板尤善),美食不断顿儿啊。

上我家蹭饺子:我老妈的饺子可以轻松击败馅老满、秀才家、老边、大清花,但是一般空着手儿来不让进门儿。

 

转载的,留个网址支持一下贴主的无私奉献:http://www.weilvxing.com/news/2014-02-09-65

 

胡同游 虽然带来一些额外的收入,但是它给周边及胡同中的邻居带来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噪音、治安、大量的游客,外地导游对于胡同历史的胡编乱造,我们真的需要这样的“胡同游”么?它是一种直接的迫害,从里到外!

 

普通居民有相当部分是胡同里的老住户。胡同游的兴起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他们的生活节奏。他们不得不被动地适应旅游业给这一地区所带来的变化。一些住户出于生计,也会利用胡同游的客源作一些小生意,不过,这些生意规模比较小,并且没有正规的营业执照,也是政府管理部门重点清理的对象。

 

 在离大金丝胡同33号“奥运人家”不远的胡同口,一些居民摆起了小摊子,向来往的游客展销自己的手工制品和明信片。看摊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她在大金丝胡同住了10年, 目前没有工作。每天早上,她会在胡同口支起摊子,替街坊邻居推销他们手工制作的针织手工品,一般一个要卖八到十元钱。据她介绍,这样的摊子是被工商和城管 禁止的。目前是旅游淡季,工商和城管巡逻的次数比较少,她还可以比较放心地做生意。到了旺季,只要工商和城管的车一过来,她就马上卷起摊子回家,等执勤的 车走了以后再出来继续干。她也曾向居委会和旅游局提出过做“接待户”的申请,但是被驳回了,理由是她住的院子环境太差,而且住户比较杂,不适宜接待游客。所以,她目前只能做这类小生意,赚点生活费。

 

 一些生活在大金丝胡同的老住户对胡同旅游持不同的意见。一些老住户向笔者反映:在旅游开发之前,大金丝胡同在中午都非常安静。自从旅游开发后,胡同就变得非常热闹,甚至很嘈杂。每年的3月 份到圣诞节前是旅游旺季,大批的外国旅游团都会来这一带参观,给他们的生活也带来了一些不便。三轮车队经常将胡同口作为他们停车的地方,道路拥堵的现象经 常发生。外国游客下车后一般会在胡同口停留片刻,与老房子拍照留念。在这种情况下,许多老住户不得不待在家里,避免和成为外国游客的拍摄对象。在北官房胡 同,一些负责维持治安的老人向笔者反映,最让他们头疼的是三轮车。尤其是到了旅游旺季的时候,三轮车成群结队地在胡同里穿行,妨碍了居民的出行。有的时 候,三轮车速度过快,还给一些居民带来了人身伤害。另外,当地住户意见最大的便是噪音。据一些住户反映,旅游团一般都会在上午十点左右抵达胡同,然后去“接待户”家或“奥运人家”吃 中饭。导游讲解的声音、游客说笑的声音、车夫按车铃及聊天的声音混在一起,给其他住户的午休带来不少干扰。另一个噪音源来自附近的什刹海酒吧一条街。为了 招徕生意,许多酒吧门口都装有扩音喇叭,每天晚上七点到第二天凌晨二三点,各个酒吧会不间断地播放音乐,吵得附近的住户不得安宁。有时,一些住户实在忍受 不了,会给城管大队打电话,请他们来整治一下。但是,整治的结果大都是短期的,整治后没过几天,那些酒吧又恢复了原样。而且,由于来酒吧消费的都是一些年 轻人,酒后斗殴事件时有发生。许多老住户表示,现在胡同的治安情况比搞旅游开发以前差了不少。当笔者问胡同旅游给他们有没有带来什么好处时,一些老住户表 示,胡同游开始的时候,胡同旅游与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实惠。当笔者问到是否想申请做“接待户”时,一些年龄比较大的住户表示,自己精力不够、家里平时也没什么人,所以不想参加。还有一些住户表示,现在做“接待户”不如过去实惠。过去做接待,特别是安排游客吃饭时,接待报酬是每位游客45元。现在,接待报酬则降到了每位游客20元,其中的差额被导游和旅游公司拿走了。一些住户表示,忙活了半天才挣这么点钱,实在不划算。

 

 另外,一些老住户认为,旅游公司中许多车夫和导游都是外地人,他们没有在本地长期生活的经验,而且地方口音比较重。他们来讲北京胡同生活文化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用一位老住户的话说:“他们好像知道得比我们还多。”在南官房,一位老住户用两个字来形容导游、车夫的讲解——“胡喷”。他认为,首先,这些导游、车夫绝大部分都是外地人,对本地的文化了解甚少。他们都是通过看书或者道听途说等方式来了解胡同文化的。这种了解是非常肤浅的,没什么深度和新意。他表示:“如果你指着一个胡同人家那些导游或车夫:这个院子过去是什么样,是什么人住,现在是什么人住?他们肯定会被问傻眼。’’有的时候,车夫和导游还会把一些错误的信息传递给游客。一位老住户指着一家门前的石墩告诉笔者,这个石墩是以前清理卫生时从院子里搬出来的,后来,就一直搁在那里。现在,许多车夫都把这块石头当作“上马石”介绍给游客。这位老住户对此十分不屑:“真正的上马石哪是这样的。以前我们院子门口有一块上马石,比这个大多了。但是后来就给拆掉了。这帮车夫根本就不识货。”关于导游、车夫讲的“门当户对”、“武官家用抱鼓石,文官家用方形石的说法’’,这位老住户表示:“我在北京住了60多年了,也没听过这档子事。”另外,住户们透露,三轮车夫中有相当大一部分是私车。他们挂靠在公司名下,给公司交一定的份钱,没有接待任务时就忙着拉私活。一些车夫对外地游客“狮子大开口”,而他们的线路也非常简单,常常是随便转几个胡同就草草结束。老住户表示:“他们(导游、车夫)的文化程度还没有我们高,住的时间也没我们长,哪能真懂得胡同、四合院?与其坐三轮车,还不如自己骑自行车慢慢转悠。’’

 

 另外,老住户们对“胡同人家”也有自已的看法。有的老住户向笔者透露:南官房39号过去只是一个普通的院子,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四合院。大约在10年前,该院子的住户开始翻修院子,成了现在的“四合院”。他向笔者透露了一个细节:南官房39号院子门前的台阶原来没有那么高,是后来翻修时用土特意垫高的。而且,那一家人并不是这儿的老住户,是后来才搬到这儿来的。当笔者问到这个院子在清代是不是三品武官所有时,老住户只说了一句:假的。

 

 关于大金丝胡同33号的院子,一些老住户向笔者透露,那儿过去并不是居民住宅,而是一座尼姑庵,大概是三进的院落,和民居四合院的布局基本相似。1948年,现在住户的父亲买下了尼姑庵,并将其改造成民居。一些老住户还亲眼见到工人从院子里面拖出的泥制神像。老住户们提醒笔者注意一些细节:大金丝33号 院北房的柱子是金丝楠木的,而过去的民居,包括一些高级官员的住宅,都很少使用这种木材。另外,北房的面积比一般的四合院要大很多,而且比一般四合院的北 房高出很多。因为过去北房是用来供神的大殿,里面摆着供桌、神像,所以当然要设计得高大、宽阔。另外,这家住户也是最近几年才搬回来的,并不是老住户。

 

胡同游的麻烦和影响

胡同游的麻烦和影响

本文来源于:曹吉星-中央民族大学硕士论文

胡同游已经失去了原有历史意义,四合院被随便改造翻新,与历史原型毫无关系,甚至编造历史已迎合游客喜好。北京胡同旅游调查之一《大金丝胡同33号》

访谈对象:大金丝胡同33号

 2009年1月初,笔者对大金丝胡同33号的四合院进行了实地调查。这个四合院同样被评为“奥运人家”。

笔者同样选取了媒体的典型的报道:

 胡同“奥运人家竹让外国人体验北京文化

 2008年07月13日20: 55: 58来源:新华网

 http://news.xinhuanet.com/sports/2008-07/1 3/content_8539331.htm

 …大金丝胡同33号的主人张静,今年61岁,谈到自家的四合院,他如数家珍.张静拥有的这个老宅子建于明代天启年间,距今有386年历史.院内共有大小房14间,其中4间在奥运会期间对外国游客出租.为了让中国元素在自家的四合院中更多展现,张静给每个房间都取了古雅的名字,餐厅叫做“汇珍斋”,Alice住的卧室则名为“倦勤斋”.“在被评为‘奥运人家’前,我们家就接待过不少的海外游客.这次为了竞选上‘奥运人家’,我们特意添了一个卫生间,还增加了一些服务设施.”张静说.

 与南官房胡同39号差不多,这个院子也是“四合”的格局。院中有天棚、老树和北房为老房子,几根红柱子都已经掉漆。东、南、西三面为新房子,每面房子的屋门上都挂着招牌。张静把笔者带到了东面的一个房间里,然后向笔者介绍了四合院的由来和他们这个院子的变迁:

 “大约从明朝开始,北京城就有了四合院。四合院的大门有讲究,当官人家的门是红门,普通百姓家的门是黑门,表明社会地位不同。住人也有规矩,一家之主或长辈住北房。男孩住东厢房。过去以东为尊,以左为上,男孩的地位高于女孩,所以住东面。‘少东家’就是对男孩的尊称。女孩住西厢房。五行中,西属金,女孩为‘千金小姐’就是从这儿来的。南房是书房和仆人住的地方。四合院里面的房子也有高低贵贱之分.北房地基高于其他房子,夏天刮南风,风只能吹到北房的屋檐下,在门前形成一个涡旋,阻止热风进入室内,住起来非常凉块.冬天时,北京刮西北风,北房高,可以阴挡西北风进入院子。而且太阳可以一直照到北房尽里头,使室内非常温暖。所以,北房的条件最好,给老人住。女孩住西厢房,冬天可以避免西北风的侵扰,夏天正迎着东南风,住起来非常舒适。男孩子血气方刚,因此住东厢房。四合院又与五行相连,北属水,南属火,水火不相容;东属木,西属金,男孩子属阳,女孩属阴,故分住东西。”

 “四合院里的树木也有讲究。老北京讲:‘前不栽桑,后不种柳。’家里一般种石榴树.石榴树开红光,寓意红红火火;秋天结果,果实籽多,寓意‘多子多孙’.石榴果子裂开口的,寓意‘笑口常开’,闭口的寓意‘团团圆圆’.家有男孩子种枣树,寓意‘早生贵子’.当官人家种柿子树,寓意‘仕途如意,步步高升。’我们家院子里这种的是梧桐树,因为我们这一代只有兄弟俩,没有女孩,所以种梧桐寓意‘梧桐引来金凤凰’。”

“这个院子是1948年我祖辈用2000大洋买下的,最多的时候住十六口人.解放后,北京成了首都,城市建设加快,许多院子就成了大杂院。我们家是独门独户,非常难得.奥运期间,我们家被评为奥运之家,接待了各国游客。现在,这个院子还继续接待游客。院子一共有四间客房。每间客房的标准是230元一天。”

 (在这里,笔者问张先生,这种独门独户的形式是不是从1948年一直保持到现在,张先生非常肯定地回答“是”,笔者又问,“文革时期”院子里有没有其他人居住,有没有盖过简易棚,张先生予以否认.”)

 笔者在院子里大概参观了一下。刚才所在的那个房间为餐厅,与餐厅相邻的是一个卧室,里面布置成洞房的样子。西面的房子都被布置成了供游客居住的卧室。里面房间的格局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完全是一个现代化的客房。北房靠西的那个暗间为厨房,中间为主人居住的房间,东边的暗间变成了展览室,里面有一些北京的传统玩具和家具。

 从北房中出来,笔者又和张先生的亲弟弟聊起了这个院子。他的说法与张先生的大相径庭。他告诉笔者,过去的老房子是三进院落,现在这个院子是过去房子的中院。在“文革”中,这个院子被收归公有,他们一家被迫迁离,去外地谋生。直到2000年,这个院子才归还给他们。“文革”期间,院子里住着好几户人家,每一家都在院子里盖简易棚、作为厨房或卧室。他指了指北房前那个用水泥砌的厨房告诉笔者,那其实就是过去的住户盖的,一直沿用到现在。2000年收归私有后,有关部门派人,将院子中简易棚全部拆除,又对房子进行了整修,才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当笔者问及申请“奥运人家一的事情时,这位先生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告诉笔者,南官房39号那个院子过去是大杂院。几年前,现在的户主人将房子买下,并按照四合院的样子重新进行整修,才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他还跟笔者说:“你可以在胡同里问一问,大家都清楚是怎么回事。”

 大金丝胡同33号院的主人的讲解比南官房39号院的要稍稍详细一些,但有些地方也有待商榷。比如住房的分配上,主人介绍说是男住东厢房,女住西厢房。实际上并不像他说的那样绝对。王其钧写的《老房子——北京四合院》一书中有一张北京四合院示意图,其中标明的是大儿子、三儿子住东厢房;二儿子,四儿子住西厢房;女儿住后罩房。再比如,主人介绍说在四合院中西方属金。其实只是一个笼统的说法。《老房子》 -书中提到:“北京四合院的厨房是设在院落的东北或东南部,这是按照阴阳五行之说,东部属金,金需火炼。另外,有一件事情引起笔者的极大兴趣,那就是兄弟二人对于这个院子的历史的介绍完全不一致。从内容上判断,弟弟说的更接近于实情。为什么哥哥在介绍时故意隐瞒了这些历史,这是一个值得玩味的问题。

 除了以上两个对外开放的比较有特色的“四合院”外,笔者还对附近的院落进行了实地调查,结果发现,一些房屋在近几年进行了大规模的翻修,在格局和形制上已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在北官房胡同,一位负责胡同治安的老人向笔者介绍了几间已经完成改造的四合院。其中一个处于小金丝胡同口的院子装饰得比较豪华,院墙上还有车库的大门。据负责治安的老人介绍,这个院子过去是一个三合院,没有东房,而且院子与周围院子的高度差不多。到了2005年,一个外来户将院子买下,并按照四合院的形制进行了大规模的翻修。改造后的院子主要作为旅馆向外国人出租,据说租金不菲。根据笔者的现场观察,院子大门前有九级台阶。按照过去四合院的礼制,九是至尊之数,只有皇帝才能使用,而这个院子显然不是皇帝的宅院。由此看来,院子并不是严格按照原有的规模来翻修的。离这个院子不远的地方,还有两个院子。据老人介绍,靠路南的院子过去也是一个杂院,2003年的时候被台湾人买下,并进行了改造,现在大门上的装饰带有明显的西洋风格。在大金丝胡同,笔者还看到一些正在改造中的院落。院子里面已经完全被推平,重新划成了几块区域,院子的大门和门楼也正在改造中。周围的老住户告诉笔者,这个院子刚刚被一个英国商人以500万人民币的价格买下。这个院子是过去大四合院的车库,用来存放马车和供车夫休息。笔者观察到,这个院子的正门加装了新的门楼,而且门楣上有四个门簪。在这个院子的东边是原来老四合院的正门,门楣上只有两个门簪。由此可见,院子的翻新基本上是以主人的喜好为参照,而不是以原有的历史资料为参照的。

大金丝胡同33号

大金丝胡同33号

本文来源于:曹吉星-中央民族大学硕士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