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 直门,是北平城垣西面靠北边的一座城门,里门洞儿是东西方向,经过瓮圈儿,外门洞儿向南开,出了城门往右拐向西才是大道。因为有清一代,圆明园、颐和园、 西苑,以及从前平大小金川和捻子的健锐营、虎神营的旗人营房都在香山一带,山上还遗留下当时训练旗兵的碉堡,因之西直门出来进去的人比其他各城门多,而西 直门外,可供人凭吊的地方以及供后人谈论的事由儿也多。

 

西直门

西直门

出了西直门,往西走不过火车道与窎桥儿(护城河的桥),有两家看着不起眼儿,而四远闻名的店铺,两家都是坐北向南,都是一门面。东边一家是“金糕刘”,一般人不知道这家店铺真正名字是什么,也许根本没有名字,但北平人不知道“金糕刘”的很少。他家专制金糕和蜜糕,就是把山楂(北平人称之为山里红)煮熟去皮核,加糖和桂花所制成,美其名为金糕,加蜂蜜叫蜜糕。“金糕刘”出了名,大内御膳房用他的金糕,大饭庄、饽饽铺用他的金糕,零售兼批发,生意鼎盛一时。隔不远是“一小堂”,专卖“开胸顺气丸”。这家也是一间门面,发售一种黑色水丸(不是蜜丸)的丸药,专治大便不通、胸闷肚胀、闷郁不舒、头晕眼花等症,价钱便宜,据说以牵牛花子为主要原料,又名黑丑、白丑。发售有年,四远驰名,北平入不知道“一小堂”的“开胸顺气丸”的很少。

 

往 西走,过了窎桥,便是平绥铁路(旧名京张铁路)通往丰台也就是环城铁路的火车道。过了火车道,不远分成两股道,往北是经海淀通颐和园的御路,往西是一股大 车土道。往西有一华里,路北有三贝子花园,后来收归国有属农商部,俗名万牲园,占地相当大,周围数里。进门左手,靠南边有野兽,豺、狼、虎、豹、狗熊、大 象应有尽有,北边有河塘,岸上养奇禽,河上罩以大铁丝笼子,养水禽。过桥往北建筑很多,有荷塘水榭,有亭台,有温室,温室不远的豳风堂建筑尤为富丽堂皇, 不下北海的漪澜堂。再往西,西北角有慈禧的行宫,宫内陈设高雅,设有大弹簧床,上铺黄色天鹅绒褥子。有一次笔者游园,趁四顾无人之际,曾跨过前边拦着的绳 子,在床上坐了十几秒钟,觉得颇为受用。在园子的西北角开了一个大门,大门外是码头,临长河儿,太后坐船去颐和园便由此上船。园内由行宫南拐,有两个青铜 兽喷水,兽颇古雅。此处建筑固好,屋内陈设更好,即著名之畅观楼。往东不远便出门了。有一个时期,园内请了两个逊清的太监看门收票。这两个太监,个子相当 高,笔者递给他们门票时,须仰着脑袋,我的脑袋才到他们的胸部。后来听说他们被星探给探了去演电影.可是始终没有在电影上遇见他们,不知所终。

 

言 归正传,过了窎桥走不远往北拐是御路,顺御路走约三两分钟,便是高亮桥。讲到高亮桥,这儿有一个民间传说的故事,在以前,北平人妇孺皆知。名目是高亮赶水 西直门,又有人说龙王爷水淹西直门,怎样说都行。据说清朝某帝王,开罪了龙王爷,龙王爷肚量狭小,要显一手儿给皇上瞧瞧,借机报复,于是托梦给某皇上,对 皇上说:“皇上小儿,你也不用跟我闹别扭,瞧不起我老龙,从后天六月初一叫你北京城全城没有水,活活把你们君臣小民干死。”皇帝老儿一觉醒来,可慌了神儿了,于是在早朝把龙王爷给他托的梦当众宣布,叫文武大臣急谋对策。有君师,当然是刘伯温、诸葛亮、徐茂公者流,跪在龙案之前奏日:“据 小臣算来,明天龙王夫妇,变成老头老婆,老头推一辆独轮车,上边堆着两个大油篓,老婆子在前边用绳子拉着,沿西直门大道往西走。圣上可派一员大将,骑马擎 枪,出西直门沿途追赶,追上老头,一语别发,拿扎枪扎他车上左边的油篓,左边的是甜水,右边是苦水,扎完了回马便跑,若听见后面水响,千万不可回头,回头 便没命了。”皇上老儿于是传旨问道:“哪个愿往?”只见武将行列中走出高亮,跪在丹墀,高呼“小臣愿往”。当下皇上龙颜大悦,赐他御酒,祝他明天马到成功。

 

第二天清晨,高亮骑马拿枪,出西直门往西去追,追了几里地时,果然看 见一个老头儿推车,老婆子拉车。高亮赶上前去,不容分说,拿枪往左边油篓上便扎,扎完回马便跑,只听得后面水声大作,如万马奔腾,越来越近。高亮害怕,不 由得回头一看,这一看但见水浪滔天,其势汹涌,于是人仰马翻,连人带马被水冲跑了。北京城水门紧闭,放下千斤闸,幸而水未进城,城外小民饱受淹水之灾。此 后造成西直门到昆明湖一条河,俗名长河,长河儿的上游在昆明湖,下游是护城河,另一支自德胜门迤西,穿城经积水滩又名净业湖入北海、中南海。

 

水 灾过后,寻到了高亮的尸体,埋葬在御路北边不远的地方。高亮坟很讲究,有石狮、石马、翁仲、华表、苍松等等。在长河通过御路的所在,砌了一座石桥,桥边设 木闸,以调节长河人城的水量,水少时据说往桥洞下边细看,可以看到高亮所用的长枪的枪钻。他的枪,插在桥下,是镇桥之宝。笔者好奇,去看了不少次,一次也 没有看见。

 

高 亮桥东边,是平绥铁路车站以及货栈等;西边北岸是倚虹堂,一个大四合宫殿式建筑,雕梁画栋,朱垣碧瓦,气派万千,大门开在桥北路西,桥西北岸是倚虹堂临长 河儿的码头,慈禧太后驾临颐和园不论走御路或坐船,都在倚虹堂休息更衣;南岸拐角处,有一个茶楼,以前慈禧临幸颐和园时,有些小官儿伺候道差,都在长河楼 歇脚儿,这里平常日子也卖散座儿,清末民初改成二荤铺带茶馆儿,笔者少年时代,常在这儿喝茶,临窗隔长河儿看倚虹堂五彩缤纷的倒影映在河中,十分美丽。再 往西走是船坞,伺候河差的龙船及小船儿,都停在里边。船坞也相当大,围以红色墙垣,墙上砌着十样景的窗子,每个大窗形状不一样。由船坞往西,是一片荷塘, 到了六七月荷花盛开时,坐在塘边柳下“雨来散”茶摊上品茗,或躺身闻着阵阵荷香,听着柳树上蝉鸣, 花钱不多,比在北海五龙亭、漪澜堂以及中山公园长美轩、柏斯馨茶座儿摆谱儿,别有风味。长河儿两岸相隔丈许,种植一桃一柳,几十年来柳已合抱成荫,桃花则 死枯殆尽,所谓花不发而柳成荫了。当初植桃种柳,工程相当大,耗资相当多,从高亮桥起,沿河两岸往西种植,经万牲园北墙、白石桥、万寿寺、紫竹院、西顶 (西岳庙)、蓝靛厂,一直种到颐和园。

 

过 高亮桥往北走,往西一拐路北是广通寺,规模相当大,哼哈二将、四大天王.弥勒佛、韦陀、观音、释迦牟尼等一层殿一层殿地供奉,西边是菜园。像这样的寺院北 平城里城外很多,无足为奇。广通寺之所以享名,其中一个原因是在庙的西跨院有明朝权阉刘瑾的疑墓。因为刘瑾生前作恶多端,死在他手下的人不知有多少,他有 先见之明,怕他势败死后被人挖墓鞭尸报仇,所以预营疑冢,不知道他究竟有几座坟,哪个坟里埋着他自己。曹操也有疑墓,也是怕死后被人修理。(原作编者按: 此说有问题,因刘瑾最后被明武宗传旨正法,且凌迟而死。)

 

广通寺的对面,是“大薄脆”点心铺。这家饽饽铺(旗人呼点心铺为饽饽铺)也许另有字号,因为以薄脆而知名远近,大家早把真名忘了,恕我也不知道。谈起“大薄脆”, 又有一段民间故事,北平民国二十年以前妇孺皆知。据说这个饽饽铺,以前买卖也不怎么样,平平常常。有一年春末,每天下午太阳压山儿的时候,有一个小伙子, 军人打扮,拿一壶酒坐在柜台前边,买几个薄脆就着酒吃,吃喝完了就走。天热了,他喝酒时候,就把帽子摘下来,搁在柜台上,走时戴上。有一天他吃完喝完,匆 匆忙忙地走了,忘了戴帽子,等到黑了天,铺子伙计要关门了,一看柜台上放着一个几百斤的大石头帽子,伙计毛了烟儿着急慌张,告诉掌柜的,掌柜的和大家都毛 了烟儿。于是一传十,十传百,远近都知道了,都跑到“大薄脆”来瞧石头帽子。不久,有人发现广通寺北边约半里地的索家坟靠右手石人(翁仲)脑袋上的帽子没有了,左边的石人戴着帽子,右边的柬着头发。此后,这顶大石头帽子,永远摆在“大薄脆”的柜台上,当了招牌,而“大薄脆”的生意,也从此鼎盛。

 

说起索家坟来,也是西直门外知名的所在。广通寺庙后身,往北,有两个大坟地,一个是高亮坟,另一个是索家坟。两座坟,在以前都相当有势派儿,高亮因赶水殉难而闻名;索家在有清一代,为官为宦的最多,北平旗人流传一句话是:“佟半朝,郎一窝,加起来没有索家的多。”可见当时声势之盛。可是到了民初以后,笔者去凭吊的时候,两家坟地,有一个共同的景象,就是老柏树连根儿刨了,碑楼享殿,已剩断垣残瓦,石人、石马、石驼、石象、石狮,缺胳膊短腿,或卧或倒,应了板桥先生《道情》所谓“华表千寻卧碧苔,门前石马磨刀坏”,不胜感慨。

 

再往北走,就到了“燕京八景”的一景:“蓟门燕墅”。一座高大的重檐红墙黄琉璃瓦的碑亭,稳落在庄稼地里,亭子四面有门,亭子里边,一个石龟驮着一统丈许高的石碑,上面是乾隆御笔“蓟门燕墅”四个大字。我真摸不清这一景美在何处,偌大的黄亭,耸立在一望无边的庄稼地里,互不相衬,我直到现在还不明白此一景之所以为“燕京八景”中的一景的原因。写到这里,似乎不应该往下再写,往北有土城儿、大钟寺;往西有极乐寺、五塔寺;往南,有丁郎儿坟、钓鱼台、白云观;等等。这些都有可写的地方,可是离西直门稍远,题目是《西直门外》,我只能写离城门较近的几个地方。太远就离谱儿了。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北京毛猴-兆志毛猴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本文作者:白铁铮

本文地址:http://www.beijingmaohou.cn/xizhimen-outer/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