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渴望长生,好多人还是陆陆续续走了,谁都没做到——从皇上到贫民。

    犹如逛菜市场,买着没买着可心的蔬菜,最终都要家转,候着散市更耽误工夫,且谁也不能给您签一张保票找俩铺保,生意难做,谁还有闲心诗意呢?

    北京话言死,有点似街上耍着的中幡,远处住脚儿瞧,花棱棱好听也怪好看,走近,越往下捯根儿才越接近死亡事件的本质。

    先从远处所见——中幡缨络宝盖——那些由锦缎、响铃、小旗、流苏组成的伞帽子说起,一起一落之间透着程式与认真。北京话里比较严肃台面儿的说死,无外乎西 方正路、驾鹤西游、寿终正寝(言男)、寿终内寝(言女)、驾崩(皇上用)、宾天(皇上、显贵皆用)、辞世、长眠诸种,生不一样,死同样甭想一样,要不怎还 会有“哀荣”一说?

    到了百姓自身,花样的说法多去了,极富创造性。

    “吧嗒仓”本是京剧中的锣鼓点,一般用于剧中人物后仰倒下的“僵身儿”表示死亡的伴奏,人生如戏,戏里用,平日里总也不好意思闲着——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呀!“吧嗒仓”便被用来指代死亡。

    样板戏独霸还没到时候不是,诸多行业的人们露出了不屑。

    八根绳儿卖菜的首先站出来,我这儿也有,“撂挑子”简称“撂了”、“撂”怎么样?

    跑脚的噗嗤一乐:不怎么样您这个!“搁车”、“搁了”,不错吧?

    剃头的搭块手巾往铜盆里兑着凉水,说:别整行话嘿,谁懂?要我说,就叫“翘辫子”不赖!

    修表的摘下眼眶夹着的独眼放大镜:有点儿发展观成嘛?谁保证梳一辈辫子?女的咋办?“停摆”!“停摆”男女适用。

    卖熏鱼儿的挎着小柜儿凑过来:加工一下不成嘛,生的谁吃?依着我,叫“双皮”,既文雅又表示耷拉的意思,人“耷拉”不就是死了嘛?

    自东自掌卖鱼的掌柜从案子后头伸出脑袋:列位,“翻白儿”顶合适。

    花把式往玻璃罩子里搬花盆,掖了嘴上的烟袋:白不吉利,穷一辈子,死了还穷,叫“黄了”富贵,要不“落(lào)了”,花落人死,一堆儿完完。

    押宝的死盯着大海碗中滴溜儿乱转的仨色子不错眼珠儿,停定了知道又没赢。对面一位指着色子点儿揶揄:叫什么都晦气,俩六中间一个幺,搭着到哪儿都是个死,“眼儿猴”。

    卖黄土的坐排子车把儿上歇脚,挠了挠脊梁:“听蝲蝲蛄叫”“听蛐蛐叫”都挺好的嘿!

    看坟的正好进城找东家想主意抓闹几个闲钱儿,路过听见,不忒乐意:去你大爷的,死人听得见嘛?叫“打老鸹”还不差离儿。

    吹鼓手刚忙完一档子事儿,架衣裹着喇叭算计着是先奔粮店买棒子面还是直接当铺赎被窝,撞排子车上弄一身黄土,愣一愣神儿,掸土,甩下一句:“嗡儿了哇”。

    售卖螺蛳转儿的贩子笑脸儿答对走一主顾,听见吹鼓手的话,顺嘴答音也发表了一番自己的见解:“嘎嘣儿脆”。

    串街的郎中停了手里的虎撑不摇,瞧一眼熏鱼儿柜子里的肉,咽口唾沫,说:人之将死气分双出,上嗝儿下屁,“嗝儿了”应当算是客观。

    挎篮儿卖水果的小孩儿不爱听了:“嗝儿屁”还“嗝儿屁招凉大海棠”呢!?包圆儿啊,谁包圆儿,“嗝儿屁招凉大海棠”吆~~

    香蜡铺大伙计出门要账被呛了一脑门子土,正烦气,被卖水果的小孩儿带了一膀子,搡孩子一把:溜边儿走,好什么不挡道啊?人死如灯灭,“吹灯”“吹灯拔蜡”。

    老太太去瞧临产要喝粥的大闺女,二闺女去年“脚踩凉船儿”刚没,听见这一帮子聚一处胡吣,心里不大好受,停下,说:撒村没规矩。人没了,应当叫“回宫”, 叫“不在”,叫“善终”“过去了”,回回说是“无常”,满人说是“瓦几哈”,满族话“完结”的意思,懂吗你们这些货?

    巡街的一直糗在一旁瞧着热闹,觑见老太太动了真碴儿,怕有个三长两短担褒贬,拿警棍杵杵人群,挤过来:老太太,您甭跟他们一般见识。没买卖磨腮帮骨,擎等 着饿死,等哪一天嘿,真要了饭成了“河漂子”“倒卧”“死球儿的”就他妈好了!有个饭碗甭捧着,逗牙,跟老太太没大没小,真像杀猪刘二“俩腿一蹬”“踹 了”,老婆着急“窝回去”,孩子没吃没喝“回姥姥家”,这好好一家人儿,望乡台上聚齐儿,也算前世修下的功德!

    老太太:不碍,不碍,都在街面上混,谁还没个“升天”“入土”?“没熬过去”“没蹦过来”的事儿老身见多了,就这几块料,想让老太太“歇菜”“挺了”,屎壳郎开粪厂子——差着行市呢!

    老太太的大儿子是个瓦匠,本来应了一档子活儿,看天儿阴下来,招乎哥几个临时停工,行话曰“挂碓(duì)”,简称“挂了”,收拾完手使傢伙,站房坡上直腰儿瞅见这一幕,紧忙着颠儿过来,搀起老太太回转家门。

     佛家说,修生就是修死。

    就是这样一群北京人,以他们熟悉的生活用自己的语言解释死在他们心里的含义,死亡矗立在每个人的面前,无法跨越,无法逃避,人手一份儿,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的哲学家。

 

本文作者:草长鹰飞

——本文从各个方面描述北京话,它热情、自信、开放、幽默、文明有礼。它是最优美动听的北方方言。北京话不会消失,作为北京人请用实际行动留存传承它!

在申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的激烈竞争中,国际奥委会详尽地考证了北京的方方面面,并与其它申办城市做了比较,维尔布鲁根在国际奥委会第 112次会议上的一句话,2008年在北京举办的奥运会“将给中国和世界体育留下独一无二的宝贵遗产”。这遗产是厚重的、悠远的,这遗产有硬遗产也有软遗 产,被称为中国最优美的汉语方言北京话就属于后者。

北京的语言历经多少朝代,与世世代代的北京人相伴,最后成为普通话的基础。建国后的普通话“是现代汉语的标准语,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 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一种地方性的语言成为推广到全国进行交流的语言,而且被十几亿人使用,必有其内在的深刻原因。而北京 话与北京大气磅礴的城市布局、精美绝伦的建筑一样,也是北京的骄傲。

俞平伯说过:“北京话是全中国最优美的语言。”林语堂赞美北京话是“平静自然舒服悦耳的腔调儿”,老舍把北京话比喻成像“清夜的小梆子”。比他 们出生要晚上半个世纪的上海籍作家王安忆说:“北京人的心是藏着许多事的。他们说出话来都有些源远流长似的,他们清脆的口音和如珠妙语已经过数朝数代的锤 炼,他们的俏皮话也显得那么文雅……他们个个都有些诗人的气质。”

为奥运不少北京人都在学习外语,以迎接八方来客。但无庸讳言,他们的母语才是最重要的!

北京的方言的生动、鲜活、简洁、明快,北京方言之所以有这样鲜明的特点,又是和隐藏的其背后的深刻的社会文化背景分不开的,也就是说,是由北京文化悠远的开放型传统决定的。

为什么说北京文化的特点是开放型的?这个命题似乎与人们惯常的认识相悖。那精巧的四合院,那厚重的城墙,那环围的护城河,那狭窄短小的胡同,那 拥挤的茶园戏馆,那稠聚的花市鸟市……似乎都是一个封闭式文化圈的典型形象,然而,这的确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独特文化景观。我们细细考察一下这些现象就会发 现,这种种似乎是北京专利的文化现象却几乎没有几样是北京土生土长的。如胡同来自蒙满传统,戏园借自于南国,京剧产生于徽汉,胡琴传自番邦,手工艺则与中 原文化一脉相承……,北京方言更是最鲜明地反映了北京文化兼容南北不同民族不同风格语言和方言特征的集中表现。

自古以来,北京文化不仅辐射能力强,吸收能力也强。有个奇怪的现象曾经使人感到匪夷所思,在北京建都的统治者长时间为经济不发达和文化相对落后 的少数民族,但北京话最终成为最接近国语的语言。其实完全可以解释清楚,这些少数民族统治者不像中原统治者有那么多“华夷之防”,他们保守思想少,进取心 强,对源远流长的汉文化不仅不排斥,反而认真学习。从千余年来的社会政治状况看,可以说北京是由汉族和我国北方少数民族共同建立起来的。

从辽到金,北京的政治、经济地位迅速上升,大量的北方少数民族不断涌进现在北京地区,和外族语言长期密切接触,和广大中原地区的本族语言反而关系疏远,北京话从一千年以前就开始处于这种和其他汉语方言完全不同的特殊语言背景中。

宋金时期的北京,汉胡之间对峙是一个事实,交融也是一个事实,两国相争龙虎斗,各为其主统貔貅,既有战场上的刀剑相向,也有营帐间的唇舌往来,语言的交融也就在烽火间不自觉地开始了。

公元1272年把金中都燕京改建成大都,大批蒙古人来到大都。当时虽然明文规定蒙古话是国语,但汉文化的同化能力实在强大,实际上蒙古的老百姓 和王公贵族都学会了大都话,而且从心里喜欢讲大都话,于是大都话通过新的统治者得到了广泛的传播。所谓元大都话,实际是辽金两代居住在北京地区的汉族人民 和契丹、女真等族经过几百年密切交往逐渐形成的,到元建大都时已趋于成熟,成为现代北京话的源头。

明朝迁都北京以后,北京官话也逐渐产生,作为国语正音的官话又再次分为南北两支。明代北京话是在元大都旧北平话的基础上,和移居北京的南京移民的南京话融合后形成,到清代受到满语的影响才逐渐成熟。

到了清代就更明显了。清朝对汉文化的宽容态度远胜过对政治经济的控制。但是如果说满族完全被汉族同化,也言过其实。就拿语言来说,就是在彼此影 响、互相渗透。在满族学习汉语的同时,他们没有简单地放弃了满语、满文,而是以汉语为主,互相同化。我们见过皇帝的一些重要碑铭、文赎,很多都是用汉、满 两种文字镌刻、书写的。而一种语言现象也产生了:除了有一些满语正式地进入北京话之外,更重要的是词汇、腔调、语音的融合,共同创造了大家都听得懂,都爱 听的优美的北京话。

文明热情幽默的北京话

老北京人特别讲究“礼儿”,就是从刮刮坠地的婴儿算起,几天之后就要进行“洗三儿”,目的是把上世的罪孽洗涤干净。老北京人之间哪怕素不相识, 都有一堆规范的礼貌的见面语等着你:“大爷、大妈、大叔、大婶儿、大姐、大哥、先生、小姐、老板、掌柜的……”。解放后,先生、小姐、老板、掌柜都不叫 了,一律叫同志了,文革中工人阶级领导一切,都叫师傅了,改革开放后恢复了一些老北京的叫法儿。老北京长幼有序,对年纪大的、对老师、对长辈,都要无条件 地恭恭敬敬。经历过老北京的温情脉脉的人,总是怀念那个时光,比如您不经意挡住了别人的路,被挡的人会和声细语地说:“劳您驾,借个光!”听了这话您怎么 能不让开呢!再比如吃饭,老北京人都是对最年长者说:“您先请”。饭桌上摆上酒和菜肴,还会真诚地指着最好的菜说:“您来这个?”您到商店买东西,只要您 在柜台前一转悠,掌柜的或者伙计就会热情地问:“您看上什么了?”“哪个和您心意?”哪怕您不买,他也会说:“买不买没有关系,您随便儿看。”所以有人说 北京话是“说的艺术”。

谁都知道“您”是北京人礼貌语言的集中体现,对“你”的称谓充满着敬意,这大概是地方语言中最有人情味儿的“你”。所以“您”已经被各地语言所 吸收和利用。北京人随便的甚至有点例行公事的一句“吃了吗”“您遛弯儿呢”,包含着对对方的一种关心。前些年北京流行的“没事儿”已经风靡全国,在“没事 儿”之前肯定有句“对不起”,这六个字就把潜藏的矛盾化解了。

如果问问北京以外的人对北京人的印象,恐怕会有一半人说:幽默能侃。

北京人的幽默语言不是自当代始,而是世代相传。

首先,幽默的语言智慧是从老北京文化传承而来。北京人说话就是逗。幽默不分贫富,不分文化高低,好像在这块土地生活的人都有与生俱来的幽默 细胞。启功是中外闻名的文化名人,但是他不仅没有名人和泰斗的架子,反而幽默的对自己进行自嘲,他给自己写的《墓志铭》短短几十字,堪称老北京人幽默的经 典:“中学生,副教授。博不精,专不透。名虽扬,实不够。高不成,低不就。瘫趋左,派曾右。面微圆,皮欠厚。妻已亡,并无后。丧犹新,病照旧。六十六,非 不寿。八宝山,渐相凑。计平生,谥曰陋。身与名,一齐臭。”

北京人的幽默话语多来自胡同,大杂院,来自劳动阶层,这些话虽然通俗却不粗俗,哪怕歇后语,也生动好记,让人感到轻松好笑:比如一个人喜欢上什 么东西,就是“老太太喝豆汁儿——好惜(喜欢)”;说一个人就仗着一张嘴瞎白话,就是“您是打碎的茶壶——就剩这一张嘴了”;说一个人就会空谈,就是“天 桥的把式——光说不练”;说谁实在无足挂齿,就是“马尾儿穿豆腐——提不起来”;说一个人嗓门儿大,就是“纸糊的驴——真能叫唤”……这些带有北京土话色 彩的幽默都让人忍俊不禁。

说到这里,不少喜欢北京语言的人也有隐忧,就是北京话的确也产生了一些糟粕。这些糟粕在旧时代的流氓、痞子中也有过,但终归成不了气候。近年来一些北京的“脏话”虽然流传,但多数人还是嗤之以鼻。

在2008年奥运会举办期间,能够来北京的全世界的体育精英乃至各国政要、富商、名流、平民首先将从赛场体验到中国的文化、中国人的素质、中国 人的体育精神、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北京人几年前就有所准备,要把好的精神风貌更多地展示,将负面影响的东西降低到最小限度。所以北京人说什么样的语言也 很重要!

了解北京人说话,首先要了解北京人的性格。

北京有800多年的建都史,是六朝古都,皇恩浩荡的历史已经造就了当代北京人老祖宗的某些性格。统治阶级所处的统治、支配地位,其影响力大是不 言而喻的,北京人在紫禁城周围造成宦官重礼的心理,在天子脚下,他们觉得更多地享受到浩荡皇恩。实际上,北京做为历代国都,也会比外地得到较多的“优惠政 策”,这当然使北京人觉得毕竟和外地人不一样。这种皇城情结数百年来就像附在皮上的毛,牢牢粘在北京人身上。大概只要不迁都,这种情结永远不会脱落。

北京人的优越感与计划经济的遗风有关,由于北京官多,很多部门都掌握着各地的命脉,凡上面来都不是有求于我便是我的下级,来者客客气气、唯唯诺诺,管人的地位也不得不居高临下。别说掌握权力者,就是看门人也不管你来的是局长、处长,他都有个心理:大官儿我见得多了。

在商品经济的汹涌大潮下,聪明的北京人开始琢磨人家特区是怎么发的,人家沿海地区是怎么赚钱的,光说不练的北京人则会用那胡同京味儿语言评价一 番。八十年代初,广东人最先富起来,尽管这些北京人羡慕人家,也为腰包瘪而生气,一方面他们想方设法托人从广东买回录音机、蛤蟆镜、喇叭裤,另一方面用北 京人很损的嘴取笑广东人,说人家说的是“鸟语”,是“四,十”不分的大舌头,是“除去人民币什么都不认的钱串子脑袋”。浙江人在北京用他们特有的经商智慧 屡屡成功,有心计的北京人在总结浙江人为什么走到哪儿都发财,而说话很损的又有闲工夫评头品足的一些北京人则说人家是“浙皮子”,“再有钱也是乡下人,骨 子里还是老农民”。您看,已经被人家比得够寒碜的了,说话还这么自信牛气。

在中国,没有一座城市像北京,与政治有那么紧密的联系。有关方面的专家甚至从报刊销售观察出北京人的政治情结。北京人爱聊能侃,北京人爱侃什 么?世界局势、国家大政方针,最近发生的大事小事,无论国内国际的,几乎无所不包。当然科技文艺体育影视明星名流也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但北京人对明星的崇 拜要低于外地人。

历史和现实使得北京人对政治的热衷程度没有哪个地方的人能和北京人相比,而且是世代相传,无怨无悔。北京处于中国政治旋涡的中心,所以政治风波 总会最先把北京人裹夹进去。北京人懂政治,政治热情也高,对国家和民族有种难得的责任感,北京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远的不说,就这100年来这块土地发生的 戊戌变法、五四运动、一二九学潮、开国大典、四五运动这些震惊世界的政治事件,就深远地影响了中国历史的进程。太多的经历?熏也造成了北京人从容不迫的心 态,他们遇事不慌,井井有条,古道热肠,在不事声张中默默耕耘,所以说起话来也颇有政治感。

对于许多北京人来说,政治就好像生活中的报刊、书籍、影视一样不可或缺。热心于说政治,在北京文化中是个代代相传的传统。北京人很难逃脱政治, 而关心政治也意味着关心自己,北京人将自己的感情和信口开河的快感毫无保留地倾洒在政治之上。人们发现,北京人日常生活中不谈论政治是似乎就有些欠缺的, 就会寡淡无味。有个顺口溜流传十多年了:“北京人什么都敢说,东北人什么都敢干,上海人什么都敢穿,广东人什么都敢吃。”几句话多少点出了一些不同地域之 间文化的差别。“敢说”是指北京人敢于批评时政,“铁肩担道义”的政治责任感很强。政治在北京人心目中是神圣的,深圳有一家“8341策划公司”,北京人 看了感到不严肃,因为谁都知道8341的重要性,而且感到这样的公司怎么会注册成功。深圳人诠释这一现象说:“这在北京人眼里是政治,在深圳人手里就能巧 妙地转化为经济。”

外地很多文化人很愿意来北京交流,北京的学术水平较高是一方面,而北京人哪怕在饭桌上侃侃政治、新闻、密闻、小道消息,也会长长见识。有些外地 文化人感慨,隔一段时间就应该来北京一次,否则很多信息就不知道了。所以来北京的文化人总会在接风的饭桌上向北京同行提出:“最近有什么新的局势啊?”北 京文化人会把这“宣讲”做为一次享受,他们对局势的分析加上各种新信息的点缀,会把外地客人谈得目瞪口呆。他们侃的成功,来源于平日关心政治的积累,加上 现场的发挥和和演讲能力,会取得不同凡响的效果。

北京文化自古就打上了多元化、多层次的烙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都后,又经历了数次规模最大的移民,从而又开始了语言上最大的融合。这 次移民甚至使得甩着京片子的“老北京”成为了少数。尤其不能忽视的因素是,解放后政府大力推广普通话,更使北京话向普通话靠拢。1955年在北京召开了汉 语规范化学术会议,这次会议对“北京语音”进行了“纠偏”。标准语是经过规范和加工的民族共同语,并非采纳北京方言里的全部内容,而要舍弃其中的土语、土 音,同时又“不断地从其他方言里吸取营养,逐渐把所有有活力的、为它的发展所不可缺少的东西都采用到民族共同语里”。而电视、电影、广播的强大功能,使普 通话在大大削弱各地的方言,北京话也同样。建国50多年来,在北京的京味儿越来越少,普通话越来越占据了难以撼动的地位。

在我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经济和文化不够发达、人口众多,方言杂芜的国度里,如果没有一种“通用”语言,沟通就势必成为困难。要全面推广一种高 度规范化的民族共同语虽然不是在一个较短的历史时期内所能完成的,但同时是必须努力做到的。解放后政府大力推广普通话,五十多年不遗余力,其积极意义在于 全国各族人民要有一件规范的交流工具。

如今,80年代出生的青年也很少听见老北京话,尤其胡同、大杂院在城市改造中大量地消失,连接触老北京话的最后场所也同时消失了。京味儿老作家 汪曾祺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颇为伤感地写道“北京的胡同在衰败,没落。除了少数‘宅门’还在那里挺着,大部分民居的房屋都已经很残破……在商品经济大潮 的席卷之下,胡同和胡同文化总有一天会消失的。也许像西安的虾蟆陵、南京的乌衣巷,还会保留一两个名目,使人怅望低徊。再见吧,胡同。”其实,和胡同一样 消失和“再见”的很多,也包括老北京话。就像住进舒适的高楼大厦需要让胡同、四合院付出代价,让中国人交流起来更便捷也需要地方语言付出代价。我们虽然不 失伤感,也会理性地看待。更何况人们正在把那优美动听的老北京话用各种技术手段存留在这个世界上,老北京话不会和我们永别!

本文作者:金 汕(北京社会科学院文化体育研究中心主任)

北京话

摘要:通过红楼梦的早期抄本,追溯北京话中儿化音和轻话音的历史。可以肯定的是,早在18世纪《红楼梦》时代,北京话中就已经使用儿化音和轻话音。

一语料和方法简述

 轻音和儿化音都是北京话中重要的语音现象。现代汉语偏重其共时的研究。本文试为溯源,以求现状与历史的沟通。

本文使用的语料为《红楼梦》的早期抄本。因为这些抄本反映着18世纪也就是清代前期的北京口语。时代、地区和性质都具有无可怀疑的确定性。主要用了以下七种本子:

一、1975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影印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乾隆十九年1754)。

二、1981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己卯本钥日砚斋重评石头记》(乾隆二十四年1759)。

三、1975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影印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乾隆二十五年1760)。

四、1986年周汝昌序书目文献出版社影印王府本即《蒙古王府本石头记》(所据可能

是‘丙子三阅本’,乾隆二十一年1756)。o

五、1984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梦稿本即《乾隆抄本百甘回红楼梦稿》(乾隆四十九

年甲辰1784以前)。o

六、1986年中华书局影印列藏本即《列宁格勒藏抄本石头记》(不能早于乾隆末年

1785–1795,也可能抄成于嘉庆年问1796一1820)。o

七、1988年重印1975年文学古籍刊行社影印戚序本1{11(戚蓼生序本石头记》(乾隆

旧抄)。④

以上这些早期抄本中,甲戌、己卯、庚辰三种,都在乾隆二十七年壬午(1762)之前,那时曹雪芹还在世。即使较晚的列宁格勒藏本,其底本来源亦甚早,尚保存着许多《红楼梦》稿本的原始面貌。@作为18世纪北京话的口语语料应该说是十分可靠的。

本文的考证方法主要是比较各抄本自身以及诸抄本之间的异文。通过汉文典籍的异文来探求隐藏在字形背后的语音,是传统音韵学的一个霉要研究方法。凭藉这个方法,清儒取得很大的成绩;本文继踵前修,或亦可有一得。比如在现代北京话里,“马虎”这个词

因 为第二个音节是个轻音,所以也有人写成“马糊”。根据这个道理我们就可以反过来推求:《红楼梦》早期抄本中大量存在的同类型的异文也是轻音音节的反映。再 比如,在《金瓶梅》里把“挂枝儿”写作“挂真儿”,笔者曾根据这样一对异文推断在当时的口语中,这支曲名一定是发成儿化音[kuat融]的。@如果在《红楼梦》抄本中也有此种类型的异文,那么我们就可以推断:北京话里至少在18世纪已经有儿化音的存在。

二《红楼梦》中的“轻音”例证

首先排比几组典型的反映轻音音节的词汇材料如下,请观察、比较(本文例句尽量要求完整,以便体会其语气):

(一)编排编派

①(探春)说道:宝姐姐,你还不拧他的嘴!你问问他编排你的话!宝钗笑道:不用问,狗嘴里还有象牙不成!(第42回)

例①庚辰本(978页)和梦稿本(499页)均作“编排”,列藏本(1798页)作“编派”。辰、梦稿两本自身也不一致:

②(袭人)见宝玉进来,连忙站起来笑道:晴雯这东西编派我什么呢……我要在这里静坐一坐,养一养神,他就编派了我这些混话。(第64回)

例②这两处,庚辰本(1528页)和梦稿本(752页)又与列藏本(278l页)同 作“编派”“编排”,本身也是时此时彼。“排”和“派”两个字声调不同而可以通用,这就表明:后一个语素的实际发音必定不是个四声明确的重音节,而是不在 四声之属的轻音节。因为不在四声之属,所以写什么字好,就会随着书写者各自的理解而出现差异。即使是同一个人,也往往会一时如此写,一时又如彼写,直到今 天也还有这种现象。“排”:安排,“派”:分派,两者都在某种程度上有施之于人,甚至强加于人的意思。因此,这两个字是出于对“本字”的不同认识而出现的 一对异文。换言之,在这种场合,此种性质的异文除表示它们是同一个轻音音节的不同书写形式之外,别无他解。基于此,我们就可以根据这种异文断定:在18世纪时,这个词的后一个语素必定是个轻音音节。下述语料均同此理,不赘。

(–)便宜,便易,便益,便意

这一组语料,从《红楼梦》的用例看,有两个含义:一个是“得到好处”的意思。比如:“湘云道:必定是外头去丢了。被人拣了去,到便宜他!”(第21回)另一个是“方便”的意思。比如:“他两家的房舍极是便宜的,咱们先能着住下,再慢慢地着人去收拾,岂不消停些!”(第4回)这个句子中“便宜”二字,甲戌本(4卷10页)径改为“方便”,其义可知。这正好跟今天的冀东话相合。在冀东话里,前一个意思说[man·i],後一个意思说[pian·i]而且轻音[i]往往带有轻微的圆唇性,近乎[Y]。在《红楼梦》里,不论哪一个意思,都可以在上列这组语料中找到异文。下面先比较“得到好处”义的异文:

③原来这贾瑞最是个图便易没行止的人,每在学中以公报私,以勒索子弟们请他,后又助着薛蟠,图些银子酒肉。(第9回)

例③诸本并作“便宜”,列藏本(303页)作“便易”。

④凤姐忙向贾蔷道:既这样,我有两个在行妥当的人,你就带了他们办这个——便益了你呢!(第16回)

④诸本并作“便宜”,列藏本(569页)作“便益”。而且,列藏本也有作“便宜”的地方,并不一致。如:

⑤贾母道:今儿原是我特带着你们取乐,咱们只管咱们的,别理他们。我巴巴的唱戏摆酒为他幻不成J在这里自听白吃已经便宜了,还让他们点呢J(第22回)

例⑤列藏本(834页)和其他诸本一样都作“便宜”,可见此本自身在“得到好处”这个义项上,至少有“便宜”、“便易”、“便益”三个异文。下面再比较一下“方便”义的异文:

⑥茗烟道:这可罢了!荒郊野外那里有!既用这些何不早说?带了来岂不便意!(第43回)

例⑥诸本作“便宜”,列藏本(1823页)作“便意”。

⑦昨日那把扇子,原是我爱那几首白海棠诗,所以我自己用小楷写了,不过是为的是拿在手中看着便益,我岂不知闺中诗词字迹是轻易往外传送不得的!(第64回)

例⑦列藏本(2794页)作“便益”。己卯本(849页)、庚辰本(1539页)、梦稿本(75府本(2481页)均作“便易”。戚序本(2465页)作“便宜”。

⑧凤姐儿立起身来望楼下一看说:爷们都往那里去了?旁边一个婆子道:爷们才到凝曦轩,带了打十番的那里吃酒去了。风姐又说道:在这儿不便易,背地里又不知干什么去了!(1911回)

例⑧列藏本(386页)、己卯本(219页)、庚辰本(249页)、梦稿本(138页)并作“便府本(413页)、戚序本(399页)并作“便宜”。也有诸本均未见异文的句子,比如:

⑨你这空儿闲着,把送姥姥的东西打点了,他明儿一早好走的便宜了。(第42回)

例⑨诸本并作“便宜”。在“方便”这个义项上,独列藏本自身就有“便宜”、“便意”、“便益”、

“便易”四种异文。

从以上例③至例⑨这七个句子看,无论各本自身还是诸本之间,“便宜”、“便易”、“便意”、“便益”可以通用,可知“宜”、“易”、“益”、“意”这四个字所反映的这个词的第二个语素必定也是一个轻音音节。18世纪时的北京口语中,入声已经消失,“益”字可用;“难易”的“易”本为去声,“宜”字已非疑母,所以也可以用。

(三)差事差使

⑩(尤氏遭)我常说给管事的,不要派他差事,全当一个死的就完了。今儿又派了他!(第7回)

例⑩己卯本(149页)、列藏本(234页)、梦稿本(96页)并作“差事”。庚辰本(169页“差事”,后又改作“差使”。

⑩(焦大)先骂大总管赖大,说他不公道,欺软怕硬,有了好差使就派别人,像这样深更半夜送人的事就派着我了!没良心的王八羔子!瞎充总管!(第7回)例@列藏本(236页)作“差使”。庚辰本(169页)原抄“差事”,后又改作“差使”。甲戌(7卷14页)、己卯(149页)、梦稿(96页)、王府(285页)、戚序(275页)诸本并作“差事

⑩麝月忙道……嫂子原也不得在老太太、太太跟前当些体统差事,成年家只在三门外头混,怪不得不知道我们里头的规矩!(第52回)

例⑩庚辰本(1223页)作“差事”,列藏本(2216页)、梦稿本(622页)、王府本(201序本(1957页)并作“差使”。也有诸本问未见异文的例句,如: ’

@他女儿笑道……妈还有不了的什么差事?手里是什么东西?(第7回)

例⑩各本并作“差事”。

⑩春燕笑道……我妈和我姨妈他老姐妹两个如今越老了越把钱看的真了。先时老姐儿两个在家抱怨没个差使,没个进益,亏有了这个园子,把他挑进来…–(第59回)

例@各本并作“差使”。但是这种情况只能说字面上没有出现异文,并不反映“差事”和“差使”在词义和发音上有什麽差异。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例⑩和例⑩两句同在第7回而又相隔不远,列藏本的抄手此处写“差事”,彼处写“差使”,说明这两者的Vl语音实无区别。至于庚辰本两处都先抄成“差事”而后又都改为“差使”的现象,也说明抄者的语音并无差异才随手这么写,而后为了和底本一致才又改“事”为“使”的。如果不是这样理解,就无法解释前引诸例中两者通用的现象。 .

(四)搭悫|l搭讪搭掮搭闪

⑩我过去哄老太太发笑,等太太过去了,我搭趟着走开,把屋子里的人我也带开,太太好和老太太说。(第46回)

例@庚辰本(1056页)、列藏本(1915页)、梦稿本(534页)并作“搭趟”,王府本(

“搭讪”。

@宝玉一面拭泪笑道:谁敢怄妹妹了?一面搭讪着起来闲步。(第64回)例@庚辰本(1537页)、列藏本(2792页)、梦稿本(754页)、王府本(2479页)页)并作“搭讪”。

⑩宝玉听说,自己由不的脸上不好意思,只得又搭掮笑道: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贵妃,原也体丰怯热。(第30回)

例⑩列藏本(1237页)作“搭掮”,庚辰本(692页)、梦稿本(359页)作“搭趟”,戚序本页)作“搭闪”,王府本(1158页)作“搭闲”(看笔迹是把“闪”改为“闲”,误。)

⑩宝玉自知又把话说造次了,当着许多人,更比方才林黛玉跟前更不好意思,便急回身又同别人搭闪去了。(第30回)

例⑩王府本(1159页)、戚序本(儿19页)作“搭闪”,列藏本(1239页)作“搭掮”,

(693页)、梦稿本(360页)作“搭趟”。

从以上四例看,“趟”、“讪”、“掮”、“闪”这四个异文,也是同一个轻音音节语素的书面表现。

(五)懒得,懒怠,懒待

@次日起来,晴雯果觉有些鼻息声重,懒得动弹。宝玉道:快不要声张,太太知道又叫你搬了家去将息。(第51回)

例@列藏本(2160页)作“懒得”,庚辰本(1195页)作“懒怠”,梦稿本(609页)作“懒待

④叫大夫瞧了,又说并不是喜。那两日到了下半天就懒怠动,话也懒待说,眼神也发眩。(第10回)

例0两处,列藏本(330页)一作“懒怠”,一作“懒待”。己卯本(194页)、庚辰本(220页梦稿本(123页)作“懒待”。王府本(368页)、戚序本(356页)作“懒怠”。

⑦宝玉道:你也不用剪,我知道你是懒待给我东西。我连这荷包奉还如何?说着掷在

他怀中。(第18回)

例@己卯(34t页)、庚辰(734页)、列藏(637页)、梦稿(206页)、王府(636页)诸本并作“懒待”。由此可见,“得”、“怠”、“待”三个字都是书写轻音音节语素而出现的异文。例@列藏本“怠”和“待”并用,尤其能说明问题。

此外还有许多同类性质的异文,都反映出在18世纪的北京话里已经存在着轻音。下面每组语料,只各举一个对比例句,说明含义全同,完全是一个词。比如:打点和打叠:“早已打点下行装细软以及馈送亲友各色土物人情等类。”(第4回)“紫鹃听说,方打叠铺盖妆奁之类。”(第57回)打谅和打量:“这熙风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谅了一回。”(第3回)“众人打量了他一会,便问:那里来的?”(第6回)

端详和端相:“织补两针,又看看;织补两针,又端详端详。”(第52回)“整理已毕,端相了端相,说道:好了!披上斗蓬吧!”(第8回)

端底和端的:“悄命他妹妹小霞进二门来找赵姨娘问个端底。”(第72回)“鄢天约二更时分,只见封肃方回来,欢天喜地。众人忙问端的。”(第2回)

敢自和敢仔:“贾琏笑道:敢自好呢!只是怕你婶子不依,再也怕你老娘不愿意。”(第“回)“风姐听说笑道:老祖宗也去敢仔好,可就是我又不得受用了。”(梦稿本第29回)估量、估谅和估料:“这会子估量着不中用了,翻过来拿我作法子。”(第50回)“估谅着

宝玉这会子再不回来的。”(第30回)“估料着贾母是爱听的三五出戏的彩衣抱来了。”(第54回)

摸娑和摸索:“王夫人摸娑着宝玉的脖项说道:前儿的丸药都吃完了?”(第23回)此句梦稿本(272页)初抄作“摸娑”,后改为“摸索”。

遭遇和蹭蹋:“促狭小蹄子!遭遢了花儿,雷也是要打的!”(第59回)“可巧近海一带海啸,又蹭踏了几处生民。”(第67回)

似此之类,均属轻音音节的异文表记。可见在《红楼梦》的时代,轻音在北京话里已经是个很普遍的语音现象了。

三《红楼梦》中的“儿化音”例证

前些年笔者研究儿音史,曾经有这样一个认识:汉语北方话的儿化音,是明代中期产生,到明代后期的隆庆、瓦历时代,也就是16世纪成熟的。这个认识至今未变。但是这个结论是通过对北方的俗曲押韵和小说《金瓶梅》中的异文研究得出来的,是泛指汉语的“北方话”,而没有特别讨论“北京话”。所用的材料虽然也有清代北京流行的俗曲,而且特别指出附有乾隆六十年(1796年)序的《霓裳续谱》中已经出现了儿化音,但俗曲流行的地区很广,所以仍未敢径称北京音。o后来听张清常先生说《红楼梦》里确有儿化音。他说《红楼梦》有“忒儿一声飞了”这样的话。“忒儿”是个象声词,形容鸟振翅起飞而且飞得很迅疾,所以其发音只能是“忒”的儿化音[t机]而不可能是分成两个音节的[t‘eial,]。这句话出在第28回上,让我们先完整地读一下这段文字:

(宝玉见宝钗)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比林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不觉就果了。

宝钗退下串子来递与他,他也忘了接。宝钗见他怔了,自己到不好意思起来,丢下串

子回身才要走,只见林黛玉蹬着门槛子嘴里咬着手帕子笑呢。宝钗道:你又禁不得风

吹,怎么又站在那风口里!林黛玉笑道:何曾不是在屋里来着,只因天上一声叫,出来

瞧了一瞧,原来是个果雁。薛宝钗道:呆雁在那里呢?我也瞧瞧!林黛玉道:我才来,

他就忒儿一声飞了!口里说着,将手里的帕子一甩,向宝玉脸上甩来。

读了这段原文,不由得深深地佩服张先生对“忒儿”这个儿化音节的敏感。同时启发了笔者给曾经在《汉语儿[一]音史研究》中引述过的《霓裳续谱》里的儿化音确定地区:那确实是乾隆年问的北京音。此外,还使我想到有必要再到《红楼梦》中去扩大寻觅儿化音的踪迹,以便进一步对具体的北京话儿化音的源头试作探讨。

通过对《红楼梦》几种抄本的观察、比较发现,至少有以下三对具有儿尾的词很有意思:

(一)念,DJL念想JL(念想)

④(贾琏)又将一条裙子递与平儿道:这是他家常穿的,你好生替我收着,作个念心儿。(第69回)

“念心儿”是纪念物的意思,但不是普通的纪念品,而是特指可以“睹物思人”这层含义上的纪念物品,多用在生离死别的场合。这个词至今在北方话里(包括北京话)依然使用。在《红楼梦》里,己卯本(977页)、庚辰本(1697页)、列藏本(3032页)、梦稿本(81“念心几”,王府本(2693页)、戚序本(2693)作“念想儿”。“心”和“想”两个字,只有在发成儿化音的时候,才能合流为一个音,成为表记同一个音节的异文。据此可以判断,这对异文后边隐藏的必定是个儿化音。

⑤只见绣橘赶来,一面也擦着泪,一面递与司棋一个绢包儿说:这是姑娘给你的。主仆一场,如今一旦分离,这个与你作个念想儿罢。(第77回)例⑤庚辰本(1899页)、到藏本(3349页)作“想念”,王府本(3016页)作“念想”,(3009页)作“念想儿”,梦稿本(891页)原抄“念想”,后改为“念心儿”。在现代汉语的文章、作品里,儿化音节的书面标识“儿”字,有时可以不写出来。老舍的作品往往可见。例⑤这个例句里出现了“念-DJI.”、“念想儿”和“念想”三种异文,更使人联想到这是同一个儿

化音的三株不同形态的“隐身草”(“想念”应是“念想”的误改)。

(二)替生儿替身儿(替身)

@因生了这位姑娘,白小多病。曾许过出家,因大了就买了许多替生儿,皆不中用,须得他亲自人了空门才好T。(第18回)例@己卯本(343页)、庚辰本(376页)、王府本(639页)、戚序本(615页)均作“替藏本(641页)、梦稿本(207页)作“替身儿”。“生”和“身”两个字,也只有在它们发成儿化音的时候,才能随着韵母的趋同丽合流为一个音,成为表记同一个音节的异文。因此,这对异文的背后也必定隐藏着一个儿化音。

④贾珍知道这张道士虽然是当日荣国公的替身儿,后又作了道录司正堂,曾经先皇御口亲封为大幻仙人……所以不敢轻慢。(第29回)

例④庚辰本(666页)作“替身”,列藏本(1185页)、王府本(1116页)、戚序本(10“替身儿”,梦稿本(346页)先写“替身儿”,后又把“儿”字连同下旬一起抹掉。例@虽各本均作“替身儿”,但对比例@可见:在同一个本子里,庚辰本、王府本、戚序本都是此句写“身”,彼句写“生”。这种同一抄本中的不同用字,仍可供我们从中捕捉儿化音的信息。此外,庚辰本写作“替身”,和例⑤的“念想”同理,都是省去“儿”字的同一个儿化音节的痕迹。

 (三)倒扁儿倒辨儿

④况且如今这个货也短,你就拿现银子到我们这种不三不四的小铺子里来买,也还没有这些,只好倒扁儿去。(第24回)“剿扁儿”是蕊时拆借的意思。今天的京东话尚存批说法。铡圆中,歹l』藏本(920页)、梦祷本(282页)作“倒扁儿”,庚辰本(537页)作“倒辨儿”,王府本(897页)、戚序本(865“倒包J¨。“藕儿”和“辨儿”是同一个儿化音节的异交。“包儿”是王府、戚序二本的误改。

以上这三对儿化音节书面上都有明确的“儿”字标识。此外还有许多谲,或者写着“儿”字,或者投写“儿”字,但它们所指是同一个事物,所以是同一个词。比如:花和花几:“明几就叫四』L!不必什么蕙香兰香的,那一个配比这些花!没的玷辱了好名好姓!”(第21回)“我摘些下来,带着这叶子编一个花篮,采了各色花儿放在里头才好顽昵!”(第59回)

信和信儿:“来至自家门前,先到隔壁,将倪二的信捎与他娘子方回家来。”(第24回)“你竟请网去罢!我还求铱带个信,L与舍下,#q佑{}j早些关i、1睡吧,我不回去了。”(第24回)闲和闲儿:“后日起更以后体来讨信,来早了我不褥闲,说着便回麝换衣服去了。”(第24回)“这会子我不得闲儿,明儿你在书房里来,和你说天话儿,我带你园子里去玩。”(第24回)类如这样的文字,存《红楼梦》里屡觅不鲜。说明这些词在当时的订语申都是一个单音节的凡化音词,“儿”字写不写,书写者并不大理会,而且也并不妨碍读者的认同,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现象。如果联系上文例⑤的“念想”和“念想儿”,饲@的“耪身”和“替身凡”这种不同写法看,这里举的这些例子都具有单音词的儿化音的属性,更足不言而喻的了。

 

总结本节所论,可以肯定京话里的儿化音,至少在二百多年以前的《红楼梦》对代即18世纪已经确确实实地存在着从确定性的历史资料来说,这是迄今为止,我们可以认证的北京话发展史上最具确定性的儿化音的源头。虽然《汉语儿音史研究》曾经提到康熙十三年(1674)成书的《拙庵韵悟》中已经记录着儿化音,时代比《红楼梦》早得多,但传者赵缨箕是易州人,所以仍暂时放在“北方话”的太范围之内,暂不阑入“北京音”。

 

四轻音和儿化音研究方法的讨论

 

撰文、抄书,出现个把异文、别字,零属偶然观象。但是,偶然现象…多,就诱发人们不能不思考其中是否隐藏着什么必然的东西。一定的“摄”中一定会找到某种特定的“质”,即所渭偶然中蕴藏着必然。

我们仔钿观察、比较前文所举的轻音异文例,可以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些表记阐一个轻音音节的每一组异文,声母必定相同;韵母有同有异(如“排”与“派”同;“谅”和“料异);而声调则没有一组不出现差异。这种“声同调异”的现象,正是人们在记写轻音音节语素时产生的寻求“本字”的心理状态的如实反映。

因为轻音的音质模糊而不确定,所以对于“本字”难免出现仁餐之觅。由于对“本字”的认识不同,人们主要注意的是语义上的关联,而在语音上并不苛求(也无法苛求),只要声母相同,韵母就可以放宽尺度作暖昧处理,不荐拘泥。而声调的异同就完全不予计较了。所以每一种异文中总会有不同声调的字出现。异文所反映的这种“声同陶异”的规律性,正好跟王力先生论述轻音的观点暗合。

 

王先生40多年前曾经说过:“轻音对元音的音色发生很大影响。它能使元音模糊化”。“轻音是语法现象,同时是词汇现象。它和元音的关系较深,和声调的关系较浅。”@先 生这样认识轻音音节的音质变化,是非常合乎实际的,所以他的论断与本文倒过来从异文出发去探讨表记轻音音节的文字符号时所观察到的,人们在“本字”的推定 中所产生的处理声韵调的心理状态完全吻合。换句话说,上文指出的对韵母“作暖昧处理”,正是轻音使元音模糊化”的结果;对声调“完全不予计较”的现象,正 是“和声调的关系较浅”的反映。这些暗合,对於王先生的立论正好是一个很切实的实践的验证。因此我们不妨把异文上“声同调异”的这种具有条例性的特征作为 探寻汉语史上轻音音节的一个线索,或者说路标。这就接触到研究轻音史和儿音史的方法论问题了。

对于北京话的轻音史,本文把《红楼梦》作为切人点,进行了初步的探讨。以《红楼梦》为切入点是因为知今乃能知古。《红楼梦》的语言,也就是18世纪的北京话,正处在近代和现代的临界点上,距现代汉语最近,最便于考察。从前文所举的例证可知,对于研究轻音史来说,《红楼梦》确实是一座可以让我们上推古、下观今的坚固的桥梁。

从《红楼梦》向下看,直到今天,这些异文所反映的语音,在北京话中都是轻音。这就表明:现代汉语的轻音现象不自今日始,至少在《红楼梦》的时代,也就是早在18世纪已经在北京话里确确实实地存在着了。这个结论是靠得住的。

那 么,再从《红楼梦》上溯,只要我们有时代、地区、性质这三个要素都符合要求的语料,并且从中发现了“声同调异”的异文群,那里就有隐藏着轻音音节的极大的 可能性,值得深入地开掘。如法步步上溯,一直到再难找到这种异文群的时代,那里大概就是轻音现象始生的源头。前些年笔者研究儿音史,也是这样一个步步上溯 的思路。

但是儿音至少还有“儿”这样一个专有标识,而轻音则任何专有标识都没有,很难捉捕。所以轻音的研究比儿化音更多一层难度。本文所阐述的从“声同调异”的异文这株“隐身草”中去探访它的踪迹,或者可以算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

当 然,问题并不如此单纯。从当代北京话来看,轻音音节的异文并不全是“声同调异”的,有一部分是完全同音,也就是声韵调并同的。如“花消”也写作“花销”, “身分”也写作“身份”等等,“消”和“销”、“分”和“份”都是声韵调全同的字。《红楼梦》中也有这种完全同音的异文。如:

帮趁(第6回):帮衬(第60回) 辖治(第20回):辖制(第73回)

撕罗(第9回):撕逻(第12回) 小器(第51回):小气(第71回)

过余(第8回):过逾(第62回) 作贱(第20回):作践(第27回)

老成(第儿回):老诚(第33回) 坠角(第3回):坠脚(第21回)

等等。这些词的后一个音节在当代北京口语中都发成轻音。但是在《红楼梦》的时代是不是也发成轻音呢?我们不能以今律古,说它们一定也发成轻音。但是在前文已经认知《红楼梦》时代北京VI语 词中确实存在着大量轻音音节语素的前提之下,这些声韵调并同的异文在当时也有可能是轻音的反映。不过从它们本身看,还找不出确定性的认证条件来,所以还不 能下肯定是轻音的结论。考据学只能“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只有等我们找到“声同调异”的异文材料之后才能给它们定性。在尚未找到可以确实认证的材料之 前,只能存而不论。或者会这样推论:人们在表记轻音音节的时候,首先使用的应该是声韵调并同的字,只有在语义关联上找不到适当的同音字以后,才会用“声同 调异”的宇来迁就。所以,记写轻音节的异文,反倒应该是声韵调并同的字出现在前,而“声同调异”的字出现在后。也就是说,那些完全同音的异文反倒是表记轻 音音节的“老字号”。这是一种合乎逻辑的理想的推论,但这种“理想状态”未必合乎实际。因为从当代北京话的口语看,并不是声韵调皆同的异文全都反映轻音。 比如“人才”和“人材”、“下手”和“下首”、“心静”和“心净”等等,这些词的后一个音节,北京话并不是轻音。《红楼梦》中正好也有这三对异文:

人材:(宝玉)一面走一面早瞥见那水溶坐在轿内,好个仪表人材!(第14回)

人才:今年方二十来往年纪,生得有几分人才。(第21回)

下首:王夫人却在西边下首,亦是半旧青缎靠背。(第3回)

下手:一时鸳鸯来了便坐在贾母下手。(第47回)

心净:我知道你的心里多嫌我们娘儿两个,是要变着法JLN我们离了你你就心净了。

(第35回)

心静:也只好强扎挣着罢了,总不得心静一会。(第64回)

如果这些完全同音的异文在《红楼梦》时代的发音已经是轻音,怎么会到了现代反而退回去又不发轻音了呢?是什么条件促使这些词语失去了轻音呢?得不到合理的解释。所以我们不能设想《红楼梦》里那些完全同音的异文一定是更早的记写轻音的“老字号”。它们有可能本来就不是具有轻音音节的双音词,故完全同音的异文可暂不考虑。对于证明18世纪的北京话里存在着轻音这样一个判断来说,《红楼梦》里“声同调异”的异文已经提供了充分的论据,所以用“声同调异”的比较方法通过异文探求历史上轻音现象的存在,无论从逻辑上还是从语言实际上考虑,都是可行的。

儿化音也是一样。它和轻音有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都把不同的异文作为自己的“隐身草”。所 以发现它们的方法都是辨析那些出于追求“本字”而出现的各种异文。所不同的是:儿化音有一个书面标识——“儿”。从这一点上看,它比轻音还算好捉捕一些。 但是化不化,只凭这个标识也是看不出来的,还要看其他的条件。从前边讨论儿化音所举例证看,“声同韵异”最适于儿化音栖止,“韵同调异”也有儿化音隐居的 可能。《红楼梦》中存在着儿化音的事实,对我们寻求现代汉语儿化音的源头,无疑也是一块可靠的阶石,所以和前述研究北京话的轻音史道理一样,对于研究北京 话的儿音史来说,《红楼梦》也是一座可以上推古、下观今的稳固的桥梁。

方 法是从实际研究对象的特殊性中总结出来的,特定的研究方法只能解决特定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方法都有它的实用性,也都有它的局限性。而且,实用性 的另一面就是它的局限性。本文所用的方法也不例外。本文所用方法的实用性和局限性在于:它能,而且只能给轻音或儿化音定性,而不能定量。也就是说,这种方 法只能告诉我们什么时代有什么语音现象存在,而不能告诉我们某种语音现象在那个时代存在的全貌。研究某种语音现象的全貌,不但需要有反映各该语音现象各个 侧面的历史材料,而且要有与这种研究目的相适应的不同的方法。本文所讨论的方法对于轻音和儿化音的定性来说已经够用了,至于解决有关全貌的定量问题,则尚 期之于将来。

附注

①《蒙古王府本石头记》序。

②《乾隆抄本百廿回红楼梦稿》跋。

③《列宁格勒藏抄本石头记》序。

④影印戚序本出版说明。

⑤李思敬《列宁格勒藏抄本石头记某些章回“只”改“这”现象的启示》.载《红楼梦学刊}199年第2辑。

⑥李思敬《从金瓶梅的字里行间考察16世纪汉语北方话中儿词尾的儿化现象》.载1982年日本《中国语研究》第21号,1984年北京大学《语言学论丛》第12辑摘要。

⑦李思敬《汉语儿[铲]音史研究》商务印书馆1986年初版,1994年增补版。

⑧王力《汉语史稿》上册195页。

 

本文作者:李思敬

“主心骨”一词来自制造佛像的手艺人。过去,泥塑佛像或铸造金属佛像,把外壳制成后,要填脏和开光,这才算最后完成,成为“佛”。

填脏是用五色线将银质的胆、胃、大肠、小肠、膀胱、心、肝、脾、肺、肾等系在一根木头上,填入佛脏中。再放入佛经和五谷,封上底(泥塑封后背)。系五脏六腑的木头,叫主心木,俗称“主心骨”。所以,把又准主意的人,叫他“有主心骨”。把没准主意的人,叫没主心骨。过去佛像有三种称呼。铜佛像和泥佛像在作坊里,工匠叫它“活”,摆在店中间叫“货”,客人请回来去供在佛堂中才称“佛”。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origin-of-the-word-backbone/

“能重叠”在这里指的是在口语中能随时根据需要活用的重叠格式,如“大”和“快”等形容词可以随时根据需要重叠城“大大的”、“大大儿的”、“快快儿”、“块块儿的”等。在北京话口语中不能随便重叠,但是在书面语和普通话中可以重叠,或者在成语、熟语一类的固定短语中出现重叠形式的,在这里都不认为是能重叠的,如“草草了事”、“好好商量”、“活活打死”等。有关的形容词在北京话口语中或者根本不能重叠,如“草”、“齐全”等,或者重叠后必须“儿化”,如“早”、“小”等。所以,只在书面语和普通话中出现的重叠形式,以及只在成语、熟语等固定短语中出现的重叠形式都不能据以确定有关的形容词是“能重叠”的。

一句话,一概以北京话口语中的活用的重叠形式为准。

1、能重叠的单音节形容词

a.AA的

扁、瘪、长、粗、大、呆、多、肥、高、鼓、黑、红、厚、灰、尖、空、绿、密、难、齐、软、死、素、甜、弯、稀、细、鲜、咸、斜、圆、真等

按:1北京话口语中没有AA这一重叠格式,如“高高挂起”、“慢慢吃”等是书面语和普通话的用法。不过,这种用法已经在中青年人中间逐步推广开来了。2由于个人习惯差异,哪些形容词能重叠,哪些形容词不能重叠,只能大致如此,不能绝对化,下文关于形容词嫩不能带情态词尾,能不能用作定语、状语等等也一样。3本项的形容词大多能儿化,即“AA儿的”,但“鲜”“绿”“紫”儿化形式不多见。

b.aā儿

好、快、慢、少、晚、早等。

按:只用作状语,并且多见于祈使句,如“赶明儿你早早儿来,晚晚儿走,咱们痛痛快快儿的聊上一天”。

C.aā儿的

矮、白、棒、薄、扁、糙、长、沉、冲、稠、臭、脆、大、淡、毒、短、多、乏、方、肥、粉、干、高、鼓、乖、光、贵、好、狠、横、厚、滑、黄、浑、活、尖、贱、娇、焦、紧、近、倔、俊、空、快、宽、阔、辣、蓝、懒、烂、凉、亮、乱、满、慢、美、密、难、嫩、蔫儿、黏、暖、胖、泡、平、齐、浅、青、清、轻、全、热、软、少、生、瘦、松、酥、酸、碎、烫、甜、弯、弯、晚、旺、稳、稀、细、鲜、咸、香、小、新、严、硬、圆、远、匀、早、真、壮、准、足等。

2、能重叠的双音节形容词

a.AABB(的)

安稳、本分、别扭、端正、富态、富裕、干巴、干脆、恭敬、孤单、规矩、简单、娇嫩、客气、阔气、邋遢、牢靠、肋脦、利索、伶俐、零碎、腼腆、腻味、平安、平常、平稳、破烂、朴实、奇怪、齐整、实在、舒服、随便、体面、委屈、窝囊、兀秃、细致、详细、邪乎、辛苦、秀气、扎实、仔细、自在等。

按:BB近轻声,重音在AA上。

b.AABB(B为一声)的

别扭、高兴、规矩、含糊、和气、厚道、糊涂、简单、客气、阔气、乱哄、啰嗦、马虎、毛糙、腼腆、模糊、疲塌、朴实、舒服、体面、窝囊、兀秃、邪乎、秀气、扎实等。

c.AABB儿的(B为一声)

此时、大方、地道、厚道、干巴、干净、恭敬、光溜、规矩、含糊、和气、厚实、滑溜、机灵、简单、结实、精神、客气、宽绰、厉害、利落、利索、亮堂、乱哄、啰嗦、麻利、迷糊、明白、黏糊、暖和、皮实、疲塌、漂亮、平安、平常、普通、清楚、清净、清亮、软乎、舒服、水灵、顺当、踏实、痛快、妥当、稳当、细致、消停、絮叨、悬乎、严实、硬朗、扎实、直溜等。

3、不能重叠的单音节形容词

暴、背、笨、惨、草、差、馋、潮、陈、丑、蠢、次、锉、错。刁、抖。陡。逗。对。烦。疯、浮、怪、诡、旱、横、坏、荤、浑、急、假、精、旧、糠、空、抠、苦、狂、老、累、冷、愣、聋、忙、闷、猛、面、妙、木、囊、能、腻、拧、牛、贫、泼、破、巧、俏、亲、晴、穷、朽、骚、臊、涩、傻、膻、少、深、神、湿、实、熟、帅、俗、通、透、禿、土、歪、闲、险、邪、腥、虚、悬、哑、洋、野、阴、油、冤、杂、脏、槽、贼、正、直、皱、紫。

4、不能重叠的双音节形容词

安分、傲气、霸气、憋气、称心、单薄、得意、多心、恶心、方便、疙瘩、公平、古板、古怪、尊重、寒碜、好吃、好看、好听、狠心、花梢、吉利、娇气、矫情、近乎、精明、开通、可怜、可惜、刻薄、浪荡、灵活、灵通、麻烦、闷热、难看、难受、能耐、腻烦、年轻、便宜、泼辣、齐全、齐心、勤谨、勤快、轻巧、清闲、容易、伤心、少相、神奇、时兴、势利、瘦小、顺手、顺心、俗气、随和、贪心、淘气、讨厌、温和、稳重、稀罕、细腻、细心、显眼、现成、小气、孝顺、新鲜、要紧、硬是、圆滑、匀称、运气、糟糕、真心、正当、正派、周到。

文章部分摘抄于《北京话初探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overlap-in-beijing-dialect-adjectives/

北京话

 

        北京话音色的变化

        20世纪30、40年代的北京话和现在的北京话在语音方面的差异首先表现在嗓音的音色上。地道的老北京话基本上还是30、40年代的北京话,嗓音低浊,鼻音浓重,甚至有点“嘶哑”(当然这也许和现在说地道的老北京话的人多数已经高龄有关)。相对而言,现在的北京话嗓音高一些,清一些,不必要的伴随性质的鼻音少多了(新北京话没有伴随性质的鼻音)。在北京,只要听人说一句话,哪怕是很短的一句表示问候的话,如“您吃了?”,就可以基本不差的从嗓音、语调上分辨出这个人是老北京人、新北京人还是外地人。这里不牵涉语汇和语法问题,而纯粹是语音问题。遗憾的是现在对这种差异只能凭直觉去辨别,还难以“言传”。

        清晰度的变化        

        语音方面的变换还涉及节律、语调、轻重音和音节的清晰度等方面。过去北京话舒缓,现在的北京话节奏加快了。过去的北京话的语调起付变换比较复杂,现在的北京话的语调似乎简单一些。过去北京话轻重音的对比比现在强,很多轻声音节很含糊,甚至不知道原来是什么面貌,因而找不到恰当的汉字来书写:相当多的轻声音节由于元音弱化或脱落,整个发生了质变,如“不知道”būr dào中的“知”吞掉了,“早晨”成了zǎo xin。“他 de哪儿呢?”里面的 de究竟改写哪个汉子?可能是”在“,也可能不是。现在的北京话仍然有轻声音节,但是轻重对比不那么突出了。近三十年的新语汇没有发现再发生轻声音节弱化到无法辨认或脱落的现象。
        过去的北京话在很多外地人听来是很含混的,有的音节几乎都”吞到肚子里去了“。这是因为当时的社交范围很窄,没有像现在那么多的集体生活,说话的对象大都是常年生活在一起的亲属以及过往很密切的亲朋好友,随便开口一说,别人都能听懂,所以不需要每个音节都十分清晰。现在的交际对象不同了,范围扩大了,就必须咬字咬得更准,说的更清晰才能保证正常的交际,因此现在的北京话就比过去清晰得多。语音方面的这些变化都是很”实在”的,但是也的确很难说的很清楚。至于一些汉字的读音,如“论斤卖”的“论”过去多数北京人读“lìn”,现在多数北京人改读“lùn”。
        

        语汇的变化

        语汇方面变化最为明显。从总的来看儿不是从个别北京人来看,比较“土”的北京话语汇正在迅速消失,而大量的普通话词汇正在北京话中逐步生根。如果说“消失”可能稍嫌笼统,具体的情况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现在不论老北京人还是新北京人,不论是老年人还是年轻人都不说了,如“取灯儿”、“老阳儿”。一类是只有老年的老北京人才说,别人都已经不说,在北京已经很少听见,如“掌柜的(丈夫)”,”饽饽(馒头或者其他面食)”。一类是只有少数北京人还说,多数人已经不说,如“不论lìn秧子(不顾一切)”“毛窝(棉鞋)”。

 

文章部分摘抄于《北京话初探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beijing-dialect-is-disappearing/

北京话

      从20世纪50年代全面推广普通话以来,北京话发生了很大的变换,总的趋势是在迅速向普通话靠拢。

        北京话在很短的历史时期内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

       第一个是解放后大量的外地人来到北京,并且很快在人口比例上超过了本地人。这些外地人说的是南腔北调的外地话或者是不太规范的普通话。北京人为了和周围众多的外地人进行交际,不得不尽可能放弃北京话里面的土腔土话,改说普通话。当然,这种普通话在语音、词汇方面还保留不少北京方言的特色;但是,应该说这种普通话比任何其他地区自然形成的普通话更接近标准普通话。这样,北京话就产生了两种不同的语体,一种是在家庭内部以及和北京人来往时使用的家常语体,也就是北京土话,或称老北京话;另一种是在机关、单位以及和外地人来往时使用的社交语体,也就是去掉了土腔土话的北京话,或者说是北京普通话,在一定程度上也就是新北京话。现在除了极少数的从来不工作的老年人以外,北京人都会说普通话,仅仅是规范程度不等而已,也就是夹杂的北京话的土腔土话多少而已。现在成年人的时间大部分是在机关、单位度过的,很多老北京人也只是回到家里才说老北京话,久而久之,连这些人的老北京话也发生了变化,至少是在语汇的选择方面。 

 

      不少老北京人不在使用老北京话的一些土话而改用普通话的语汇(如不再说“胰子”,改说”肥皂“);另外一些老北京人说,他们在家里说一些土话,一到机关、单位上班就改用普通话。由于大量的外地人的存在,北京人在很多场合不得不说普通话,这就使北京话逐步向普通话靠拢。

 

      第二个原因是年青一代的北京人从小在托儿所、小学、中学系统的学习普通话,学习书面语言,在社会上使用普通话,结果是,即使父母是地道的北京人,在家里说的是老北京话,很多比较”土“的话他们能懂,但是他们自己很少说,甚至从来不说,所以他们说的”老北京话“和他们父母的老北京话就有显著的差异。至于父母一方或双方都不是北京人的新北京人,特别是在机关大院里长大的新北京人,他们嘴里就很少土腔土话,不少人根本就听不懂。这些年轻的新北京人说的北京话,特别是在和外地成年人的交往过程中说的话基本上就是普通话。
北京话

文章部分摘抄于《北京话初探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move-closer-to-beijing-dialect-mandarin-quickly-for-two-reasons/

北京话是北京人说的话。老北京话是老北京人说的北京话,新北京话是新北京人说的北京话。但是具体到每一个北京人,有的老北京人,特别是年轻人,有可能说的不是老北京话而是新北京话,例如在外地人占多数的机关大院里长大的北京人的子女就可能是这种情况。另一方面,有的新北京人,特别是老年人,有可能说的是老北京话而不是新北京话,例如在老北京人占多数的大杂院里长大的新北京人就可能是这种情况。

老北京话和新北京话的区别主要在于老北京话保留更多的地方特色,保留更多的土话土音,而新北京话则更接近普通话,较少土话土音。

北京历史悠久,人口众多,因此北京话存在明显的内部差异。就目前来看,老北京话和新北京话就是北京话的两种主要的不同变体。

 

以下是一些北京话和普通话不同的常用词汇例子:

北京话:瞧、瞅             普通话:看          例子:瞧你内样儿!

北京话:剋 kēi             普通话:打或骂      例子:不乖我剋你啊!

北京话:寻                 普通话:要或借      例子:寻着了么?

北京话:头                 普通话:前          例子:你走头了吧。

北京话:今(明、昨)儿(个)普通话:今(明、昨)天  例子:昨儿个你去哪儿了?

北京话:胰子               普通话:肥皂

北京话:鸡子儿             普通话:鸡蛋

北京话:言语               普通话:说(话)    例子:你上哪儿了你到是言语一声儿啊

北京话:抠                 普通话:吝啬        例子:瞧你内抠样儿。

北京话:洋灰               普通话:水泥

北京话:耗子               普通话:老鼠

北京话:姆末               普通话:我们        例子:姆末去景山了。

北京话:提搂               普通话:提          例子:你提搂这点心匣子吧。

北京话:溜达,溜达         普通话:散步

北京话:撂蹦儿             普通话:发脾气      例子:别跟我撂蹦儿,我不吃这一套。

北京话:赶明儿             普通话:以后        例子:今儿太晚了,赶明儿吧。

北京话:消停               普通话:安静,安稳  例子:您就消停消停吧。

北京话:没辙               普通话:没办法      例子:今儿又堵车,没辙没辙的!

北京话:擦黑儿             普通话:傍晚        例子:天儿都擦黑儿了,你赶紧回来吧。

北京话:说话(就到)       普通话:立刻,马上  例子:“你干嘛呢,就等你了。”“说话就到啊说话就到”。

北京话:蝎里虎子           普通话:壁虎

北京话

北京话

 

文章部分摘抄于《北京话初探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difference-between-old-and-new-beijing-dialect-mandar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