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话在北京人的生命里有着很深的刻痕,人情事理,行动坐卧……仔细品咂,绳子一般,随年岁增长,越勒越紧,越紧越疼。

 不带棱角的讽刺甚至挖苦中,暗含着北京人的审美标准,从某些角度规制着北京人的日常行为。咱们说吃饭吧唧嘴是没教养的表现,脾气不好的老家儿直接用手头上的筷子代表自己发言;脾气好的难免不说孩子几句:“嘿,嘿,进猪圈了吧我这是!”

 两口子打架,男人揪住媳妇头发拖着走,让买茶叶回来的老爷子碰见了,走过去给劝劝:“能耐呀爷们儿,打媳妇可够多么英武!”男人要是不觉闷还打,老爷子把茶叶包一揣,上了手:“有劲儿没处使了吧?松开,给我松开!”男人正在气头儿上,一抬胳膊把老爷子带了个趔趄。行了,老头子会一把薅住男人的领口不放,把矛盾的火往自个儿身上引。男人胆敢跟老头儿较劲,得了,路过的大小子半大小子都会上手,不把男人打成土蛛蛛爬不起来不算完。列位,这些人相互之间可都不认识。

 言语在大多数时候还是润滑剂。爷爷看着孙子在门口玩儿,小孩子淘气,手里舞弄一根棍子装孙悟空。你有急事儿骑车快速通过,不小心让棍子扫到胫骨上。那地方肉薄,疼得你冒火,只剩下唉哟。刹住车,跨在大梁上双脚着地,胡噜着受伤的部位:“谁家的孩子呀这是?也不看着点儿!哟,疼死我了!”爷爷走过来:“对不住,对不住,碰您哪儿了这是?我给您吹吹!”疼劲儿减缓的你总有些不快:“正敲我腿上,受得了吗?”爷爷:“得了您,瞅我,全瞅我了。小孩子不懂事儿,您甭跟他一般见识!他这不是圈养的东西,要是能,早就镶墙上,我不让他下来!”一场风波化解于无形。

 坐公交,谁挤谁难免,可就有那些金贵些的人物得理不让人。大闺女小媳妇一般不出恶声,最多瞪你一眼,嘟囔一句“讨厌”拉倒。赶上撂下40奔50的那些大姐,你可就算开了洋荤,她什么都不论,荤素成盘儿往出端。被数落的主儿要是外地人,大多被气个半死;北京人有招,不着急不上火,慢悠悠嚼着解闷儿:“别骂了大姐,骂多了伤气,好容易攒起这身肉不容易!”女的不依不饶,非要找到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快感来,逮住一句可心的反复重复。被骂的人说:“复读机呀,您换个新鲜点儿的成不?”女的换了说辞并且提高分贝,被骂的人依然不急不慢:“别开那么大声儿,经济危机了,省点儿电!”女的最后没了辙,指着被骂者:“老娘就这样,有本事你吃了我!”被骂者掂了掂肩上的背包带儿转身下车,临走扔下一句话:“对不起,我是回民!”

 这边厢风波刚平息,留下大姐呼哧呼哧运气,那边一个背书包上学的孩子不停地吸溜鼻子,声音让周围的人感觉不舒服。一个小年轻拍拍孩子的肩膀:“宝贝儿,你有手绢吗?”孩子横陵小年轻一眼没言语,继续吸溜。小年轻又拍拍孩子:“小朋友,我问你有手绢吗?”孩子背过小手在书包里摸索,掏出一块儿手绢儿扬扬,发了话:“有,怎么着,有也不借给你!”

 前几天,陪朋友吃早点,到南来顺的吧台前点餐。人多,让守在电脑跟前的服务员有些不耐烦,下意识地用一块抹布不停地擦我眼前的台面儿。交了钱、拿到小票儿的我跟服务员说:“大姐,没想到我说话有那么多渣滓,给您添麻烦了!”服务员一愣,跟着捂着嘴笑。我知道,她是北京人。

 北京人很细致地用自己的言语表述生活,拿摔跟头这再普通不过的小事儿说:往前摔,北京人称为“趴虎儿、大马趴”;往后摔,北京人称之为“仰巴脚子、四脚朝天”;左右摇晃倒而未倒,北京人称之为“仄歪”;至于什么老头钻被窝、一溜滚儿具体形象的表述,一直默默存在于人们心里。要用,抄起就说,没有一丝凌乱。

 幽默睿智的北京话,酣畅淋漓的北京话,俏皮鲜活的北京话,关注人情的北京话,洞悉世态的北京话,地地道道的京字京白京韵……清清澄澄的人物、事物、风物,那俏皮,那水亮,那甩脆,那秀柳……那整个一“满世界”的土渣儿哟!

 言在灯影婆娑下,意存城池风雨中。

 慢慢旅阅,慢慢品读,用心些,再用心些——去揣摩那余音绕梁,去感受那美意延年!

 

本文作者:草长鹰飞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老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beijingmaohou.cn/xiankanbeijinghua/

One Response to 闲侃北京话
  1. 第一次来访,表示支持 ujaecp


[顶部]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