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前段时间有网友在微博上贴了张照片:灰色的天空下,一个人站在钟楼广场上,面对钟楼背对镜头,脚下是一堆碎地砖。这张照片甫一出现便在网络上即引起网友的激烈讨论和转发,很多人怀疑,甚至质疑为什么要“拆毁钟楼广场”,最后,官方澄清这是一场误会,只是钟楼广场在更换地砖而已。

现存的钟鼓楼是乾隆十年(1745年)重建的,但其址作为钟鼓楼早在元至元九年(1272年)就已经开始了,这里附着了太多人们的记忆和感情。钟楼上悬挂着明永乐年间铸造的,现存体量最大,份量最重的古代铜钟;鼓楼上有一面主更鼓和二十四面小鼓,其中现存的主鼓直径近两米,由整张牛皮蒙制。在清乾隆时期,每天寅时和戌时分别要进行两次报时,先敲鼓后鸣钟,分别称为“亮更”和“定更”。定更时城门关,交通断;亮更时,城门开,是为“晨钟暮鼓”。在北京城的人们熟悉北京站和电报大楼的《东方红》乐曲之前,钟鼓楼是北京城最重要的报时中心。

对于之前提到的站在钟楼广场碎地砖上的照片,网民有如此激烈的反应也很容易理解:钟鼓楼在北京的中轴线北端已经矗立了几百年,这里承载了太多的感情、回忆、历史和文化。几百年来,虽然高大的钟楼和鼓楼在外观上没有太大的变化,但两楼之间的小广场却一直在变化,这可以在一系列老照片理出线索。

目前已知最早的钟鼓楼照片是1860年英法联军入侵北京时,由法军中负责地图勘测的查尔斯·杜宾上校拍摄的,他站在安定门附近的城墙上,为钟鼓楼拍摄了一张合影。到了1870年,借助约翰·汤姆逊拍摄的照片,我们有机会看到那时的钟楼广场:车轮在地面的泥土上留下深深的车辙,两边民居的地基要比广场高,说明在汤姆逊前去拍照的年代这里就是经常积水的区域。至于积水有多严重,可以1890年代的照片上看出来:广场西北角有座简易的石桥,桥洞大概有半人高!尽管当雨后积水时钟楼倒映其上很美很安详,但这无疑会另周围的居民和过往行人不易通行,更不卫生。民国成立后,政府发起卫生运动,钟楼广场的积水情况终于得到改善。1925年,在鼓楼下成立了“京兆通俗教育馆”,建有传播科学和文化知识的固定陈列馆,展出矿物标本、海洋动物标本、昆虫标本、两栖动物标本和鸟兽标本,还有矿山模型、油井模型、石膏做的人体骨骼模型等,另设有图书馆和代人写字处;钟楼则改建为教育馆附属的电影院,钟楼广场也被开辟为“民众商场”。别看面积小,这座“民众商场”与当时的天桥齐名,是固定的集市,也是平民娱乐场所。场内的东南角和西北角各设有一座固定的茶社,分别叫“第一民众茶社”和“第二民众茶社”,据说相声大师侯宝林就曾在第二民众茶社的剧团学过艺。据常人春先生说,这里还有卖药丸、吞宝剑、拉洋片、变戏法和耍狗熊的表演,“每逢过年,锣鼓喧天,声传遐迩。”少不了的还有各式北京特色小吃,如扒糕、凉粉、灌肠、豆汁、爆肚、炸糕、驴打滚、茶汤、油茶等等,每个摊子都在长案和板凳旁支起遮阳伞;孩子们则总是围在卖蜜饯杏干、螺丝糖等零食和卖木刀、面具、万花筒等玩具的摊位前,好不热闹。

城市要发展,百姓的生活条件需要改善,更换地砖很正常,是值得欢迎的好事,但那些承载着北京人感情的建筑和物什不应该简单地拆除或扔掉,因为这毕竟是历史,是文化,是北京根的一部分。

目前已知钟鼓楼最早的照片,1860年由杜宾拍摄

目前已知钟鼓楼最早的照片,1860年由杜宾拍摄

1869年汤姆逊拍摄的鼓楼和小广场

1869年汤姆逊拍摄的鼓楼和小广场

1870年代佚名摄影师拍摄的钟楼和钟楼广场

1870年代佚名摄影师拍摄的钟楼和钟楼广场

1890年代的钟楼广场,从后面的简易桥可看出这里积水有多严重

1890年代的钟楼广场,从后面的简易桥可看出这里积水有多严重

1920年代在钟楼上看鼓楼和钟楼广场

1920年代在钟楼上看鼓楼和钟楼广场

1920年代钟楼上的大钟,远处可见鼓楼上的大鼓

1920年代钟楼上的大钟,远处可见鼓楼上的大鼓

1925年后钟楼广场被开辟为市场,地面也整饬一新

1925年后钟楼广场被开辟为市场,地面也整饬一新

小莫1930年代拍摄的钟鼓楼,美极了!

小莫1930年代拍摄的钟鼓楼,美极了!

本文转载于:徐家宁 的 旧影志

北京有条中轴线,从永定门、前门、天安门、景山、地安门、鼓楼、钟楼,到德胜门,再南或再北,就出了城了。 当然,这是旧时的说法,现在——远到燕郊石景山,都敢叫长安街沿线。

题外话,目前规制上实际不存在一条叫长安街的街道,只有东长安街和西长安街,从东单到西单。

那真是——十里长街风光无限,达官显贵商界巨擘,能人异士此起彼伏,奇闻趣事数之不尽,今天说说鼓楼吧。

钟鼓楼老照片

鼓 楼南边是地安门,以前曾经真的有个城门,后来说要重建,再后来不了了之了,鼓楼北面是钟楼,比鼓楼矮一些,鼓楼和钟楼之间是一个广场。我印象中,最早的荷 花市场,就在那里,后来,取缔了,再后来什刹海岸边改造了一下原来的游泳更衣室和体校的部分房间,变成了饭馆,继承了荷花市场的名字。

那 时候我大概上小学,钟鼓楼之间的荷花市场,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一个非常糜烂的声色场所。一排排浅灰色的铁皮房子,无论什么时候去,都能看见醉汉和神头鬼脑 的有钱南方人,本地的小伙子穿着皮夹克挎着妞儿,大波浪烫发黑色健美裤。最靠近大门的地方,是卖图画书和玩具的几间小店,东西走向的一排房,其它的几排都 是南北走向的,中间是过道,绝大部分是饭馆,饺子、炒菜、火锅、小吃,回想起来,其实做得都一般,但那是吃饭给粮票的年月啊,来这儿吃盘灌肠儿就是下馆子 了,下馆子——听听!多资本主义呀,带劲!下了馆子再去酒吧间,赶紧麻利儿地给我弄条领带系上。

我们院儿一孩子他妈在荷花市场租了间房卖 饺子,我清楚地记得当时他们家最高档是十八鲜。 三鲜大家都知道吧,竟然还有十八鲜,不禁让人浮想联翩,一直攒钱,但总是还没够就去了,弄个六鲜的解解馋。 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十八鲜是什么味道。 荷花市场早没了,估计这辈子也不会知道了。

荷花市场是鼓楼一带最早的成规模的自由经济,再早,就是胡同口和地安门商场门口的无照服装摊贩和羊肉串儿了。之后,吃喝玩儿乐的场所开始生长,不能说雨后春笋,至少也是有条不紊。

时间太长了,我只能尝试着回忆,方便起见,我只说我还记得的,不分先后,不保证后来是否发生了变化。

先说吃的吧。

首 当其冲的当然必然果然是马凯,叫食堂也行,叫餐厅也行,是我最早关于美食的记忆。远早于荷花市场,因为它是国营的。那时候我就很奇怪,饭馆儿做出来的菜, 怎么那么好吃。记得第一次在马凯吃饭,是和我妈,好像是出去干什么错过了饭点儿,中午快一点了路过马凯,妈说咱们今天吃饭馆儿吧。

点菜可 费了劲了,拿着菜单看了几遍,也没下决心,最后看到旁边的桌点了个竹笋肉丝,就也来了一个,两碗米饭。 都三十多年了,还记得雪白的冒尖儿一盘子,勾芡,鲜香爽滑。服务员都是三四十岁的大姐,快到关门时间就直接催人,一点儿不见外。 我可真是细嚼慢咽啊,恨不得拿笔记下来,回去跟同学吹牛逼。

先到这儿吧,吃饭去了,还是和我妈。

 

 

本文作者:网友unoneless

北京有条中轴线,从永定门、前门、天安门、景山、地安门、鼓楼、钟楼,到德胜门,再南或再北,就出了城了。 当然,这是旧时的说法,现在——远到燕郊石景山,都敢叫长安街沿线。题外话,目前规制上实际不存在一条叫长安街的街道,只有东长安街和西长安街,从东单到 西单。那真是——十里长街风光无限,达官显贵商界巨擘,能人异士此起彼伏,奇闻趣事数之不尽,今天说说鼓楼吧。

 

鼓楼南边是地安门,以前曾经真的有个城门,后来说要重建,再后来不了了之了,鼓楼北面是钟楼,比鼓楼矮一些,鼓楼和钟楼之间是一个广场。我印象中,最早的荷 花市场,就在那里,后来,取缔了,再后来什刹海岸边改造了一下原来的游泳更衣室和体校的部分房间,变成了饭馆,继承了荷花市场的名字。

那时候我大概上小学,钟鼓楼之间的荷花市场,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一个非常糜烂的声色场所。一排排浅灰色的铁皮房子,无论什么时候去,都能看见醉汉和神头鬼脑 的有钱南方人,本地的小伙子穿着皮夹克挎着妞儿,大波浪烫发黑色健美裤。最靠近大门的地方,是卖图画书和玩具的几间小店,东西走向的一排房,其它的几排都 是南北走向的,中间是过道,绝大部分是饭馆,饺子、炒菜、火锅、小吃,回想起来,其实做得都一般,但那是吃饭给粮票的年月啊,来这儿吃盘灌肠儿就是下馆子 了,下馆子——听听!多资本主义呀,带劲!下了馆子再去酒吧间,赶紧麻利儿地给我弄条领带系上。

我们院儿一孩子他妈在荷花市场租了间房卖 饺子,我清楚地记得当时他们家最高档是十八鲜。 三鲜大家都知道吧,竟然还有十八鲜,不禁让人浮想联翩,一直攒钱,但总是还没够就去了,弄个六鲜的解解馋。 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十八鲜是什么味道。 荷花市场早没了,估计这辈子也不会知道了。

荷花市场是鼓楼一带最早的成规模的自由经济,再早,就是胡同口和地安门商场门口的无照服装摊贩和羊肉串儿了。之后,吃喝玩儿乐的场所开始生长,不能说雨后春笋,至少也是有条不紊。

时间太长了,我只能尝试着回忆,方便起见,我只说我还记得的,不分先后,不保证后来是否发生了变化。

先说吃的吧。首当其冲的当然必然果然是马凯,叫食堂也行,叫餐厅也行,是我最早关于美食的记忆。远早于荷花市场,因为它是国营的。那时候我就很奇怪,饭馆儿做出来的菜, 怎么那么好吃。记得第一次在马凯吃饭,是和我妈,好像是出去干什么错过了饭点儿,中午快一点了路过马凯,妈说咱们今天吃饭馆儿吧。点菜可费了劲了,拿着菜单看了几遍,也没下决心,最后看到旁边的桌点了个竹笋肉丝,就也来了一个,两碗米饭。 都三十多年了,还记得雪白的冒尖儿一盘子,勾芡,鲜香爽滑。服务员都是三四十岁的大姐,快到关门时间就直接催人,一点儿不见外。 我可真是细嚼慢咽啊,恨不得拿笔记下来,回去跟同学吹牛逼。先到这儿吧,吃饭去了,还是和我妈。

钟鼓楼说吃

钟鼓楼说吃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作者:unoneless(BJDVD论坛)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clock-drum-tower-said-to-eat/

  北平从地安门往北,有两座飞檐重脊,鸱甍丹楹,崔巍磔竖的高大建筑物,就是钟楼和鼓楼。

  钟楼最初是距今五百多年明永乐年间筑成的。后来被迅雷闪电击中失火,化为灰烬,一直到清乾隆十二年又重建的。

  鼓楼的历史比钟楼更久远,是元朝至元九年兴建的,元人称它为“齐政楼”。每月朔望商贩云集,百戏杂陈,跟后来东西两庙(隆福寺、护国寺)大家赶集一样热闹。明朝永乐皇帝对于上元闹花灯特别有兴趣,后来指定鼓楼一带为元宵闹花灯的集散地,把鼓楼雉门础壁又重新丹垩彩绘一番,索性把这条通衢大道也改称鼓楼大街。一直到民国三十五年鼓楼大街依然是北城最热闹的地方。

  现在时代进步,大家看钟鼓楼已经不合时用,纯粹是摆样子的两座装饰性建筑了。其实古代没有钟表,宫廷里有日晷月晷铜壶滴漏校正时刻,一般老百姓就全靠钟楼鼓楼击鼓撞钟来对时了。笔者幼年时节,午夜梦回,漏尽更移的时候,还听到过渊渊钟鼓,仿佛还是前此不久的事情,但是仔细一算,已经是一甲子的事了。听说清代光绪年间还有人专司其事,逢更必报,到了宣统时期,才把报更也免了,只在交子、正午击鼓撞钟两次而已。撞钟击鼓,鼓是配合钟声的,每次撞钟五十四下,传说是“紧十八,慢十八,不紧不慢又十八”,昼夜加起来是一百零八响。夜静更阑的时候,钟声及远,可达四十里。

  到了民国初年,午夜钟声虽然照撞不误,可是每天日正当中就改成鸣放午炮啦,一声巨响以便全城的人对时。

  在鼓楼后钟楼前的空场上一直放着一口形态古拙绿锈斑驳的大钟,据说是元朝的遗物,钟楼上挂的那座大铜钟,是后来明或清朝所铸用来报时的了。这口铜钟高达三米五六,比两个人还高,有八寸多厚,吊在一座龙头蟠木的架子上。一般钟声都是发出“当——当——”的音响,可是北平钟楼这座大钟,发出的尾声是:“要鞋——要鞋——”关于这口大钟,北平还有一段动人的传说。据说很久很久以前,某一朝皇帝要铸一口大钟,结果第一次钟没铸成,于是把所有铸钟高手汇集起未合铸,接二连三地都失败了。北平城里城外铸钟的人几乎没人敢承应这一桩铸钟工作,皇帝只好降旨征召妙手良工。后来有一位老铜匠应征承铸,经过若干天,用尽了一切方法,钟还是铸不成。眼看限期一到,这种征召工作,如果不能如期完成,轻则充军,重则砍头。老铜匠只父女二人,相依为命,于是回家跟女儿诀别。父女二人在悲痛难过之下,这个姑娘一定要跟父亲到现场去看看铸钟的情形,老铜匠万般无奈,便把女儿带到熔化炉旁边观望。谁知就在最后一炉铜汁将近熔成的时候,女儿忽然纵身一跃,跳进洪炉,等她父亲起身抢救,已经来不及了,仅仅抓住了她的一只鞋。女儿投炉自焚之后,那一炉铜汁倒进模子里居然铸成了一座宏达遐迩的巨钟。巨钟铸成之后,自然是龙颜大悦,不但老铜匠免了杀身之祸,而且协助工作的一干工匠也都得到厚赏。可是每当敲钟的时候,老铜匠便想他以身殉钟的爱女,对爱女的幻象跟钟声合成一种奇特的响声:“鞋——”老铜匠跟同事谈起钟的声音,大家也都清晰地听出钟声是“鞋”,再辗转传到上九城的居民耳中又变成“要鞋”。直到如今,凡是老北平都知道这段故事。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摘自:《唐鲁孙作品》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peking-story-bell-t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